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受托1.3亿“不知去向”? 国通信托俩月踩了仨雷

作者:冯樱子 金微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6-8 22:51:26

摘要:5月初,国通信托官网公布公司2017年年度报告,其2017年营业收入为12.09亿,净利润为5.67亿,记者注意到,这已经是国通信托这两项指标连续3年双双下滑了。

受托1.3亿“不知去向”? 国通信托俩月踩了仨雷

本报记者 冯樱子 金微 北京报道

近日,斯太尔动力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斯太尔)起诉国通信托和北京天晟事件持续引起关注。

当事双方各执一词,斯太尔称:公司依据信托协议,向相关方申请赎回全部信托份额并提请信托利润分配,但目前除了约1000万元理财收益外,本金及剩余收益未能收回。且用于所购信托计划的1.3亿元本金“不知去向”。

而作为信托受托人的国通信托则回怼,不论标的公司是否已就本次增资办理注册资本和股东变更的工商登记手续,均无法否认国通公司是标的公司股东的事实。且公司按照投资顾问下达的投资指令进行投资,已经履行受托人义务,该信托计划的投资风险由委托人承担。

对于此事件,记者试图联系国通信托和斯太尔,至发稿时未得到斯太尔回复。国通信托工作人员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表示,公司已连续发布两份声明,对事件介绍比较清楚,具体内容以声明为准。

实际上,这已是国通信托近两个月内第三次踩雷。

1.3亿信托资金“罗生门”

5月26日,斯太尔公告称,公司已经在湖北起诉国通信托和北京天晟,法院已立案受理。公告称,斯太尔以1.3亿元自有资金购买“方正东亚天晟组合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天晟组合)第1期产品存续满12个月后申请提前终止。

该信托计划于 2016 年8月8日成立,受托人为国通信托,同时斯太尔和国通信托共同委托北京天晟同创创业投资中心(下称天晟同创)作为信托计划项下的投资顾问,负责信托计划投资项目的前期调查,向受托人发出投资指令等义务。

2017年8月,斯太尔依据信托协议向相关方申请赎回全部信托份额并提请信托利润分配,且已得到书面同意。然而经管理层多次催促,斯太尔表述,公司仅于2017年11月2日,收到委托资金自2016年8月8日起一年期的信托收益人民币1040万元,本金及剩余收益未能收回。

且该信托计划募集资金主要用于为玉环德悦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玉环投资)增资,据公告表述,国通信托出资人民币12870万元认缴玉环投资新增注册资本,持股92.8%。 但斯太尔提出,直到收到天晟同创与玉环投资于2017年9月3日的《回函》,公司才知晓此次增资事项。

斯太尔指出:“公司对信托计划的投资项目进行了相关调查,发现国通信托根本就没有对玉环德悦投资有限公司进行增资,玉环德悦投资有限公司的股东及注册资本自始至终都未发生任何变化。”

对于该信托计划1.3亿元本金“被消失”的问题,5月30日,国通信托官网发布律师声明表示:标的公司(玉环投资)收到国通公司缴付的全部增资款后,向国通公司出具了《股东出资证明》,受托人成为标的公司股东。

“根据公司法及其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不论标的公司是否已就本次增资办理注册资本和股东变更的工商登记手续,均无法否认国通公司是标的公司股东的事实。”声明表述。

而此前的5月27日,国通信托就曾发声明表示:“我司已按照信托委托人共同委托的投资顾问下达的投资指令,将委托人斯太尔公司交付的1.3亿元信托资金支付给了玉环德悦投资有限公司,用于该公司增加注册资本,我司已履行受托人义务,该信托计划的投资风险由委托人承担。”

同时,声明提出,国通信托设立的天晟组合是事务管理信托。一般而言,业内事务管理类信托往往被视为通道业务。“对于信托公司而言,通道业务利润微薄,不承担项目风险。”有信托经理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国通信托也明确对媒体表示:“涉事信托产品中,国通信托仅为通道方,不承担积极主动管理的职责,项目风险由委托人承担。”

俩月踩了仨雷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事件已是近两个月,国通信托第三次踩雷。

此前,4月27日中电投先融(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宣告旗下两款产品出现延期兑付,融资人为天津市政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保证人为天津市政建设集团有限公司。4月29日,作为通道方的国通信托紧急发公告,声明该业务为事务管理类信托国通信托不承担积极主动管理的职责,项目风险由委托人承担。

另外,国通信托的“方正东亚信托-聚赢31号”信托项目资金用于购买“天广中茂”流通股股票。而今年4月中上旬爆出,“天广中茂”此前两个月正常41个交易日的情况下,该股仅6个交易日可交易,且均跌停,股价腰斩,“方正东亚信托-聚赢31号”亏4.7亿。

消息一出,国通信托立即发声明表示,上述所提到的信托项目,是国通信托根据委托人意愿所成立的。国通信托按照委托人同意聘请的投资顾问的投资建议,将信托资金用于购买“天广中茂”流通股股票,因股票价格下跌造成的亏损由信托财产承担,信托资金投资风险最终由委托人承担,国通信托并不承担股票投资风险。

除了信托计划多次踩雷,今年年初国通信托又因违规接收地方政府部门提供的还款承诺函等原因被湖北银监局开出3张罚单。

此外,5月初,国通信托官网公布公司2017年年度报告,其2017年营业收入为12.09亿,净利润为5.67亿,记者注意到,这已经是国通信托这两项指标连续3年双双下滑了。这两年,国通信托似乎有些“运气不佳”。

《华夏时报》记者查阅历年年报数据,发现2015年至2017年,国通信托连续3年营业收入指标、净利润指标双双出现回落现象。

具体而言,2014年国通信托营业收入达15.87亿元,净利润8.59亿元;2015年这两项指标分别为15.28亿和6.83亿元。而相比2015年,2016年国通信托营业收入12.45亿元,下降约18.52%;净利润6.02亿元,下降约11.86%。

从整体环境来看,自2016 年信托行业发展短期调整态势明显,各项营收数据增速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回落,行业平均的净利润、营业收入和固有收入均为多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有业内人士认为,近几年国通信托出现盈利能力下降等问题可能一定程度上受到外界环境影响。对此记者也联系国通信托,但到发稿时止国通信托还未回复。

责任编辑:孟俊莲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金微
金微

金微,华夏时报记者,报道领域:宏观经济、农业、PPP、互联网金融等;江西人,曾供职于新华社导报、每日经济新闻,代表作品:转基因动物异常事件、铁路资产低估案、城镇化变形记、三大主粮全线下跌等。微信公众号:记者金微(jinway2020)

+关注 私信

TA的更多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