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中方信富朱新宝:5G企业的业绩会从明年中报开始上扬

作者:梁银妍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2-24 11:52:01

摘要:中方信富首席投资顾问、资深行业研究员朱新宝参与了“对话公募基金:遇见2020,寻找投资确定性”圆桌论坛,介绍了5G行业的发展。

中方信富朱新宝:5G企业的业绩会从明年中报开始上扬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梁银妍 陈锋 北京报道

12月20日,由华夏时报社主办的华夏机构投资者年会暨第十三届金蝉奖颁奖盛典在北京举办,本次年会的主题是“金融业2020:开放与融合”。来自经济金融业内知名大咖、行业优秀企业代表齐聚一堂,围绕当前经济金融行业领域的热点话题展开探讨。

中方信富首席投资顾问、资深行业研究员朱新宝参与了“对话公募基金:遇见2020,寻找投资确定性”圆桌论坛,介绍了5G行业的发展。

朱新宝表示,目前来看,整个5G投放在今年年底和明年上半年进入一个加速期。这个加速期对于整个5G行业未来的业绩和企业的成长性会起到推波助澜作用,真正的5G企业业绩会在明年中报开始逐渐上扬,也就是说5G的投资高峰期会在2020年到2021年,有的到2022年这个高峰期开始逐渐走平,或者走下坡路。

他提道,未来5G全面铺设结束之后,用户才能真正体验到科技发展所带来的便利。这个便利就是后5G时代,现在大家用的4G手机是可以满足现在的上网需求的,但极有可能会在2021年或者2022年的时候将进行一个全面的独立组网,到那个时候可能目前大家所用的手机就很难享受到5G提速所带来的便利条件,到那个时候就带来了一次消费升级的全面展开。

“一旦5G建成之后,用更长远的眼光来看,对于5G的投资,可以做一至三年的规划,千万不要到两三年之后,大家都认为最好的时候,往往这个产业已经进入成熟期。也就是说,到那个时候,它的估值虽然很低,但股价已经成长到了一个巅峰状态,实际不具备更好的投资价值。”他这样认为。

以下为发言实录:

朱新宝:首先来看5G,从国家产业政策和全球发展角度来看,中国5G发展目前走在前列,5G 投资力度比较大。最新数据是在2020年整个5G产业投资将达到9000亿,到2025年国家的基站要建成600万个,基础投资会有1.2万-1.5万亿。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到,目前整个5G的投放,在今年年底和明年上半年应该会进入一个加速期,这个加速期对于整个大5G行业未来的业绩和企业成长性会起到推波助澜作用,所以真正的5G企业的业绩会在明年中报开始逐渐上扬,也就是说5G的投资高峰期会在2020-2021年,到2022年的时候这个高峰期开始逐渐走平,或者走下坡路。

未来5G全面铺设结束之后,才是对于投资者也好,包括百姓也好,真正体验到科技发展所带来的便利。这个便利就是后5G时代。现在大家用的4G手机是可以满足现在上网需求,但到了独立组网的时候,工信部,包括一些大的通讯公司讲的也非常清楚,极有可能会在2021年或者2022年将进行一个全面独立组网,到那时候可能目前大家所用的手机就很难享受到5G提速所带来的便利条件,就会带来一次消费升级的全面展开。

比如现在按国内的手机来看,起码可以这么讲,能达到人手一部或者更多,5G升级换代可能延续未来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它后面所带来的产业发展,智能化将随着5G全面展开和铺设完毕之后,带来的像AI也好,像一些智能的家电,都会进入到一个产业升级。这个产业升级从大的局面上来看,也就不只是手机的问题,比如洗衣机,电冰箱,电视机。由于我们现在用的基本上不是智能的,也就是说它需要一个智能接口才能享受到5G所带来的一个速度提升和一些便利条件。比如现在市场中热炒的无线耳机、智能耳机、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其实都是建立在未来5G全面组网成功之后,所带来的一个切身体验感。

一旦到了大的产业升级全面展开的时候,必将在消费类电子当中带来一个浪潮,这个浪潮有多久呢?

我个人观点是有三到五年的一个周期。九十年代初的时候,一直到了2000年,中国进行了一次黑白电视到彩色电视的全面升级,当时出现了一些龙头企业,比如说像四川长虹、康佳、海尔,创维,当时长虹的业绩只有几毛钱,最后强大到每股三块多钱,股价也随着三年的成长涨了二十倍。整个消费类电子全面产业升级会给各行各业带来非常多的投资机会,所以对于未来市场,2020年虽然还没有达到全面进行产业升级,但随着5G步伐加快,以及一些5G上市公司经过半年左右的调整后,投资不断加大,业绩进入加速阶段,比如射频、天线、基站等一些急需的生产企业,业绩会在明年得到有效释放。

一旦5G建成之后,用更长远的眼光来看,对于5G设备以及未来消费全面升级,可以做一个一年至三年的投资规划。这样在未来时候,我们会发现现在买的一些优质企业真的很便宜。千万不要到两三年之后,大家都认为最好的时候,其实这个产业往往已经进入成熟期。也就是说,在那个时候,它的估值虽然很低,但是股价已经成长到了一个巅峰状态,实际不具备更好的投资价值。

编辑:高艳云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92990 [article_id] => 92992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高艳云","update_time":1577157995},{"editor_nickname":"高艳云","update_time":1577158343},{"editor_nickname":"高艳云","update_time":1577159521}]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577157995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92990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