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要闻正文

两会|李克强两提“竞争中性” 有深意:国企要加强市场化步伐

作者:白宇洁 马维辉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3-15 20:25:12

摘要:尽管“竞争中性”在两会出现的语境未同国有企业直接挂钩,但在吉林大学中国国有经济中心研究员李锦看来,“竞争中性”原则的提及体现着国企改革的走向。

两会|李克强两提“竞争中性” 有深意:国企要加强市场化步伐

见习记者 白宇洁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马维辉 两会报道

在为期10天半的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中,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两提“竞争中性”原则。

第一次是在3月5日。李克强代表国务院做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下大力气优化民营经济发展环境。按照竞争中性原则在要素获取、准入许可、经营运行、政府采购和招投标等方面,对各类所有制企业平等对待。第二次是在3月15日人大会议闭幕后的记者会上。在回应政府将以哪些措施促进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发展时,李克强提到,要按照竞争中性的原则,对所有外资企业一视同仁,对中国国内各类所有制企业一视同仁。

尽管“竞争中性”在两会出现的语境未同国有企业直接挂钩,但在吉林大学中国国有经济中心研究员李锦看来,“竞争中性”原则的提及体现着国企改革的走向。

“国有企业突出的短板在市场化机制上。”李锦在3月15日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适应竞争中性的需求,意味着国有企业要加强市场化步伐。而在刚刚落幕的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中对国资国企改革的相关部署也紧扣完善市场机制的要求。

两会首提“竞争中性”

“为解决中国经济中存在的结构性问题,我们将加快国内改革和对外开放,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并考虑以‘竞争中性’原则对待国有企业。”2018年10月14日,中国人民银行刊发的这段央行行长易纲在G30国际银行业研讨会上的发言让“竞争中性”一词引发热议。

10月15日,国资委新闻发言人彭华岗进一步解释“竞争中性”的政策内涵。他表示,国企改革的思路和目标就是要让国有企业成为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担风险、自我约束、自我发展的独立市场主体,经过改革以后的国企和其他所有制企业一样,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

彼时,国内舆论中对于民企与国企发展关系走向的焦虑情绪正盛。“竞争中性”这一被经济合作发展组织 (OECD)视作规制国企关键原则的概念在官方层面被提及,不仅意味着国企、民企公平竞争的方向得到重申,更意味着公平竞争的实践将迎来更加具体的参照框架。

根据OECD的解释,“竞争中性”是指各类市场主体在参与市场竞争的过程中,不因其所有制而具有竞争优势或竞争劣势。具体包括组织合理化、成本监管、商业回报率、公共服务义务、税收中性、监管中性、债务中性与补贴约束、政府采购等八个要素。

在国内,随着“竞争中性”在官方话语中出现的层级逐渐提升,对其内涵的表述也逐渐具体。在2018年12月24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提到,按照竞争中性原则,在招投标、用地等方面,对各类所有制企业和大中小企业一视同仁。刚刚落幕的两会中,“竞争中性”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报告明确在要素获取、准入许可、经营运行、政府采购和招投标等方面,对各类所有制企业平等对待。

李锦对记者分析表示,相较OECD的标准,目前国内对“竞争中性”的表述还稍显笼统,但大体思路一致。“而且有的问题也得到了回答,比如说肖亚庆在3月9号记者会上讲到的国企补贴问题。比如说李克强总理在15号答记者问时提到的贷款中性问题。”那么,在“竞争中性”的局面之下,国有企业应该补齐哪些短板?李锦认为,市场化机制建设是国企亟待加强的部分。

围绕市场化要求改革

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对国资国企改革提出了具体要求。相关段落的小标题是“深化重点领域改革,加快完善市场机制”。李锦分析称,标题的表述表明,“市场化体制”“竞争中性”是国企改革内容的核心词。

此外,根据报告内容,改革要从国资改革、所有制改革、公司治理、垄断行业、供给结构改革五个方面发力,具体包括两类公司试点、混改、职业经理人、网运分开、依法治理“僵尸企业”这五个焦点。李锦认为,报告提出的相应措施都指向了市场化发展,有益于加强国有企业在“竞争中性”局面之下的竞争力。

“比如,两类公司试点的进行就是围绕政企分开,让企业走向市场;职业经理人,就是更充分地从市场选拔人才,加快领导人员向市场体制过渡;积极稳妥推进混合所有制,同样是要把社会资本引入到国企改革发展中。”李锦说。此外,他还分析表示,依法治理“僵尸企业” 也是市场化的重要措施,意味着要抑制政府干涉,维护市场权威性。

不过与国际认可的“竞争中性”标准对标,中国的具体情况似乎还具有一定特殊性。例如,在公共服务义务方面,按照《政府工作报告》部署,部分特定央企在今年将需加大利润上缴额度;另据《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央企业国有资本收益上缴公共财政比例到2020年要提高到30%。

李锦认为,从中国的实际情况出发,实施“竞争中性”不能“一风吹”,应分类、分阶段地进行。例如,《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自然垄断行业要根据不同行业特点实行网运分开,将竞争性业务全面推向市场”就体现了分类的思路。“网运分离之后,网是由国家来管,竞争性业务则全面推向市场,实现竞争中性。”

根据《政府工作报告》中的要求,李锦分析认为,国企将围绕市场化这个核心问题加速发力,其中电力、石油、铁路三大领域的发力将会尤为明显。“总体上,国企要加大改革力度、改变机制,适应‘竞争中性’的新要求。”

另在授权放权方面,国有企业或将朝自主经营的独立市场主体角色更迈近一步。据媒体报道,由国务院国资委牵头制定的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方案有望于近期出台。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