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正文

官司缠身,加密货币交易所FCoin消失半年又卷土重来,债务该怎么还?

作者:冉学东 王永菲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8-03 20:18:03

摘要:FCoin“交易即挖矿”模式吸引了大量投资者进场,甚至不少投资者选择了“倾家荡产”式的玩法,一位曾因此试图选择自杀的玩家在获救后接受采访时表示:“即使再来一次,可能很多人也会参与,那种财富诱惑也太难抵制了。”

官司缠身,加密货币交易所FCoin消失半年又卷土重来,债务该怎么还?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冉学东 见习记者 王永菲 北京报道

曾因“交易即挖矿”而引发市场高度参与热情的加密货币交易所FCoin,时隔宣布“破产、跑路”半年后,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近日,前有投资者起诉FCoin以及相关投资人案件,后有其旗下合约交易所FMex重启、还债事件,再次将FCoin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

随着比特币价格的上涨,各种加密货币的玩法又重出“江湖”。让业内投资者“疯狂”参与的FCoin“交易即挖矿”早已凉透了,其曾经的热度相比今年非常火热的去中心化金融(DeFi)项目Compound的“借贷即挖矿”,有过之无不及。Compound凭借“借贷即挖矿”,其通证COMP一举超过Maker成为DeFi市值最高的项目,也是在这波激励下,DeFi市值成“指数式”增长,两个月市值翻倍。

FCoin“交易即挖矿”模式吸引了大量投资者进场,甚至不少投资者选择了“倾家荡产”式的玩法,一位曾因此试图选择自杀的玩家在获救后接受采访时表示:“即使再来一次,可能很多人也会参与,那种财富诱惑也太难抵制了。”

官司缠身

2018年3月成立以来,在2017年与2018年初牛市的加持下,加密货币交易所FCoin就以其独特、创新的玩法,劫持了相当大的币圈流量,也使得业内人士因它争论不休。

FCoin的创办者张健以其出色的布道能力成功吸收了来自头部资本的投资。本报记者查询天眼查发现,FCoin是北京博晨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晨)旗下的产品,而博晨从2016年—2017年共收到了5轮投资,包括冉立之、杜均以及用友网络等公司进行了多次投资。

20200803 比特0.png

图片来源:天眼查

与传统的中心化交易所不同,张健给FCoin赋能称之为社区,凭借“交易即挖矿”的流量模式,FCoin一时风头无限。所谓的“交易即挖矿”,指的是FCoin会将用户支付的交易手续费,在次日以其通证FT的形式100%返还,但是这些FT是要锁仓在其交易所中。

“免费交易”的模式让FT流动性以及价格都出现了暴增,但是人人都免费,交易所的盈利模式何在呢?每天巨大资金的流入流出,让FCoin成为业内交易所“顶流”。据统计,2018年6月13日,正式运营仅15天的FCoin交易量超过 OKEx+币安+火币等6家交易所之和。

“当你在注视深渊时,深渊也在注视着你”,疯狂的背后,没有人去在意这个模式背后的风险,其实大家很容易想明白,这个模式下一旦资金被挪用或者被黑客盗走,整个资金链就断裂了。

本报记者采访到当时的参与者何平(受采访者要求,这里采用化名):“我是从项目上线就开始投资,当时的FCoin是当之无愧的最火的交易所,当时我和几个朋友进去玩了半个月,觉得这钱来的太容易了,我们逐渐加大了筹码,很快账面资金就翻了翻,后来赚了钱有的朋友不敢玩了,就退出了。可是我还是在持续投入,我相信张健说的‘FT将暴涨到100元’,可能现在大家都会说我傻,但是当时财富在眼前,想着自己就要跨越阶级了,根本无法说服自己停下来。到2019年初,FCoin出了大问题,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交易者的钱被套在里面出不来了,当时发生了很多维权事件。他们也有出面和投资者说要解决,但是根本没有任何行动。”

何平接着说:“到了2019年5月,FCoin好像有一些恢复的迹象,但是如昙花一现。大家一直在维权,在等待团队给说法,但是始终没有等到。2020年2月17日晚上,张健在FCoin官网发布的名为《FCoin真相》一文正式宣告了FCoin的破产了。所有人的心都凉了,据说在公告发出前,张健已经跑路到新加坡了。在维权群里,不少投资者都在哭诉自己妻离子散的遭遇,钱也没了,家也没了。”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在暴雷后,社区里有人评论FCoin是“在区块链的新式语境中规避了监管空白区,在灰色的运作中将自金融庄家的收割本性发挥到极致,最终难逃崩盘的命运。”

身为创始人的张健以及各投资方被搞得官司缠身,2020年7月23日宁波市北仑区人民法院的裁定书《李克鹏与北京博晨技术有限公司、张健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虽然表示,本案移送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审理,却也再次给了维权者一次希望。

_20200803 比特1.png

图片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FMex重启为还债?

除了官司之外,与FCoin同属于北京博晨技术有限公司的合约交易所FMex 停摆后的重启,也印发了市场关注。

本报记者发现,从FMex官网左下的链接进入FCoin官网打开显示“FCoin涅槃重生,携手同行,将透明进行到底”。7月30日,FCoin官网还发布了《关于第一届平台冷钱包多签持有席位的公投》的文章,文章表示《第一届平台冷钱包多签持有席位竞选公告 》发出后,本次共有25位社区用户/机构报名参选,经平台初步筛选有16位社区用户/机构符合条件。

公投出6位社区用户/机构持有平台冷钱包签名,保障平台资金安全。这是完全秉着社区治理的模式发展了。

改次投票的结果将显示:票数最高的6位将成为FCoin/FMex第一届平台冷钱包多签持有人,其他人为本届候补多签持有人。本次公投投票时间:2020年8月2日18:00——8月7日18:00;本次公投投票地址显示为https://fmex.com/vote。

FMex的介绍是交易者自己的合约交易所,数字资产的衍生品交易平台。根据FMex官网显示,FMex不是私人公司,没有传统意义上的股东。FMEX通证是FMex平台的唯一权益代表(基于FT公链发行)。同时,FMEX持有者还拥有真正的社区治理权利。

FMex 的亮点在于最新推出的解决方案:100%兑付能力,也就是说通过零知识证明的方式证明平台具有100%兑付能力。每日每人均可验证公开数据库,可与公开钱包做对比。每一位用户的资产绝对安全。本报记者登陆FMex发现,FMex平台准备金264.6418 BTC(折合),准备金率为133%。

某新锐交易所投资人表示:“这摆明了是为了告诉用户,我们绝对公开透明,我们绝对安全,不会再出现像FCoin一样的事件了。”

据悉,FMEX发行总量10亿,35%归FT社区所有并锁仓3年,35%归FMex社区所有,30%开放申购,是与FCoin一样的可持续挖矿机制。FMex还在号召“全民皆为市商”以及征集第三方量化策略供应商等运营方式。

本报记者发现,FMEX的24小时交易量为2098.7982 BTC(约合2300万美元),相较于主流交易所来说,这个交易量相对较小。但对于一个正在官司缠身,有“重大前科”的公司来说,旗下交易所有这个交易量也颇令人诧异了。

社区中有言论认为FMex重启是为了还债,也有人认为FMex只是为了再割一次韭菜。对此,外界无从得知。而从FMex重启的勇气以及发布的公告“由临委会牵头,现有用户的资产转债或转股方案尽快完成制定,并向社区公示”来看,这次重启或许有望给众多债权人一个答复。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