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高斯贝尔离退市多远?IPO涉嫌欺诈 证监会立案调查 高管袖珍增持

作者:李雍君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09-03 22:37:20

摘要: 9月3日,风暴中的高斯贝尔(002848.SZ)持续走弱,报收8.10元。当日盘中一度触及7.82元/股,离跌破发行首日价7.57元仅一步之遥。 公司被立案调查,半年报业绩大变脸直接由盈转亏,董事长刘潭爱8成股票已被质押,上市一年多的高斯贝尔麻烦不断。

高斯贝尔离退市多远?IPO涉嫌欺诈  证监会立案调查 高管袖珍增持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李雍君 长沙报道

9月3日,风暴中的高斯贝尔(002848.SZ)持续走弱,报收8.10元。当日盘中一度触及7.82元/股,离跌破发行首日开盘价7.57元仅一步之遥。

公司被立案调查,半年报业绩大变脸直接由盈转亏,董事长刘潭爱8成股票已被质押,上市一年多的高斯贝尔麻烦不断。

为提振股价,8月23日,高斯贝尔发布董监高拟增持公司股份公告,称包括董事长刘潭爱等9名董监高拟增持金额不超过400 万元,不低于294 万元的股份。

在这份或许是A股最为袖珍的增持计划中,董事长刘潭爱的预计增持金额为不高于100万元,不低于80万元,另有多位董监高的增持金额为不高于15万元,不低于11万元。

杯水车薪的增持正凸显高斯贝尔这个上市新兵面对困境的“有心无力”。8月22日,高斯贝尔发布风险提示公告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如公司存在重大违法行为,公司股票可能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并暂停上市。

9月3日,《华夏时报》记者致电高斯贝尔,该公司表示,提示退市风险是被立案调查信批的“规定动作”。一位湖南资本市场业内人士向本报记者确认此举属于信批规范要求,但也表达担忧指出,高斯贝尔去年上市,今年2月被证监局现场核查发现诸多问题,8月被正式立案调查,后果难测。如果“被查出IPO上市申报过程中业绩虚假之类的问题”,则退市风险不容忽视。

业内人士还提醒,跟高斯贝尔一样曾从事机顶盒业务的金亚科技,就因查出涉嫌欺诈发行如今正面临退市。

业绩“变脸王”

时间倒回一年半前,还是高斯贝尔的高光时刻。2017年2月,高斯贝尔登陆中小板,发行新股4180万股,发行后公司总股本为16715万股。

募集资金净额为2.18亿,主要投向包括高斯贝尔生产基地技术改造及产业化项目、高斯贝尔全球营销体系网络建设项目、高斯贝尔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补充流动资金等。

IPO时,高斯贝尔自称是国内较早进行数字电视软硬件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之一,掌握数字电视领域内的20多项核心技术,具有较为明显的一系列优势,还涉及5G、智慧教育、家居智能等多个热门概念。上市初股价也节节上升,最高达39.58元/股,但9月3日收盘价只剩8.10元/股,市值已经缩水八成。

变脸的还有业绩。上市前的2014—2016年,高斯贝尔营业收入分别为8.40亿元、8.43亿元、11.01亿元,同比增长——15.7%、0.39%、12.05%。2014—2016年净利润分别为3134万元、5024.42万元、6397.90万元,业绩有起伏但大致还算平稳。

然而,到了上市后的2017年,其年度营业收入为10.78亿元,下跌2.04%;净利润却同比暴跌76.58%,只剩下1498万元。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同比下降27.54%,净利润直接由盈转亏为——3113.17万元,下滑258.89%,扣非后净利润更跳水达615.34%。其业绩下滑速度和幅度可谓A股“变脸王”。

高斯贝尔半年报给出的解释是,下降主要原因为国内有线市场需求萎缩,机顶盒销售明显下滑;海外印度市场第四期模拟关停延缓。

机顶盒业务不好做,上市之后,高斯贝尔立即变更了募投计划,瞄准的是家居智能。

2017年8月,高斯贝尔称购买深圳市高斯贝尔家居智能电子有限公司(下称“家居电子”)100%股权。

此前招股说明书称募集资金将投向生产基地技术改造及产业化项目、全球营销体系网络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等3个项目,分别投入1.2亿元、2470.72万元、3192.31万元;补充流动资金4137.65万元。

变更后,生产基地项目从承诺的1.2亿元投资调整为2555万元,缩水80%。而研发中心项目和全球营销体系网络项目至2018年6月30日分别只完成投资21.13%和0.32%。IPO募集资金重点转而用来收购家居电子。

