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装,再假装,直到最后成功了

作者:徐瑾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3-04 15:35:49

摘要:埃米·卡迪金发碧眼,笑容可掬,演讲深情并茂,如果不是因为她有着社会心理学家与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等头衔,简直让人怀疑不过是又一个商业世界常常出现的励志包装,不过她的故事和研究并不止于此,《高能量姿势》(中文版中信2019推出)也并不是号召你做几个伸展运动就完事的畅销书。

假装,再假装,直到最后成功了

徐瑾

面对一屋子的听众,你会不会小腿颤抖打退堂鼓,觉得自己其实什么都不懂?在面试过程中,你是不是能否努力在保持僵硬的微笑?在一个看手机刷微信的时候,你是不是不由自主前倾蜷缩?等等,在我们生活中,姿态无处不在,社会心理学家埃米·卡迪(Amy Cuddy)试图告诉我们,改变姿态,很可能会改变你的人生。

很多人知道埃米·卡迪是因为一次TED演讲,在这个演讲中,她宣称用肢体语言塑造你自己。这一演讲反响非常热烈,视频观看数量量近5000万,她收到世界各地的来信,这也是这本书的诞生。埃米·卡迪金发碧眼,笑容可掬,演讲深情并茂,如果不是因为她有着社会心理学家与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等头衔,简直让人怀疑不过是又一个商业世界常常出现的励志包装,不过她的故事和研究并不止于此,《高能量姿势》(中文版中信2019推出)也并不是号召你做几个伸展运动就完事的畅销书。

简单而言,埃米·卡迪从外表判断,很容易被低估,事实上,她本人过去也长期受此困扰。她大学时候出过一次车祸,外表虽然没有受伤,大脑却收到冲击,埃米·卡迪自己也怀疑自己已经换了一个人,不仅智商降低了不少,不少老朋友也对她避而不见。她通过努力,比同龄人晚了四年才毕业,努力找到自己感兴趣的心理学领域,进入博士研究,甚至成为哈佛教授,但是她一直暗自无法摆脱“自己不属于这里”的感觉,无数次想打退堂鼓,甚至觉得自己是个骗子,只是暂时还没有被发现而已。

埃米·卡迪的症状,也被称为冒名顶替综合症(imposterism),也就是这一症状在70年代才被发现,最开始以为只是女性中存在,最后发现男性也有,甚至在80年代一项调查中发现对此感到困扰的咨询者中有七成有冒充者恐惧心理,而哈佛商学院中这一比例高达三分之二。发明冒名顶替综合症(imposterism)这一词语的研究者日后表示这其实不是一种病,而是一种几乎每个人都曾有过的心理体验。这种体验最大特点是害怕失败分外焦虑,因此怀疑自我甚至自我打击,在完美主义者和表演焦虑症中出现的概率最高。这种感受很孤独,类似每个患者都有一个黑暗小房间,但是每个房间里怪兽不同,患者之间彼此之间无法完全理解。

如何克服这一体验?埃米·卡迪的经验和研究指出需要掌控焦虑,如果理解多数人都有冒名顶替紧张心理,那么情感上可以坦然承认我们都是骗子,而且我们都不知自己在干什么,从理智上可以降低自我大家,因为我们对自我的评价尤其第评价往往大错特错。

出之外,埃米·卡迪的应对就是存在力,即利用存在的力量去战胜突如其来的窘境。这并非简单的理智段子,而是在其社会心理学研究之中的结论。比如很多励志书都说最最好的自己,这听起来容易,但是做起不容易。心理学机制解释,我们其实都不同人格,或者说有很多个自我,有好有坏,有弱有强,认识这一点之后,表现自我就不是简单催眠,而是在认同的基础上去表达真实自我,这样才能够形成表达真实自我的正反馈。因此,在很多时候,我们也许怀疑自己是骗子,但更需要假装相信自己,这样坚持久了,我们就能摆脱最终冒名顶替综合症,而且改变自己人生。

从道与术的层面而言,如果道是从心理机制解释存在力的价值,术的层面就是如何做的策略。最简单的应对,就是让自己随时保持感觉更扩展性的动作而不是收缩封闭的动作,这也给人感觉自信,自我也最放松。为什么会这样效果?其实这些不起眼小动作,不经意间默默改变你的激素水平与交感神经,比如增加“优势激素”睾丸素浓度,让你感觉更自信,同时降低“压力激素”皮质醇浓度,让你更放松,从而调节从情绪到生理的状态。在社交中,这些所谓高能量姿势显然赢得更多机会无论在谈判还是面试中,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至于什么动作是高能量姿态,其实没有定论,手臂拓展或者做个给自己加油的动作甚至你喜欢的任意动作,都可以达到类似效果,埃米·卡迪甚至哪怕只是想象只是在在大脑中作出类似动作,也会有类似的效果。

有意思的,随着人们越来越互社交媒体化,其实人们的社交也日渐萎靡,比如最新调查都表示全世界年轻人都面临做爱年龄频率降低的“性萧条”,这背后可以引申出很多社会文化研究,但是最简单的解释也在于,因为手机等电子产品,人们保持与高能量姿态相反收敛性姿态太久了。

《高能量姿态》谈到一个有趣的实验。研究人员把一群人放在一起,每个人都有一个苹果公司产品,有的是手机,有的平板电脑,有的是台式电脑。实验的关键部分进行了伪装,在大家实验结束之后,研究人员告诉大家五分钟之后再过来,然后每个人就拿走实验报酬可以回家了,并且表示如果自己没来,可以去前台找他。那么,这些试验者多久才会主张自己应得权力,去前台找研究人员拿报酬呢?很有趣的分化出现了,电子屏幕大小导致了不同的反应,尺寸越大试验者反应越果断,用台式机器的人94%去找实验人员,而使用手机的人员只有50%表达想离开。

如何解释?埃米·卡迪指出,使用电子屏幕越小的人,弓背程度越大,长期使用这种姿态,就越容易在心理上感觉弱势。这是一个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比手机更小的电子产品也频频出现,这些产品看起来可以让我们与世界随时链接,却使得我们在社交中处于低能量姿态,日渐处于弱势。看完这里,你是否有冲动改变看手机的习惯?

每天一点高能量习惯,那么最后你可能就习惯高能量的生活,习惯会称为自然。这最开始你可能觉得可笑,但是长期坚持,习惯的理想会最终带来更多正反馈。某种意义上,这些研究其实也是古老智慧的科学回归,就像美国诗人玛雅.安吉罗所言,“站直了,认识你自己,你就可以俯视一切”,而中国家训中总有的“站有站相,坐有坐相”,其实有其深远道理,这也是长期进化的智慧。(作者为青年学者、经济人读书会创始人,微信公号《徐瑾经济人》)

责任编辑:胡妍 主编:商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