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产业正文

一罐红牛“官司缠身”:北京高院裁定驳回泰方上诉,泰国天丝清算中国红牛暂时落空

作者:金晓岩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1-07 18:58:30

摘要:一直悬而未决的中国红牛清算争端又有了一定进展。中国红牛2020年1月5日晚发布公告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9)京清终4号《民事裁定书》驳回泰方(泰国红牛和英特生物)申请对中国红牛清算一案的诉请,维持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9)京01清申3号不予受理的民事裁定。

一罐红牛“官司缠身”:北京高院裁定驳回泰方上诉,泰国天丝清算中国红牛暂时落空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金晓岩 北京报道

一直悬而未决的中国红牛清算争端又有了一定进展。中国红牛2020年1月5日晚发布公告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9)京清终4号《民事裁定书》驳回泰方(泰国红牛和英特生物)申请对中国红牛清算一案的诉请,维持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9)京01清申3号不予受理的民事裁定。本裁定为终审裁定,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这一裁定结果意味着泰国天丝强制清算中国红牛无果,中国红牛正常生产经营秩序和体系得以持续经营。

不过,事情并没有想象的简单。1月7日,《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泰国天丝了解到,其表示,目前只是暂时性地驳回了泰国红牛和英特生物的清算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的申请。英特生物的股东资格确认案已于2019年5月29日由第二国际商事法庭(CICC)公开开庭审理,该案不日即将做出判决。“还将继续提起清算申请。”天丝表示。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红牛商标权益争夺和纠纷自2014 年开始,中泰双方摩擦不断,2016年双方矛盾升级并诉至公堂,双方围绕合资期限、商标、股权、破产清算等互相诉讼达20多起。随着中国红牛工商营业执照登记经营期限到期,双方全面爆发激烈的舆论战。中国红牛向有关部门提起营业执照变更申请,并称有法律依据的双方合作期限是“五十年”,泰国天丝则力图短时间内将中国红牛强制清算,并另寻合作伙伴。

为此,2018年10月15日双方正式对簿公堂,泰国红牛和英特生物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强制清算中国红牛的法律程序。但作为启动清算主体之一的泰国红牛表达的仍然是许氏家族单方面的意愿,因为针对泰国红牛实控人及股权,中国红牛实际经营人华彬集团及董事长严彬与许氏家族长时间已有分歧。

华彬相关负责人曾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华彬集团以自有资金和人力运营红牛品牌的成本和风险补偿,泰国天丝承诺赋予红牛公司在中国至少50年独家经营红牛饮料的权利。而泰国华彬(华彬集团在泰国设立的公司)也在通过诉讼来主张自己才是中国红牛实际股东和出资人,泰国红牛仅为名义股东。关于股东身份的审理截至目前还未有结果。

最终,2019 年 5 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裁定,不予受理该申请,随后泰方提起了上诉,直到最近北京高院将其诉请驳回。

对此,业内有观点认为,申请人在提起清算请求时,其主体资格从司法层面看,存在争议,没有法院生效判决进行确认,申请人的股东地位就未能被确认,因此申请人提出的强制清算申请不会获得法院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该清算案件暂时告一断落,但是双方的拉锯战还处在旷日持久的阶段。

在官司激烈焦灼之间,两大“红牛”的战火早已蔓延到了市场层面。其中,2019年4月底5月初,天丝推出了新版本的红牛安奈吉,并在部分省份铺货,并且,又在2019年底,推出了原装版本的进口红牛,希望瓜分中国红牛的市场。并且,此前泰国天丝方面立场明确称,“只要严彬及其附属公司一天不停止非法生产红牛产品的商标侵权行为,天丝医药在任何情况下均不会同意或打算与严彬及其附属公司进行任何形式的和解或调解。”

据尼尔森零售的监测数据显示,红牛饮料在中国功能饮料的市场占比已经从2016年的63%下降至2018年的58%,在商标争夺期间,2016年和2017年红牛中国的销售额分别为210亿元和196亿元,同比分别下降了7%和19%。与红牛在功能饮料市场份额不断减少的情况相反,相关数据显示,我国功能饮料零售额则是逐年增加的。

此前,泰国天丝多次对媒体称,曾花费数年时间和严彬先生进行谈判,但仍未能就长期存在的问题达成共识。同时,对于泰国天丝的目的和行为,严彬曾在2018年公开场合形容其本质是到中国投机,“摘桃子”抢夺利益。

未来对两大中国“红牛”而言,不仅仅是官司之争,面临的是更多功能饮料的劲敌。近年来,国内的众多品牌也是使出浑身解数来抢占市场份额,都希望能成为继红牛之后的又一大功能饮料品牌。其中以东鹏特饮、乐虎为代表的功能饮料品牌对红牛的老大地位进行了挑战,掀起了新一轮的行业“洗牌”大战。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