热门标签

首页产业正文

转型解药难得,华北制药“掉队”:销售费用猛涨90%负债超百亿

作者:于玉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6-26 21:46:31

摘要:在子公司河北华民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华民公司)被财政部列入77户医药企业检查名单后,一向低调的华北制药(600812.SH)也被拖至台前。

转型解药难得,华北制药“掉队”:销售费用猛涨90%负债超百亿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于玉金 北京报道

在子公司河北华民药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华民公司)被财政部列入77户医药企业检查名单后,一向低调的华北制药(600812.SH)也被拖至台前。

只是如今,老牌药企华北制药早已不复当年“医药界共和国长子”的风采,在业绩上被同处石家庄的石药集团(01093.HK)碾压,业绩长期依赖政府补助;负债总额上涨、负债率迫近70%;频繁换帅都给华北制药未来发展画上了问号。

负债总额高达124.05亿元

2018年,华北制药实现归母净利润1.51亿元,同比大幅上涨超7倍,靓丽的数据背后是水分巨大,其归母扣非净利润仅2249.07万元,同比仅上涨2.45%。

华北制药给净利润“化妆”的手段则来源于政府补助,2018年,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高达1.36亿元,占归母净利润的比例高达90.07%。

而依赖政府补助,华北制药也曾扭转了本应亏损的局面。2014年、2016年,华北制药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3053.87万元与-5122.59万元;而从政府获得补助分别1.62亿元及5620.15万元,上述两年的净利润“进补”后分别达到3852万元及5442万元。

另一方面, 近5年来,华北制药的负债率分别达到66.29%、67.06%、67.89%、69.21%及69.24%,持续走高。与此同时,华北制药的负债规模在增大,2018年,负债总额高达124.05亿元,比年初增加 5.34 亿元。

数据显示,2018年,华北制药融资总额达到90.5亿元,其中银行借款71.2亿元,公司债5亿元,超短期融资券10亿元,融资租赁4.3亿元,而2018年,华北制药的营收仅为92.14亿元,相比之下流动资金融资规模过大,资金需求与融资规模不匹配,形成一定融资风险。

对此,华北制药曾在公告中直言,由于新园区项目尚未达到预期效果,项目贷款已经陆续归还,公司利用其他资金置换该项目贷款,导致融资结构不合理,也存在短贷长投风险。

2019年,华北制药将调整融资思路,“一方面,加大直接融资力度,调整优化融资结构,一是通过战略合作,实施股权融资,降低资产负债率;二是通过债权投资计划引入保险资金,继续发行公司债券,接续到期融资租赁,提高期限较长资金比例;三是通过信用发行短期融资券置换担保发行的超短期融资券,压减股东担保额度。另一方面,压减传统银行借贷融资额度,降低融资风险;同时通过加大金融机构授信规模,压缩高成本贷款比例,降低资金成本。”华北制药方面表示。

销售费用上涨超90%

备受关注的医药行业的销售费用,在华北制药方面同样是痛点,销售费用过高正在吞噬着华北制药的利润。

2018年,华北制药销售费用为26.39亿元,比上年上涨92.56%,占营收的比例为28.64%,其中,营销费为7.98亿元;销售服务费为7.63亿元;会议费为2.26亿元。

对此,华北制药解释,主要为适应行业政策变化,逐步调整营销策略,加强精细化招商和终端销售,加大学术宣传及推广力度,重点提升制剂药、生物药销售力度,销售费用增加。

2014年-2017年,华北制药的销售费用一直持上涨态势,分别为7.58亿元、7.10亿元、7.59亿元13.71亿元。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的销售费用之所以高,在于同质化过于严重,一个药品有几十家上百家甚至上千家药企生产,企业间难以比较,就依靠费用,包括广告费用、给医生回扣等等。

在销售费用涨幅将近翻倍的同时,研发投入仅为销售费用的12.62%。2018年,华北制药研发投入为3.33 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为 3.61%,其中研发投入资本化的比重高达78.48%。

