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调查正文

阜兴系疑虚构多个项目募资 数百亿兑付风险渐近

作者:吕方锐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7-6 20:22:41

摘要:目前,朱一栋失联的原因和去向均成谜。阜兴集团及其一众下属、关联企业,尚未爆发大规模违约。但外界质疑“阜兴系”内部财务可能出现了难以填补的空洞。有债权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阜兴集团总裁赵卓权也已经联系不上。

阜兴系疑虚构多个项目募资 数百亿兑付风险渐近

本报记者 吕方锐 陈锋 上海报道

36岁的上海阜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阜兴集团”)实际控制人朱一栋失联了,留下了父亲朱冠成、妻子和两个孩子,以及上百只注册在案的私募基金和十几家有业务往来的持牌金融机构。

7月6日上午,《华夏时报》记者来到位于上海市黄浦区的公司总部,发现原属阜兴集团的两层楼已经腾空,大楼工作人员称其上周已经搬走。而与朱一栋有关联的华闻传媒(000793.SZ

)仍在楼上办公。

目前,朱一栋失联的原因和去向均成谜。阜兴集团及其一众下属、关联企业,尚未爆发大规模违约。但外界质疑“阜兴系”内部财务可能出现了难以填补的空洞。有债权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阜兴集团总裁赵卓权也已经联系不上。阜兴集团曾以公司名义向该债权人借款数亿元,赵卓权个人作担保。

近期阜兴系旗下私募基金将有一波兑付潮,本应于6月底兑付的个别私募基金,已经超过了约定的兑付时限。个别基金的收益也出现了延期支付的情况。而朱一栋确定失联前的6月22日,阜兴系旗下基金还在正常兑付。鉴于阜兴系基金多达上百只,且都有银行进行托管,朱一栋失联会造成多大规模的违约,还无法确定。同时,阜兴系基金还疑似虚构投资项目。

作为正规基金实际控制人失联的首个案例,人们不禁疑问,有备案的基金能算非法集资吗?

错综复杂关系网

目前拨打朱一栋本人电话已经提示为空号。前述债权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赵卓权在阜兴集团早已退股,公司事务都是朱一栋一人说了算。他还透露,朱一栋实际控制一百多家公司,都是以别人名义持有的。“他把我们的钱都拿去买上市公司,都亏掉了。”该债权人表示。

朱一栋控制企业众多,家庭成员又多从商,因此要判定哪些企业算是阜兴系,界限很难划清。天眼查网站显示,阜兴集团对外投资企业有33家,历史对外投资企业有7家。

外界普遍认为,上海意隆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意隆财富”)、上海郁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郁泰投资”)和上海西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西尚公司”)是阜兴集团旗下三大私募平台。表面上看,这3家公司的高管和股东不尽相同,且都没有朱一栋的身影。

进一步挖掘,意隆财富通过上海源岑投资有限公司持有意隆财富10%股权。《华夏时报》记者掌握的材料显示,在意隆财富持股90%的赵梁身兼阜兴集团行政采购部经理一职。

郁泰投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朱成帅,在阜兴集团担任总裁助理。西尚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季聪,在阜兴集团担任总裁助理。

另据公开资料和媒体报道,朱一栋的父亲朱冠成是大连电瓷(002606.SZ)的董事长,朱一栋的堂妹(朱冠成侄女)、生于1989年的朱金玲是华闻传媒董事,也是国广环球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华闻传媒至今已经停牌超过5个月。

此前媒体报道,2016年8月以来朱一栋等人加大资金杠杆,撬动几十亿资金在二级市场操作大连电瓷,使其股价出现过山车式暴涨与暴跌。2018年1月阜兴集团曾发布公告称,其与大连电瓷“系两家独立公司,无任何业务关联”。

但《华夏时报》记者掌握的材料显示,大连电瓷董事王永生,身兼阜兴集团副总裁。

7月6日记者电话联系到了西尚公司大股东唐峰,他表示事发后并未联系过朱一栋,他并不参与公司经营,因此也不清楚目前公司的情况。郁泰投资项目总经理李木松在接通电话后以不清楚为由拒绝了采访。

记者随后又拨打阜兴系其他多名高管包括朱成帅、余亮、朱屹和魏强等人的电话,均未能接通。

多个项目疑似虚构

根据介绍,2017年阜兴集团资产管理总额超过 350 亿元。中国基金业协会备案信息显示,意隆财富名下私募基金产品有21只,郁泰投资名下私募基金产品74只,西尚公司名下私募基金产品57只。

上述合计152只私募基金都进行了备案,且都有银行作为基金托管方,资金安全应有保障。但问题在于,多只基金已经出现了虚构投资项目的端倪,基金很有可能流入了阜兴系公司甚至朱一栋个人账下。

郁泰投资名下的郁泰医疗并购基金声称用于并购盐城市亭湖区人民医院(下称“亭湖医院”)和建湖中医院,并对医院进行升级。产品宣传图显示,郁泰投资是医疗并购基金的管理人,上海银行是托管人,阜兴集团提供流动性支持。

郁泰投资向投资者提供的《收购意向协议》扫描件显示,亭湖医院的股东为上海某某集团(郁泰投资对名称进行了遮盖)。经投资者向院方核实,了解到亭湖医院的股东为上海富建集团有限公司。《华夏时报》记者查询到多份法律文书,证明上海富建集团有限公司与亭湖医院是关联方,但并未发现上海富建集团有限公司和阜兴集团存在关联。

未经核实的说法称,阜兴集团曾投资上海富建集团有限公司。但记者了解到,后者曾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院方表示,《收购意向协议》上亭湖医院的公章为假章,医院也从未签署过该协议。且该协议三方中仅有一方加盖了公章和法人章,另外两方仅加盖公章没有法人章。

阜宁县政府有关领导也向意隆财富员工证实,阜兴集团方面声称投资的当地酒店项目及上述医院项目,均与阜兴集团无关。

投资者认为,郁泰投资虚构了并购项目,套取了郁泰医疗并购基金所募集的资金。

兑付风险渐近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郁泰投资名下的上海郁泰康泰三号医疗产业基金已于6月15日到期,按照10个工作日的时限要求,该基金应该已经完成兑付。但投资者称基金尚未兑付,已构成违约。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备案信息上,该基金的状态为“正在运作”。

意隆财富名下的意隆稀土产业并购基金六期已于6月26日到期,投资者应于7月9日之后收回资金。该基金七期则将于7月18日到期。

根据投资者反馈,阜兴系旗下基金将陆续迎来兑付和付息节点。有关部门的消息称其私募基金存续规模或达270亿元。尚不清楚阜兴集团是否有支付能力,也不清楚朱一栋失联对此有何影响。

此前外界怀疑,朱一栋出逃和前述大连电瓷旧案有关,并猜测朱一栋在操作大连电瓷股票过程中杠杆过高,被证监会查处后亏损巨大。

记者注意到,7月4日大连电瓷发布公告,称股东阜宁稀土意隆磁材有限公司用于向上海财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质押融资和质押担保的大连电瓷股票,价格已经低于平仓线。上述质押股份面临查封、扣押、拍卖、变卖等风险,大连电瓷的控制权有可能由此发生变化。有报道称,上述质押由阜兴集团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网上还流传一份协议书,显示阜兴集团借合肥某地产公司,以多处房产偿还某债权人的债务,债务数额高达近1.5亿元。《华夏时报》记者未能联系到当事人核实协议的真实性。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