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ST金路董事长被查 新光百亿借壳恐生变 神秘阻击者刘江东露面

作者:郝静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09-11 23:04:27

摘要:保壳路上的*ST金路(000510.SZ)再生枝节:9月7日,*ST金路宣布临时停牌并公告,于近日收到德阳市国资委通知,公司董事长张昌德因违纪问题已被立案调查,不能履行公司董事长职务。同时,又收到德阳市公安局通知,公司董事局秘书刘邦洪因涉嫌刑事犯罪已被德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不能履行公司董事局秘书职务

*ST金路董事长被查 新光百亿借壳恐生变 神秘阻击者刘江东露面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郝静 上海报道

保壳路上的*ST金路(000510.SZ)再生枝节:9月7日,*ST金路宣布临时停牌并公告,于近日收到德阳市国资委通知,公司董事长张昌德因违纪问题已被立案调查,不能履行公司董事长职务。同时,又收到德阳市公安局通知,公司董事局秘书刘邦洪因涉嫌刑事犯罪已被德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不能履行公司董事局秘书职务。

这无疑为新光集团借壳之路加上阴影:7月30日下午,四川金路集团召开2015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集团董事长张昌德宣布,浙江新光集团作价111.7亿元借壳*ST金路上市的议案,获得股东大会高票通过。

百亿借壳遇阻

接下来,只要取得证监会的核准,新光集团的借壳计划即可成行,周晓光、虞云新夫妇将成为上市公司*ST金路新实际控制人,而*ST金路也可保壳成功,可谓一举两得。

然而剧情峰回路转,据指张昌德和刘邦洪二人自9月1日起已和外界失去联系。除董事长和董秘被调查之外,*ST金路的财务顾问西南证券方面证实,并购业务部副总经理、保荐代表人兼独立财务顾问主办人之一的童星日前亦被刑拘。

记者发现,就在8月31日,董事长张昌德还在证监会一次反馈意见的回复文件上签了自己的名字。文件中称:公司实际控制人仍为德阳市国资委。

童星的刑拘理由是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西南证券内部一位人士表示:“项目组具体的情况我不清楚,也没办法给出判断。只知道我们这位同事工作表现很优秀,我们也是从公开信息处得知的,感觉很震惊。”

沪上一位投行人士则告诉记者:“依据我国《刑法》第169条的规定,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是指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违背对公司的忠实义务,利用职务便利,操纵上市公司从事损害公司利益的行为,致使上市公司遭受重大损失。而根据公开披露的信息来看,是刑拘,只要有证人指证你涉嫌违法,公安就可以刑拘,也许经过一番调查说你没事,这都很难讲。”

表面信息的一切矛头似乎都指向了新光集团的这次重组,记者致电至*ST金路方面,其公开电话始终无人接听,记者又拨打新光集团电话,相关负责人表示:“对该事件不便发表评论。”

从今年1月金路集团因重大事项停牌,已8个月有余。6月10日,*ST金路发布了重组预案,宣布拟通过发行股份的方式购买万厦房产100%股权、新光建材城100%股权,并同时募集配套资金。

如若重组成功,新光集团实际控制人周晓光、虞云新夫妇身价将因此暴增93亿,而这家国资主导的化工企业将摇身一变成为一家房地产开发企业。

支撑高估值的是两家标的公司过去数年来的高速增长:万厦房产2012-2014年实现净利润分别为3392.88万元、1.8亿元、2.84亿元,新光建材城同期实现净利润分别为1683.45万元、2474.78万元、2.63亿元。

高速增长的业绩被认为远超行业发展增速,这是否会是童星被查的原因?前述投行人士表示:“评估报告都是专业的评估公司来做,经过公证的,投行只是签字,我并不认为投行可以在这方面作假。”

在停牌前6个月,上市公司及关联方并无买卖股票,只有德阳国投监事、德阳国资委副主任周英华的配偶李晓玉在2015年7月9日买入1万股*ST金路,成交价5.83元。

关联关系在于,宏达集团持有的*ST金路4.16%股份委托给了德阳市国资委旗下德阳市振兴国有资本投资运营有限公司。前述投行人士表示:“童星等人如果是买卖股票获利,罪名应该是内幕交易而非背信,应与此无关。”

此次张昌德等人被调查是否会影响重组进程?前述投行人士指出:“重组的上市公司董监高被刑拘,对于重组一定有影响,接下来就是重组中止,但最终走向如何还很难说,仅凭表面证据难以判断。近期分众借壳宏达新材,宏达董事长被调查,整个时间要拉长,分众只能借另外一个壳七喜控股。”

阻击者刘江东

金路重组遇阻,突然跳出来的搅局者刘江东究竟代表何方?

7月30日,*ST金路临时股东大会虽然通过了重组议案,但从投票结果来看,暗流涌动:反对票高达11.06%,弃权票占8.33%,而在中小投资者当中,反对和弃权的比例更高。当时新光集团高层曾经透露:在股权登记日前几日,有十多名投资者集中买入了金路5000多万股,后在股东会上投出了反对或弃权票,而这些股东登记身份均为1990年前后,存在代持嫌疑。

接下来出场的是刘江东:他在2015年8月3日至8月21日期间,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持续买入增持*ST金路达到3046万 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0001%;8月25日至31日,信息披露义务人继续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证券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增持3045.8万股,增持比例5%。

这个时间段也恰好是在张昌德等人出事之前,刘江东的出现使得局面更加复杂:刘江东在第一次举牌时称只是获取投资收益,二次举牌之后其8.17%的持股已经超过德阳国投、宏达集团的7.7%;三度增持的刘江东持股10%,已经成为第一大股东。

这时刘江东的野心已经不局限于投资收益。据内部人士透露:刘江东目前正在与金路集团原实际控制人就增选5名董事的议案进行协商并履行相应的程序,若在公司重组方案完成前,董事会增选方案得以通过,刘将可能成为金路集团的实际控制人。

翻阅刘江东资料,其目前担任四川东芮实业有限公司和达州市达县胜利煤业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职务,他在两家公司的持股比例分别是80%和51%,公司的主营业务均为煤炭的开采和销售,是个不折不扣的煤老板。

资料显示:东芮实业的注册资本为1亿元,而胜利煤业的注册资本仅为60万元,刘江东通过东芮实业还控股5家子公司,触角涉及食品、商贸、房地产等行业。记者拨通了胜利煤业在工商登记的一部手机,拨通后对方在听到是否为刘江东的询问后迅速挂断电话。

新光集团的此次借壳是否能够继续推进仍存不少疑团:仅从证监会的第一次反馈意见来看,共提出了十页共计33个问题,包括新光建材城的一处房产的产权证办理、新光建材城的房地产开发企业资质证书展期、万厦房产的净利润情况等等。

然而金路集团已不能再等。财报数据显示,*ST金路2013、2014年分别亏损1.74亿元、1.46亿元,2015年上半年继续亏损7239万元,面临退市风险;同样,曾失意武汉中百集团的新光集团资金状况亦不算理想,本次重组是否能经得起考验,仍将拭目以待。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5)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