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每月一次的特殊会面:脑瘫孤儿与女舞蹈老师的人生交集

作者:肖超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6-18 23:17:11

摘要:颜嘉坤称,她曾经走访过多家孤儿院,但有的孤儿院如今有些过于势利和商业化。

每月一次的特殊会面:脑瘫孤儿与女舞蹈老师的人生交集

图为“童话爱心”做公益(由受访者提供)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肖超 陈锋 北京报道

想得到爱,就要先学会付出爱。

怀揣着这样的想法,颜嘉坤带领她的公益团体“童话爱心”已经坚持每月前往北京恒爱之家儿童康复中心献爱心一年多了。

虽然被疫情阻碍了脚步,但颜嘉坤仍然挂念着被送进恒爱之家的患有先天性脑瘫的孤儿们。“每次去小朋友们都跟我很亲,’阿姨你来啦’,’姐姐你来啦’,就这样跟我打招呼,特别讨人喜欢。”颜嘉坤向《华夏时报》记者说道。

从最开始的一个人捐款,到发展起身边的同学朋友一起组成“童话爱心”身体力行的做公益,团体的微信群里目前已经有了超过130人。

“想带领大家一起种下爱的种子”,颜嘉坤这样描述她的初心。

“有的孤儿院过于势利”

每个月的第二个周六,颜嘉坤都会在下午3点准时出现在恒爱之家。每次和她同去的还有其他5个报名的“童话爱心”志愿者,以及要带给孩子们的食品和生活用品。

住在恒爱之家的孩子们都是患有先天性脑瘫的孤儿,年纪很小,最大的不过也四五岁。

脑瘫的主要成因是发育中的胎儿或婴幼儿脑部遭受非进行性损伤,并由此导致中枢性运动、姿势发育障碍和活动受限。此外,脑瘫儿童常伴有感觉、知觉、认知、交流以及行为障碍,也可能存在癫痫及继发性肌肉骨骼等相关问题。

一项于2017年至2018年在黑龙江进行的研究认为,脑瘫儿童的康复护理时间长、需求量大,综合性医院有限的医疗康复服务资源无法完全满足;而基于脑瘫儿童救助项目社区与家庭康复护理模式,对脑瘫儿童在运动功能方面及日常生活的活动和认知能力方面,康复程度均有较为明显提高。

恒爱之家即是这样一个家庭式脑瘫儿童康复中心。本职工作即是舞蹈老师的颜嘉坤,在这里陪孩子们做手工、画画、唱歌和跳舞。虽然曾经也试过教小朋友认字,但最终还是因为各种因素而放弃。

“小朋友们其实都是很聪明的,他能感觉到你是真的喜欢他、还是因为身体可能的畸形而害怕他。你把他们当成很健康、很正常的孩子去交流,他们是能感受到你的爱的。”颜嘉坤说。

至于选择恒爱之家的原因,颜嘉坤称,这是她多方面考察的结果。她曾经走访过多家孤儿院,但有的孤儿院如今有些过于势利和商业化,对于志愿者的爱心用捐款捐物的数量来衡量,让她不免对此敬而远之。

“不提倡捐款、捐物”

恒爱之家接纳“童话爱心”,其实也是一种选择的结果。

恒爱之家的负责人焦立曼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联系过她的爱心团体和爱心人士很多,但是由于恒爱之家的孩子们都是患病的小朋友,她们倾向于避免打扰孩子,于是会加以选择地限制来访人员数量。

这种方式在福利机构并不鲜见。“手拉手义工团”是一个成立已经超过14年的非盈利性公益团体,其负责人之一冰寒也向记者确认了这种现象。

“现在有些所谓的献爱心,就是为了搞个活动走个形式,没有针对人家的需求,福利机构就讨厌这样的,”冰寒称,“有的敬老院一天去好几拨人说要给老人洗脚,前一拨刚洗完穿上袜子,又去一拨又洗,老人受不了。”

因此,为了真正急福利机构之所急,冰寒他们会提前与机构进行接洽和沟通,与之建立长期而又固定的联系。对于第一次参加义工活动的义工,除了线上发布与注意事项相关的手册和资料外,在线下活动开始前,也会专门留半个小时的培训时间。

此外,与“童话爱心”一样,“手拉手义工团”也不提倡向福利机构捐款、捐物,而是希望义工们力所能及的提供一些精神陪伴。涉及到捐款和资金问题,像“童话爱心”和“手拉手义工团”这样的自发性民间爱心团体都认为,只能交给专业团队去打理,且务必得保证公开公正。

“你得让老人们欢迎你,也得给手底下的义工有个交待。”冰寒说。


责任编辑:麻晓超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