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评论正文

马晓霖 | 美油“至暗时刻”并未敲响石油时代丧钟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4-23 11:15:40

摘要:新冠疫情也许会引发局部全球产业分布格局调整,但是,中国作为制造业大国、能源消费大国的地位无法根本撼动。换言之,中国经济的持续强劲发展将使石油时代延续青春。

马晓霖 | 美油“至暗时刻”并未敲响石油时代丧钟

马晓霖

4月20日,美国西德克萨斯轻质油(WTI)5月期货主力合约价格“直坠地狱”,历史性地暴跌至-37.63美元/桶,呈现出交易商倒贴出手的态势。21日,WTI急速回拉39美元而重返正值区间,也不过每桶1.76美元。美油期货价跌成负数堪称历史第一次,不仅引发石油行业股价和亚洲货币价格下跌,而且让部分媒体惊呼石油时代即将结束。其实,另一支地标性原油伦敦布伦特原油价格虽然不高但也相对稳定,美油的“至暗时刻”并未敲响石油时代丧钟,22日美油的6月合约价已回升至13.89美元,升幅达20%。可见,人类能源暂时无法摆脱对原油及其衍生品的依赖。

20日,纽约股市5月期货油价早盘低开低走而势头不利,盘尾加速坠落,一度跌至-40美元而收盘于-37.63美元,下跌55.90美元,跌幅达305.97%。综合业界专家分析,导致这一惨景的因素主要有三,世界特别是美国原油市场严重过剩、合约即将到期前强制平仓以及美国原油交割地储备能力不足。因此,当期期货持有人为了止损而不得不以每桶倒贴数十美元的价格,抛出砸在手里的期货。

20日当天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每桶收于25.57美元,这在能源市场一片惨淡的当下,还算是低价位区间的不错表现,体现了“欧佩克+”全球规模减产稳价协议的激励,也反映出布伦特原油可以装船装运调配储能的灵活优势。相比之下,美油只能在俄克拉荷马州的库欣就地交割实货,而当地库容基本见底,没有任何大宗产品买家愿意额外承担成本。当然,两种地标原油期货对比的天壤之别,还折射了美国经济尤其令人悲观的前景。

油价跌负不仅让部分期货投资人损失惨重,还引发对石油领域整体安全的担忧。21日,原油生产和出口三巨头的沙特、美国、俄罗斯领导人或高官出面表态,不约而同地推动进一步减产,稳定市场恐慌情绪。沙特国王萨勒曼亲自主持内阁会议表示将携手俄罗斯坚决执行未来两年减产协议;美国总统特朗普再次强调将要求国会同意购入7500万桶原油充实战略储备;俄罗斯能源部长和总统发言人相继发声,指责夸大原油市场不利形势以及导致原油期货价格暴跌的投机行为。欧佩克各成员国能源部长也举行紧急电话会议商讨对策,呼吁提前实施将于5月开始的“欧佩克+”限产协议。

4月10日,沙特与俄罗斯分别代表欧佩克内外主要产油国达成为期两年的一揽子减产协议,商定今年5至6月间压缩日产能1000万桶,8至11月每日压缩800万桶,2021年1月至2022年间每日压缩600万桶。虽然美国、加拿大、墨西哥、巴西和挪威等产油大国随后都表示跟进减产以稳定市场,但是,疫情大规模泛滥导致全球交通运输业、航空业和制造业几乎完全中断,使原油及其衍生品出现罕见剩余,而对世界经济全面萎缩且短期难以康复的预期,加剧了原油产能和储备过剩的焦虑,一并促成油价持续走低,并引爆5月期WTI的“倒贴转让”。

德国《商报》3月底援引国际能源署署长法提赫•比罗尔的话称,世界有30亿人因禁足令不能出门,导致石油需求每天减少2000万桶。按照比罗尔的分析,“欧佩克+”日减1000万桶的努力无助于缓解全球市场供大于求的局面。有分析人士判断,原油市场只有每日减少2500万桶才可能避免油价惨跌。彭博社甚至认为本季度原油需求下降到每日3000万桶。

过去两年,受产油大国开足马力生产而低价争夺市场份额冲击,原油提价空间被严重压缩。今年3月,沙特产量一度达到满负荷的每日1230万桶;俄罗斯产能2019年全年维持在日均1125万桶的30年以来最高区位;美国2019年日原油产量1268万桶,并曾计划在2020年超过1300万桶……

主要产油国开闸灌水式的高产与倾销加剧市场过剩,而主要消费端的吸储能力也基本见底:2019年中国因国内产能不足和炼厂扩建而挖掘了商业库存,每日进口原油超过1000万桶而成为第一原油进口国。尽管中国石油战略储备仍有较大补进空间,但是,新冠疫情引发的整体经济形势突然恶化以及外贸收入锐减,必然导致原油进口预期下降。美国、欧盟和日本等能源消费大国也随着经济陷入萧条而导致原油需求动力不足。

尽管油价跌负震惊世界,低油价也有可能成为新常态,但是,这并不足以敲响石油时代的丧钟。首先,持续低油价必然进一步灭杀新能源和再生能源,使原油及其衍生品成为低成本的无可替代的主流能源;其次,新冠疫情造成的全球性生产与生活停摆不会持久,一旦疫情结束世界经济与公众生活恢复常态,冗余的原油供应将被报复性生产和消费逐步吸纳和消耗,并推动价格逐步上涨。当原油价格回升过高时又会刺激新能源和再生能源的投资冲动,进而使世界重返两种能源力量的博弈格局。

中国依然处于石油消费的黄金阶段,对原油进口的依存度逐年递增并在去年达到72%,而且原油战略储备与美国等发达经济体相比仍有较大缺口,依然会保持较大的进口量。新冠疫情也许会引发局部全球产业分布格局调整,但是,中国作为制造业大国、能源消费大国的地位无法根本撼动。换言之,中国经济的持续强劲发展将使石油时代延续青春。

[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学者、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西溪学者(杰出人才)”]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程凯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