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正文

亚洲金融危机的气息在靠近? 货币政策何去何从

作者:唐玮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02-27 22:25:00

摘要:“10.8%的M2,10.6%的M1,-17.6%的M0,这样的数字格局你们见过么?13.6%的贷款几乎全进M1了,连现金都进M1了,这么大的流动性去哪儿了,经济为何还那么差?”

亚洲金融危机的气息在靠近? 货币政策何去何从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唐玮 北京报道
    在农历春节前的一个经济会议上,自称天天盯着数据研究的中国宏观经济学会秘书长王建直言,看不明白近期的数据,他向一同出席会议的前央行副行长吴晓灵、在2006年8月-2010年3月间任货币政策委员会专家委员的樊纲、国务院参事夏斌发问:“10.8%的M2,10.6%的M1,-17.6%的M0,这样的数字格局你们见过么?13.6%的贷款几乎全进M1了,连现金都进M1了,这么大的流动性去哪儿了,经济为何还那么差?”
    20年新低的M2增速,连续两个月大幅下降的外汇占款,嗅出危机气息而大肆波动的外汇市场,渐渐背离的经济增长率和发电量,越来越令人迷惑的经济数据预示着越来越复杂的经济环境,货币政策该如何破这一迷局?
不寻常的数据
    这也是市场上普遍存在的困惑。春节前央行公布的金融统计数据还是引人深思:2015年1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2.05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少5394亿元。其中,当月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1.47万亿元,同比多增1531亿元,略微超出市场预期。
    但信贷超预期并没有带来货币的同步回升。截至1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24.27万亿元,同比增长10.8%,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去年同期低1.4和2.4个百分点,也创出了M2公布20年以来的新低。
    与此同时,货币结构发生重大改变,在M2增速回落的同时,狭义货币(M1)却不同寻常地回升,而M1一直显著低于M2的情况发生了明显改变。
    M2增速向来与外汇占款的起伏相关,而1月全部金融机构外汇占款减少了1082.61亿元人民币。同时,根据金融机构人民币信贷收支表,1月财政性存款余额为42296.62亿元,环比增加6632.14亿元,这表明1月份市场因此减少了逾7700亿元的流动性。
    大多数观点认为,这种不寻常是“技术”原因。民族证券的观点是,1月数据受春节错月因素影响,出现较大波动。历史数据显示,春节期间,M0大幅增加,M2则小幅走低。2015年春节较前一年偏后,春节错月因素影响下,M0同比增速为负值,但从绝对值来看,M0依然保持了平稳增幅。
    而且信贷增长与M2增速出现的背离也似乎有特殊性。一般而言,新增贷款的增长直接反映了央行的货币宽松意愿,而M2的增速下降更多反映的是市场流动性收缩的结果,这种背离表明宽松政策暂时还未传导到实体经济。但中银国际董事总经理程漫江认为,1月新增贷款远超预期,主要是因为各家银行急于在2015年1月5日地方政府上报债务存量截止日之前扩大对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放贷。各银行都在抢搭地方政府债务扩张的最后一班车。而最近两个月对非金融企业和其他部门的中长期贷款大幅反弹,主要是受此短期效应影响。
    但技术性因素不改变真实趋势。更多的观点认为,低货币意味着经济极度低迷和资本流出。
    海通证券首席分析师姜超认为,新增外汇占款来源有三个:贸易顺差、直接投资净流入(FDI-对外投资)以及短期资本流入。1月外贸顺差再度扩大至600.3亿美元,创历史新高,1月直接投资净流入季节性反弹,但1月金融机构外汇占款减少1083亿元,继12月减少超千亿后再度大幅下降。他预计,热钱流出近5000亿,流出幅度持续扩大。
    而外汇流出步伐并不能被准确地计算,这取决于很多因素,包括人民币利率、央行的汇率管理措施以及反腐风险。
    瑞银证券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的观点是,仅去年四季度外商直接投资(FDI)以外的资本流出规模就高达1600亿美元。估算2014年FDI以外的资本流出高达3240亿美元,其中包括证券投资、其他金融项目流出、经常转移及其他资本流出,这一规模与2013年净流入560亿美元形成了鲜明反差。  
警惕危机卷土重来
    中国外管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管涛2月10日撰文称,这并不为惧,资本外流是预期中有序的、适度的调整,各方必须从思想和措施上深刻认识并积极适应跨境资金流动和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的新常态。
    他分析说,2014年我国跨境资金流动由上年的偏流入转为偏流出压力,主要原因是新兴市场普遍承压的国际大背景,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是国内主动因和人民币汇率波动性增加是重要催化剂。而我国国际收支运行正在加速从大额顺差、单边升值的“旧常态”转向一顺一逆、双向波动的“新常态”。这是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的必然产物,符合国家宏观调控和改革开放的大方向,是中国经济金融加速融入全球化的大势所趋。
    但他在参加2月14日的“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5年年会”时警示说,为何大家都关注资本外流、人民币汇率走势,是因为我们感觉到亚洲金融危机的气息在靠近,在外汇市场上已经开始显现了。
    管涛分析说,中国未来一段时期面临的国际国内形势和亚洲金融危机的情况越来越相似。
    从国际上看,美元汇率强势基本确立,世界经济复苏缓慢,安倍经济学的效用正在递减,欧洲深陷债务危机,新兴市场增长动力不足。而且2007年次债危机时,大家还在谈新兴市场和发达国家的经济是脱钩的,而且也是新兴市场带领世界经济的复苏。但现在看来,随着全球流动性放松的结束,新兴市场的结构性问题和脆弱性逐步暴露,面临着资本流动的冲击。而且,从国内来看,经济增长、物价都有下行压力,财政金融风险在逐步释放。在“三期叠加”的背景下,财政金融风险在逐步释放。这些情况和当年亚洲金融危机的很多情况非常相似。
    他建议,在拟定“十三五”规划时,需梳理、总结和评估亚洲金融危机期间中国采取的宏观经济对策和管理危机风险的政策。
    而货币政策自首当其冲。央行去年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称基础货币供给渠道出现变化,在外汇占款渠道投放基础货币放缓的条件下,央行货币政策工具取代外汇占款,成为基础货币供给主渠道。
    高盛高华的观点是,鉴于外汇流入进一步放缓,而且央行已经决定通过降准来释放系统内的流动性,央行可能会在必要时加大降准力度,从而保证银行间市场流动性的稳定。如果假设今年的流动性需求约为人民币2.5万亿元(增幅与2014年相似),未来几个月外汇流入为零,而且央行将使用降准作为提供流动性的主要手段,那么全年所需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降幅约为2-2.5个百分点(人民币2.5万亿元/人民币110万亿元,分母部分为估算的需缴纳法定存款准备金的存款规模)。虽存在诸多变化因素,但是整体上每季度需降准50-75个基点,才可以抵销因为外汇流出所导致的流动性减少。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6)收藏(0)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