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杨凯生:P2P暴雷潮,有些机构盲目相信所谓大数据

作者:金微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9-2 12:00:49

摘要:最近P2P爆雷潮,单月问题平台数量超历史任何时期,良性退出的势头中断,更多的是跑路等恶性事件。“不少议论说是监管措施力度过大或监管的一些政策相互叠加,是由于处置风险而引发了风险等等。坦率说,我是不太赞成这种看法。

杨凯生:P2P暴雷潮,有些机构盲目相信所谓大数据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金微 北京报道

9月2日,由金融城、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主办的第三届全球金融科技(北京)峰会上,中国工商银行原行长杨凯生发表演讲时表示,最近P2P爆雷潮,单月问题平台数量超历史任何时期,良性退出的势头中断,更多的是跑路等恶性事件。“不少议论说是监管措施力度过大或监管的一些政策相互叠加,是由于处置风险而引发了风险等等。坦率说,我是不太赞成这种看法。”

杨凯生说,这两年来,尽管P2P出现不少问题,但P2P发展迅速,待还余额还是在提高。但近三个月P2P平台的待还余额急剧下降,说明这段时间整个行业担忧情绪比较强。尤其是七月以来,社会对网贷问题的关注达到新高。

今天的6、7月份,出现问题平台的数量是明显的增加的,所以社会把它称之为P2P的“暴雷潮”。杨凯生说,应该说这个负面情绪或者恐慌情绪来势是比较猛的,在2018年7月单月问题平台上数量远远超过任何一个月,显得非常令人瞩目。良性退出市场,有序退出市场的势头似乎中断了,更多的选择了跑路和其它恶性违约的现象。

杨凯生说,这一轮“暴雷潮”的到来正好和之前说的平台备案期限差不多重合的,所以有人就说这个是不是由于要求备案所以引起了恐慌,所以导致了跑路,实际上这个说法似乎根据是不足的。

尽管2015年年度中间、2016年年度中间,曾经出现过两轮比较规模大的平台问题暴露或者叫“跑路潮”,但是这两年多来将近三年的时间,他们成交量和待还余额还是一路上升,或者换句话说,正面说这两年来尽管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是P2P网络借贷业务发展还是比较迅速的。

“今年以来P2P的成交额开始持续下降,特别是这三个月来它的待还的余额是急剧的下降。这说明这一段时间以来,整个行业或者市场担忧的情绪是比较强的或者说,应该说更正面说就整个投资者社会公众、监管部门对P2P网络借贷的风险认识有了新的认识或者说有了新的提高。”

杨凯生以一张情绪图为例,今年以来,特别是7月份的时候,一种讨论曝光的数量是急剧的上升的。“究竟是问题平台出现的问题多了,严重了,影响了人们对P2P的关注,影响了人们对P2P网络信贷平台的吹捧还是舆论情绪的负面导致了市场的不稳定,导致了更多的平台出现问题。或者说它互为因果。”

在杨凯生看来,我觉得首先还是现实中出现的问题多了,才影响了左右了人们的情绪,这还是主要的。任何事情都是相辅相成的,出现问题后出现更多炒作或恐慌情绪,但首先说问题的存在导致了负面情绪的出现。

在杨凯生看来,这不应归咎于加强监管,或者不应简单归咎于加强监管。“过分严格的监管导致平台选择了恶性退场的做法,这种看法确实有点有失偏颇了。”

杨凯生说,每次问题平台出现的高潮的时候,风险但是已经集聚到一定的程度。市场上已经有了不少的反应,监管部门已经有了进一步的察觉之后,才出现的监管措施,而不是相反。

杨凯生分析了目前出问题的平台,有银行存管的占比14%,有ICP认证22.1%,加入协会出问题是13%等,尽管有些平台是做到了这些,但并不能杜绝它出问题。“在监管要求里面比较难达到或者说技术上真正的检查还有一定的难度或者大家执行的自觉性不够高的一些要求,大家没有做到。比如说小额分散的原则,单一自然人借款不能超过多少原则并没有落实,这恰恰导致问题出现的一个重要原因。”

杨凯生举例说,有一个平台的借款公司出了问题,这个平台单一法人借款统计下来达到了2400万,远远超过了一百万的限额,实际上他当时把它统计成20多个法人,“这些问题不解决,我觉得这个风险控制,今后再继续的“暴雷”管控还是有难度的。”

杨凯生说,除此还有问题平台之间一些企业相互勾连或者说关联度比较高或者说关联交易比较多的也是导致风险出现重要问题。,一些比较大的问题平台如壹佰金融,有十个公司和它都是搞互联网金融,和它关联度是非常高的,有相互的资本股权关系有投资关系,而且恰恰这十个公司都是在今年7月,几乎同时暴雷,同时出现问题。

“法人治理机制的问题,不仅仅是在传统企业中存在需要注意,实际上在互联网企业里面也存在着同样问题,也需要加强法人治理机制的建设,加强公司治理机制的建设。”杨凯生说,平台出现问题的原因主要还是整改任务还没有完成,错配、刚兑的现象,贷款规模超标的现象等还没有得到彻底的扭转,所以这个是导致这次出问题的原因。第二是整体经济下滑,借款人的预期中,一直不太充当信息中介的平台在那儿充当信用中介出现了资金的中断。还有一个主观原因盲目相信所谓的大数据技术或者说刻意鼓吹自己的数据收集、整理、使用的能力,并且把这种模式泛化等。

杨凯生说,下一步行业健康发展必须坚持整治的方向,必须面向全部的从业者,面向全部的机构,全面的落实前一阶段监管部门、央行包括我们互联网金融协会出台一系列的监管要求和整治的措施。“再者,情绪也要注意引导。不要去做火上浇油的事情。当然情绪引导也注意一条,不能稍微形势好一点以后又进入过分的乐观,这个也是需要注意的。”

杨凯生最后说,对投资者、出借者教育的问题,只有把教育问题做到位,市场秩序的趋好良好才有一个重要的基础!

编辑:金微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

金微
金微

金微,华夏时报记者,报道领域:宏观经济、农业、PPP、互联网金融等;江西人,曾供职于新华社导报、每日经济新闻,代表作品:转基因动物异常事件、铁路资产低估案、城镇化变形记、三大主粮全线下跌等。微信公众号:记者金微(jinway2020)

+关注 私信

TA的更多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