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正文

满身“话柄”的贝卢斯科尼满血复活,意大利大选“黑天鹅”将飞往何处?

作者:赵灵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3-9 00:36:20

摘要:值得庆幸的是“五星运动”单独组阁的梦魇没有变成现实,意大利大选没有飞出“黑天鹅”;而令人沮丧的是,那个浮夸“大嘴”的贝卢斯科尼又回来了。

满身“话柄”的贝卢斯科尼满血复活,意大利大选“黑天鹅”将飞往何处?

20180305114259291.jpg20180305114830675.jpg

3月4日,当贝卢斯科尼现身米兰一个投票站时,一名赤裸上身的女子突然跳上投票桌,高喊“时间到了”、“你的期限已经过了”,该抗议女子身上还写着“贝卢斯科尼,你过气了”等。

赵灵敏

3月5日,意大利新一届议会选举结果揭晓。前总理贝卢斯科尼领导的中右联盟获得了37%的选票,得票最多;极右翼政党“五星运动”获得了32%的选票,是得票最多的单一政党;前总理伦齐所领导的中左联盟落败,得票率只有23%。根据意大利2017年新选举法规定,选举中得票率超过40%的政党或党派联盟才有资格独立组阁。这意味着意大利出现了悬峙国会,必须组建联合政府。对意大利和欧盟的政治主流来说,值得庆幸的是“五星运动”单独组阁的梦魇没有变成现实,意大利大选没有飞出“黑天鹅”;而令人沮丧的是,那个浮夸“大嘴”的贝卢斯科尼又回来了。

声名狼藉的贝卢斯科尼

81岁的贝卢斯科尼是白手起家的富商,曾经是意甲豪门AC米兰的老板和意大利多家新闻机构的控制人,在1994年、2001年、2008年间三度担任意大利总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意大利任职时间最长的总理,2011年11月因为丑闻下台。在他漫长的任期里,意大利经济差不多停止了增长,他其他方面的治国能力也欠奉,却几乎每天都出现在媒体的娱乐版,那里充斥着他的绯闻八卦和各种丑闻:为保持形象,他进行了腹部抽脂和植发手术,因此时常面容僵硬;他声称泡妞是他的主业,闲暇时间才当总理;他热衷性爱派对,和各个年龄段、数量众多的女性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他的第二任妻子无法忍受他的“性瘾”宣布离婚,贝卢斯科尼旋即和比他小49岁的女粉丝订婚。

曾经是亿万富翁,在当选领导人之前毫无政治经验;口无遮拦,粗鄙无礼;热衷美女、排场和他人的奉承谄媚……贝卢斯科尼的这些特征,和特朗普简直如出一辙,而且他先知先觉,比特朗普早出道了20多年。对于这个人,意大利民众和美国民众一样,出现了严重的两级分化:知识精英和中上层不以为然,甚至认为他是国家的耻辱,多次上街抗议;中下层民众则觉得他爽快耿直,加上他控制了意大利的媒体和电视,没事干经常看电视的家庭主妇和老人包括低收入人群都投票给他,这导致他虽然多次挨骂,却能多次连任,并熬过了上千次诉讼和50余次不信任投票。

但和未成年人的性关系和逃税,还是让他栽了。2012年后,他多次被判处徒刑并禁止参政,议员的资格也被剥夺了。看起来,他的政治生涯已经结束了。谁也没想到,他借此次大选整合了右翼,成为了他们的共主和幕后老板,再次回到了政治舞台的中央。而由于“五星运动”完全不能被接受,传统左右翼组成联合政府成了最可能的选项。由于被禁止参政,贝卢斯科尼再次担任总理的选项可以排除,但他的政治影响力却满血复活了。对此意大利精英们恐怕很难高兴得起来,但也只能两害相权取其轻。唯一能聊以自慰的是,贝卢斯科尼在移民问题立场上相对温和,他看似乖张,政治主张却相当主流。这是他和特朗普的最大不同。

困窘的意大利政经现状

不过,贝卢斯科尼毕竟廉颇老矣,属于他的时代即将过去。今天的意大利政坛,和他当政时一样,也不一样。一样的地方是一如既往的四分五裂,没有形成稳定多数。很多人为此次大选得票的分散而惊讶,殊不知这正是1861年意大利独立以来的政治常态。除了墨索里尼1922年到1945年间的独裁统治之外,150多年来在意大利选民中几乎从来不存在稳定的多数。自1953年起,从未有一个政党能在意大利议会占据过半议席,每一届政府的权力都必须以多个政党间的联盟为基础,这导致政府更迭频繁。战后至今的70年里,意大利政府已经更迭了60余次,平均每届政府在台上的时间只有一年多一点。自2009年欧债危机以来,意大利在9年间迎来5届政府,无论贝卢斯科尼领导的中右翼联合政府、民主党主持的中左翼联合政府,还是由非民选政治家组成的技术官僚内阁,意大利传统政治光谱上的解决方案都无法令选民满意。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意大利的现状实在是糟糕。自金融危机以来,意大利的失业率居高不下,青年更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截止2017年11月,意大利青年失业率为32.7%,位列欧元区第三,超过15%的意大利青壮年在非正规合同下工作,且30岁以下劳动者的平均收入比60岁以上人群低60%。这意味着超过一半的意大利年轻人陷入了不稳定乃至无收入的经济处境。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意大利还得接收和安置来自中东的难民。2013年以来,意大利接收的难民超过60万,而意大利总人口不过6000万,难民对意大利的财政和社会治安造成了巨大压力,意大利社会的反弹也越来越明显。

经济社会现状的持续低迷,不可避免地体现在上层建筑领域,意大利的政治光谱出现了漂移,在传统的温和左翼和温和右翼之外,极右翼势力出现了,并迅速在地方选举中攻城略地。最具代表性的是“五星运动”,该党2009年10月才由喜剧演员格里洛发起成立,却在4年后就成为了众议院第一大党和参议院第二大党。尽管组织松散,经费有限,却凭借民粹主义、反移民、反全球化和疑欧的政纲而迅速走红,并在此次大选中成为了意大利第一大党。尽管他们此次很可能无缘执政,却对意大利和欧洲政治造成了显而易见的冲击。

未来,意大利的政局仍将持续很长时间的不明朗状态,不过无论哪一派最终组阁成功,意大利政治都已经今非昔比。新势力的崛起意味着游戏规则的重塑,意大利和欧洲都需要适应。而意大利只是全球民粹主义浪潮中小小的一支,这股浪潮会去往何处?只是历史的一瞬还是新常态的开始?谁也不知道。(作者为资深媒体人)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5)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