对于研发费用资本化是否合理,某会计师事务所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因为研制药品的过程非常特殊,要经过药监局的审核,如果能达到批量生产,形成有效生产能力是可以进行资本化,关键取决于药监局能否审批是否上市。

另有医药上市公司董秘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前期的研发投入可以作为费用(计入研发投入),进入到(临床)三期后,(药品)研究就已经基本确定,然后可以研发资本化处理;进入研发阶段的每一期都要进行申请,给予前期的研究认可后,才可以进入下一阶段。

“进行一致性评价的药品不会像临床一期、二期都有比较大的风险,比如,前期化合物进入临床,可能临床一期用到人体上与此前用在动物上不同,临床二期放大样本后,观察的病例数,对照品的选择都有要求,临床一期、二期都有比较大的风险,进入临床三期,新药成功的可能性很大。”上述医药公司董秘告诉记者。

不过,6月3日,华北制药表示,早于2014年3月报国家药监局并获受理的注射用盐酸吉西他滨项目,因注册申报时为原化药6类,根据目前医药政策的变化以及市场等多方面因素,因此向药审中心主动提交了撤回注册申请,该项目累计研发投入385.7万元。

上述医药公司董秘表示,新药研发就是有风险的,此次撤回注册申请,意味着该药品不会再上市。

华北制药解释,药品的前期研发以及产品从研制、临床试验报批到投产的周期长、环节多,容易受到技术、审批、政策等诸多因素影响。

但值得注意的是,这款用于治疗局限晚期或已转移的非小细胞肺癌、胰腺癌的药品,在国内外市场上都趋于饱和。Pharmarke数据库国内样本医院数据显示,2013年-2018年注射用吉西他滨全国重点城市样本医院销售数据分别为6.01亿元、6.32 亿元、6.24 亿元、6.56亿元、6.71亿元及6.56亿元。

掉队的华北制药

华北制药前身为华北制药厂,是中国“一五”计划期间重点建设项目。1953 年筹建,1958 年建成投产,结束了我国青、链霉素依赖进口的历史,为改变中国缺医少药局面做出了重要贡献,被誉为“医药界共和国长子”。

但属于华北制药的荣光早已消逝,从业绩看,同处石家庄的石药集团都已碾压华北制药,2018年,石药集团录得销售收入210.28亿港元,同比增长36.0%;股东应占溢利约36.55亿港元,同比增长31.9%,远超华北制药。

据记者了解,自上世纪90年代末,华北制药因未能跟上市场发展节奏,以及经营不善早已现出疲态,2009年华北制药进行重组,彼时,诸多战略投资者向华北制药伸出橄榄枝,华北制药最后选择了同处于河北的国企并在资产市场长袖善舞的冀中能源。据媒体公开报道,彼时,华北制药重组后的第一任董事长王社平曾对外称,将由生产青霉素向头孢转型,2011年,华北制药开启了从原料药向制剂药的战略转型。

但在转型的过程中,华北制药遇到了一把手的走马灯式的更换。2015年1月,王社平辞任董事长一职,集团产权与资本运营部副部长杨海静接任华北制药董事长,并于2016年10月辞职;2016年11月,集团原副董事长郭周克接任华北制药董事长,2017年2月辞职。

如今,处于转型中的华北制药,制剂的营收占比也在提升,全年制剂收入63.16 亿元,收入比重超过 69%。

不过,医疗战略咨询公司LatitudeHealth创始人赵衡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原料药出售给药企,由于药企需要原料,出售过程比较容易,制剂主要出售给医院,就存在主要销售渠道问题,搭建医院的销售渠道并不容易。

而事实上,华北制药也仍在“吃老本”,2018年,抗感染类产品务收入高达56.42亿元,占营收的比重为61.23%,远超过其他类别产品。

在解决了积重难返的环保问题后,销售费用蚕食利润、如何根据市场更好的确去定研发项目,解决高企的债务等问题仍亟需华北制药来破解。

对于如何解决销售费用过高,公司转型等具体问题,记者多次致电并发采访函至华北制药,但截止发稿时并未回复。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