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地产正文

退出房地产转型文化产业不力 浙江广厦抛售资产遭质疑

作者:陆肖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8-4 10:29:47

摘要:在众多品牌房企狂飙突进的同时,一些中小房企逐渐开始掉队,走上了转型之路。

退出房地产转型文化产业不力 浙江广厦抛售资产遭质疑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陆肖肖 北京报道

在众多品牌房企狂飙突进的同时,一些中小房企逐渐开始掉队,走上了转型之路。深耕房地产行业多年的浙江广厦,2015年提出了“三年内退出房地产行业”的旗号,但随着转型的推进,公司的业绩连连下滑,2017年净利跌幅达52.78%,其资产重组计划也遭到市场的诸多质疑。

资产重组遭质疑

6月5日,因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停牌两个月的浙江广厦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将天都实业100%股权以15.38亿元的价格,转让给公司控股股东广厦控股,将以现金进行支付。

但15.38亿元的交易价格是否存在“贱卖”的情况,引起了市场的持续关注。此次浙江广厦转售给广厦控股的交易标的公司天都实业,主要资产为杭州天都城项目,是浙江广厦2017年最主要的营收来源。截至2017年底,天都城剩余的天祥A(天都滨沁公寓)和天祥B两地块,还有约25.85万平米建筑面积尚未出售。

在2017年年报中,浙江广厦公布的天都滨沁公寓价格为1.37万元/平米,按照彼时的价格计算,这两个地块未售部分有望获得约35.5亿元的销售额,远高于15.38亿元的股权交易价。

实际上,早在2015年,浙江广厦就开始将房地产资产转售给控股股东广厦控股。值得注意的是,在2016年6月,广厦控股以1.1亿元收购了浙江广厦所持有的雍竺实业51%股权,以及东金投资100%股权。其中,债务抵销方式支付6.1亿元、现金支付约4.99 亿元,截至2018年6月,仍有约2.76亿元现金款项未支付,广厦控股的支付能力存疑。

对此,上交所分别于6月20日和7月5日,分两次对浙江广厦发出了问询函,要求其说明剥离地产业务的主要考虑及必要性,是否将对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构成重大不利影响;本次出售的天都实业主要资产的具体情况;广厦控股的支付能力等问题。

浙江广厦在延期多次后,在7月5日和28日做出了回应。浙江广厦表示,随着房地产调控政策渐趋严厉,房企分化加剧,作为二三线地产开发商的天都实业持续经营能力不强。上市公司通过出售房地产业务以筹措资金,用于拓展影视传媒等大文化领域业务具有其必要性。公司剥离地产业务不会对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构成重大不利影响,也不会损害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

对于广厦控股的支付能力,浙江广厦表示,本次交易对价系以评估机构确定的评估值为基础,由交易双方协商确认,价格公允。延期支付第二笔款项已通过了公司董事会及股东大会的审议,相关董事及股东均回避了表决,程序合法、合规。延期期间公司向房开集团收取相应利息费用,且广厦控股亦对还款提供了保证,根据最新的补充协议,广厦控股子公司广厦房开将于浙江广厦股东大会审议本次交易的相关议案前支付其受让雍竺实业股权的全部剩余交易对价,之前的延期支付不存在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

28日,浙江广厦发布最新草案,天都实业100%股权的交易定价调整为17.69亿元。

浙江广厦之所以选择放弃地产业务,同策咨询研究中心总监张宏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这是大行业的趋势,随着房企集中度的提高,中小企业发展的空间越来越小,这些公司选择收缩房地产业务,谋求另外一种发展路径,开始发展影视产业等业务。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分析,浙江广厦选择此时抛售房地产业务,除了业务调整之外,也说明其资金方面存在一定的压力。能带来持续现金流的地产业务被抛售,其业绩肯定会受到影响,在类似分红等方面需要做到位,否则容易引起中小股东的质疑。

转型影视文化业务不力

据了解,浙江广厦是浙江省老牌房地产开发企业之一,自1997 年上市以来,一直在建筑施工、房地产开发领域深耕。但近几年,在大多数房企狂飙突进、纷纷进军千亿的格局下,浙江广厦的速度慢了下来,逐渐掉队。

本次抛售房地产业务,是浙江广厦落实此前公司转型的一大动作。在2015年下半年,浙江广厦提出了“三年内退出房地产行业”的战略决策,公司通过加快销售去化和股权出售等方式,逐步退出房地产业务。

此次天都实业转让给广厦控股之后,浙江广厦将置出房地产开发业务,仅剩南京投资少量车位待售,集中精力聚焦影视传媒等大文化行业。浙江广厦2017年参与投资影视剧有8部,已发行的影视剧包括《维和步兵营》《人生若如初相见》,但市场反响平平。

在剥离房地产业务的过程中,浙江广厦的影视文化业务并未发展成公司的支柱产业。2016年、2017年房地产业务收入分别占主营收入的88.45%和72.26%,仍为公司最主要的业务收入及盈利来源,影视文化业务尚未形成规模。

在公司宣告转型后的2015年——2017年,浙江广厦的业绩更是逐年衰退。2015年营业收入为23.42亿元,2016年跌幅达25.71%,2017年营业收入仅为8.21亿元,跌幅达到了52.7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2016年的3.57亿元降到2017年的1.89亿元。

浙江广厦2017年年报中,也提到了转型期间可能面临的风险:影视行业可能受到电视剧市场整体购片价格下降,和市场竞争日益激烈的影响,存在销售周期较长和销售利润下滑的风险;由于新业务的开发与培育需要一定的周期,且存在不确定性,在转型期间,公司可能存在盈利能力受到影响的风险;由于影视收购兼并的标的尚未确定,新的产业发展方向尚在论证,公司未来面临战略转型及新产业发展不确定性风险。

对于房企转型影视文化产业,严跃进表示,地产行业本身会强调开发周期的概念,而影视文化方面的业务会强调主流文化和娱乐概念的传播,房企转型影视类业务肯定会面临水土不服的问题,需要在多方面加强学习,加上影视业务竞争大,容易出现消费客群的流失。

张宏伟也表示,地产公司转型影视文化或其他行业,对产业要有深刻的了解,开发商作为外行,很难做的深入。在影视文化行业方面,要找到合适的精英人才和核心团队,否则是很难成功的。

对于天都实业的交易价是否被严重低估、影视文化收入能否支撑企业业绩等方面的问题,《华夏时报》记者已经向浙江广厦方面发出了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对方回复。

责任编辑:张蓓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