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农业互金平台持续减少,布谷农场构建供应链金融闭环

作者:丁雨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1-8 18:56:29

摘要:中国农业将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布谷农场扎根于农业现代化实体产业,是少数深耕这一领域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将获得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

农业互金平台持续减少,布谷农场构建供应链金融闭环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丁雨 北京报道

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进入下半场。

随着网贷合规检查的推进,一大批互金企业相继离场,其中就包括不少涉农互金平台。另一方面,振兴乡村计划的实施、农业规模化集约化经营,三农资金的需求加大,农村金融的市场缺口将进一步突显,一些涉农类互联网金融有望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最近,专注于三农领域的互联网金融平台理财农场正式启用新品牌名字“布谷农场”,为即将来临的合规备案做冲刺准备。同时,布谷农场启动“布谷普惠”计划:与100多家农业龙头企业战略合作,为全国范围内的规模农场、合作社、农资经销商、零售店等提供小额分散的借贷撮合服务。

布谷农场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杨世华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互金野蛮生长的时代已经远去,伴随行业自律检查、合规备案进程的深入,全面监管、规则明确的行业下半场已然开启,对于服务实体、追求长远发展的平台而言,将迎来好的发展时代。而中国农业将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布谷农场扎根于农业现代化实体产业,是少数深耕这一领域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将获得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

较早的布局者

作为农村互联网金融市场较早的先行者,早在2014年底,布谷农场母公司农金圈就成立了,借助原始股东--国内最大的农药制剂上市公司诺普信多年深耕三农领域的优势和资源,切入农业供应链金融,成为国内最早的涉农类网贷机构之一。

相比车贷、消费金融等大热的细分领域,涉农的网贷平台曾一度被市场看好,数量曾达到几十家甚至上百家,但这两年纷纷折戟,不到五年,互联网金融经历了一个周期,随着洗牌的持续,涉农类互金平台呈持续减少之势。

不过从市场来看,农村金融一直是我国发展的薄弱环节,三农融资难的问题依然没有有效的解决,由于农村征信缺乏、抵押物不足等原因,导致传统金融机构的网点下沉不足,也缺乏足够灵活的金融产品服务农业,这会进一步阻碍农业集约化规模效应的产生和农业生产效率的提高。

目前,我国上亿农户中只有27%的农户能够从正规渠道获得贷款,40%以上有金融需求的农户不能获得正规渠道的信贷支持。随着中国农村的土地流转加速,农业的规模化、集约化进一步提高,规模经营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壮大,密集的资金需求涌现,尤其是一些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面临资本技术密集型转型时,面临融资难、融资贵的困境。

“由于农企和农户存在贷款额度小、经营分散及可供抵押资产较少、缺失真实经营状况数据和无法评估其信用水平,往往难以满足传统金融机构信贷条件的要求,从而无法享受金融服务形成对产业的有效金融扶持及升级。”一名从事农村金融人士表示。

据中国社科院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我国“三农”金融的缺口已达3.05万亿元。预计到2020年,我国“三农”互联网金融的总体规模将达3200亿元。农村金融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蓝海。

正是基于此,这给了互联网金融发展空间,从京东、阿里再到宜信等均将目光投向农村地区。涉农类的互联网金融模式多样,如加盟商模式,自营模式、产业链模式等。

本报记者了解到,布谷农场主要从农业供应链金融入手,从农资消费、进销存场景切入,完成上下游各环节的布局,形成产业链闭环效应。2017年以来,除了原来开拓的农资厂商、经销商、种植户等服务链条,不断升级,集中开发小额分散资产,产业链不断深化向下,面向中小型农资零售店,小规模种植户,农批市场的贸易商等撮合放款。

农业供应链闭环

互联网金融有一句话:资产为王。优质的资产是平台和投资者安全的保障。

与消费金融等不同的是,农村金融单纯依靠互联网线上无法完成资产端的获客和风控等。

布谷农场资产端有着一套线下团队,其百人的团队分布全国27个省区,他们负责上门对农业供应链大数据中筛选出来的优质经销商、零售店、农场、规模种植户等小微金融借款主体,进行全面细致的现场调查,包括历年的经验情况、销售情况、财务数据、为人口碑、负债情况,对数据进行上下游的交叉验证,以精确地获取用户画像,提供给平台的中央风控系统。最终,经过专业且严密的数据、征信、评分、审批等环节后,布谷农场将其借款需求上线,为出借人和借款人提供借贷撮合服务。

“布谷农场的资产获取,主要依托种植业的核心企业,挖掘行业积累多年的生产、消费、赊欠等大量真实数据,构建农业供应链大数据体系,大幅减少信息难以识别、难以验证等信息不对称等问题,为农业生产者提供有效的、便捷的金融服务。”杨世华说道。

以新疆为例,像布谷农场资产端团队服务的对象主要是农资经销商、农机商、还有棉农等。“做农村金融,像银行看中的是硬资产,我们看中的经营能力。”该平台新疆区域总监展新辉介绍,农业的渠道资金有痛点,链条上每一环都有资金流的问题,尤其是资金的回笼期,这是农业金融的通病,我们顺着农资流通环节供应资金,有资产的来源和场景。“新疆的产业链比较清晰,尤其是土地流转后规模化的提高,一定要有大资金和大技术支持。”

截至2018年10月,布谷农场上撮合的累计借款额超过90亿元,服务已覆盖27个省及自治区、1500多个县域,超过4000万亩耕地面积,服务数万名农资经销商、规模种植户、农产品加工贸易商,带动农业生产资料供应链、规模化种植产业、农产品流通等产值超过350亿元。

布谷农场已于2017年率先完成银行资金存管,成为央行旗下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的首批会员,同时已于10月份完成所有合规自查工作,先后向深圳市金融办、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提交了自查报告。

杨世华表示,平台经营三年多以来,我们不求快但求稳,农村市场要沉下心长期耕耘, 2017年平台已经实现盈利, 这几年一直在不断修炼内功: 业务不断本地化、打造作物社群、构建稼穑风控体系,通过金融科技手段实现农村金融服务的全自动化流程来提升平台服务效率等,在2018年行业寒潮下,凭借在农村金融建造的核心竞争壁垒,为行业下半场已准备充足弹药。

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