正是这笔收购,引发出监管机构对高斯贝尔的关注,并让其多处不规范的运作浮出水面。

收购引发关注

高斯贝尔要花2.5亿元买的家居电子,第一大股东高视伟业持股38.005%,高视伟业的实际控制人则是刘潭爱,也就是高斯贝尔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其他股东也有多位与高斯贝尔关系密切。

这笔关联收购引起监管机构的注意,湖南证监局随之开展现场检查。今年2月28日湖南证监局下发的《关于对高斯贝尔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显示,现场检查发现收购标的家居电子存在多个问题,如2017年1—6月虚增收入884.64万元,2017年之前虚增收入1235.06万元。同时,家居电子还存在少计费用的现象:2017年1—6月少计费用涉及金额290.36万元,2017年之前涉及金额105.49万元。

此外,湖南证监局现场检查中还发现,在收购报告期内,公司董监高与家居电子主要股东之间存在多笔资金往来。如2017年9月26日,家居电子原股东欧阳健康、杨长义分别收到高斯贝尔第一次股权转让款1357.88万元、1357.56万元后,第二天两人分别转出1022.68万元、1210.91万元至家居电子控制的公司员工个人账户。这些个人账户又于当天转出1157.08万元给高斯贝尔董事长刘潭爱、总经理游宗杰、董秘王春等人。这些资金被认为可能造成上市公司对家居电子原股东利益的倾斜。

现场检查后,该笔收购价格由 2.5 亿元调减为 2.26 亿元,董监高和家居电子股东间的资金往来则被解释为归还此前欠款。

收购过来的家居电子业绩不及预期,其 2017年度实现的净利润为 1389.36万元,仅为承诺业绩2450万元的56.70%,引来深交所的关注。

同样,在深交所的问询之下,高斯贝尔最终承认客户EKT 公司与供应商鹰泰科技有限公司是香港同一家公司,称公司采购系统采用中文名字,销售系统则采用客户英文名字。 业内人士对这种处理方式感到诧异。

立案调查命运难卜

此外,有媒体发现,高斯贝尔2015年的前五大客户中出现两家个体户客户,郴州市宏发电子原件器材商行(以下简称宏发电子商行)、郑州市管城区慧鑫家用电器商行(以下简称慧鑫家电商行)。成立于2014年10月的宏发电子商行2015年给高斯贝尔贡献了1115.34万元的销售额,成为高斯贝尔第三大客户;另一家2015年9月才成立的慧鑫家电商行,短短3个多月的时间,累计向高斯贝尔采购了1052.23万元的终端设备,一跃成为高斯贝尔第五大客户。

但当年合计采购高斯贝尔2168万元产品的这两大客户,宏发电子商行2016年6月就注销了,惠鑫家电商行也于今年2月注销。

一位投行人士表示,这类客户在监管机构检查中可能会被重点关注,如果查出存在问题,则直接牵涉到申报材料的真实性,“若IPO业绩数据造假,则可能会定性为欺诈发行触发退市”。

8月22日,高斯贝尔公告称,于2018年8月20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湘证监调查字0717号)。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高斯贝尔同时发出退市风险提示,“如本公司因此受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并且在行政处罚决定书中被认定构成重大违法行为,或者因涉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依法移送公安机关的,公司将因触及《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修订)》13.2.1条规定的欺诈发行或者重大信息披露违法情形,股票交易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

8月23日,刘潭爱等9名董监高宣布计划增持合计不超过400万元的股份。这份出于 “认可公司长期价值提升投资者信心”的增持计划,还不忘提醒“可能存在因增持资金未能及时到位,导致增持计划延迟实施或无法实施的风险。”

相比“毛毛雨”式的增持计划,股东减持起来可谓干净利落。解禁期过后,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东中兴合创一个月内就减持了167万股;同样选择套现的还有两位高管马刚和胡立勤,分别减持了63万股和62.3298万股,各自套现1179万元和1128万元。

不超过400万元的袖珍增持计划,显然不足以让市场看到信心,倒多少显出 “囊中羞涩”。上市一年多,董事长刘潭爱累计已质押3755万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的比例为 80.55%,占本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 22.46%。

9月3日,高斯贝尔投资者关系部门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提示退市风险属于信息披露的定式要求,目前没有收到监管部门的正式调查结论,若有任何进展都会公开进行披露。

编辑:刘春燕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