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评论正文

商灏专栏 | 布隆伯格的自信如何战胜特朗普的政治算计?

作者:商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1-26 16:50:32

摘要:11月24日,布隆伯格正式宣布参加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目标是击败特朗普,重建美国。布隆伯格的财力和媒体影响力直接碾压特朗普。但选举从来不是一帆风顺,谁能赢得选举只有天晓得。

商灏专栏 | 布隆伯格的自信如何战胜特朗普的政治算计?

11月24日,布隆伯格正式宣布参加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 图片来源:新华社

商灏

11月24日,布隆伯格正式宣布参加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目标是击败特朗普,重建美国。

作为民主党籍重磅人物、前纽约市长、全球最大财经资讯公司彭博社的老板,布隆伯格的财力和媒体影响力直接碾压特朗普。

深信精英主义的布隆伯格,也深信美国社会对奉行民粹主义路线的特朗普积怨已深。美国舆论认为布隆伯格有相当实力扭转目前民主党的参选格局,他的巨大资源和温和派形象可能会让他在初选中脱颖而出。但这并不意味着其参选之路一帆风顺。

因为,特朗普的政治算计决不可小觑。

特朗普知道布隆伯格的确是比自己有钱。本月初他就声称,他很懂布隆伯格,如果布隆伯格参选将失败,还会花掉大量资金。

英美媒体报道说,布隆伯格将投入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5亿)竞选总统之位。他的雄厚财力可以使他在15个州同时展开竞选活动。他已计划花费3400万美元在美国46个州投放反对特朗普的政治广告。这项计划预计在当地时间下周一开始进行,一直持续到12月3日。这可能是美国政治史上最大支出的单周广告运动,超过了前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12年竞选连任时的3000万美元。布隆伯格的团队甚至表示,只要能打败特朗普,花多少钱都行。

因此,从舍得花钱这一点上看,特朗普还真是挺了解布隆伯格。

特朗普与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今年筹得竞选资金共3.08亿美元,目前尚有1.56亿美元的现金储备。布隆伯格的出现显然将抵消共和党在竞选资金上的优势。

历史上,参选人可调动的竞选资金实力,往往直接影响其参选的宣传结果。美国竞选政治,也经常被认为是金钱政治。但财力雄厚的参选人,未必一定能笑到最后,这也是历史事实。特朗普对此看得很清楚。

精于算计的特朗普总统,相信自己底气充足。他也因此相信,财大气粗的布隆伯格,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

特朗普可能是美国历史上最会政治算计的总统。

其经商办企业数十年,早已练就了超强的算计本领,并以之为制胜法宝。

2016年竞选中,美国绝大多数中低收入民众对改革既有的社会利益结构和现实的热切希望,以及当时的美国社会思潮,都被特朗普准确把握,而且特朗普将问题的根源与外部因素特别是与对华贸易逆差全面挂钩,并以此为其制定经济政策的核心,即通过发起关税冲突和贸易冲突让全球正在向好的经济发生混乱,进而从中谋取利益。作为曾经在世界各地经商的美国企业家,特朗普对于经济全球化,贸易一体化是利益所在的关系问题当然心知肚明,他肯定也知道任何两国发生贸易冲突肯定是两败俱伤的事情。但他还是要屡屡制造与他国的贸易冲突,这就是特朗普的一种政治算计,目的就是要以此显示其政绩和执政能力,让美国选民相信他可以继续担任总统。

由此来看,一向号称偏重价值观的民主党候选人布隆伯格,他会是特朗普的对手吗?

观察特朗普总统执政以来的一些举动,可以发现,他的政治算计在多个方面展开。

首先,特朗普上任之后,高调宣扬“让美国再伟大”、“美国第一”,声称以往与美国签署的所有的贸易协议都对美国不公平,都对美国不利,不仅抢夺了美国工人饭碗,也让外国窃取美国的知识产权创造了机会,导致美国企业竞争力下降等。之后我们看到,他要求各国重新来谈判贸易协议,否则就向进入美国的产品加征关税。接着,他与各国打起了关税战。与欧盟、日本、加拿大、印度和拉丁美洲的关税之战,他都有收获。对华贸易谈判他再三推翻原先承诺,导致贸易摩擦不断升级。

通过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不断的贸易贸易冲突,既显示了特朗普总统的权威,也让全球新闻媒体每天关注特朗普,每天都有他的新闻。每天都要坐在电视机前的特朗普总统,也会洋洋自得地看到美国民众认为他在为他们争取利益。

其次,通过与各国的贸易冲突造成全球经济衰退,造成国际金融市场混乱,试图控制美联储的政策取向。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今年突然由正常化完全转向再度宽松,究竟是由于宏观形势需要还是政治压力所致,外界难以确认,但美联储在议息声明中强调,由于中美贸易冲突的升级,美国经济不确定性增加,如果这种不确定导致经济转坏,这将成为美联储减息的重要理由。显然,特朗普的逻辑是,如果迫使美联储减息不仅能够刺激美国经济增长,也可让美国股票再次膨胀及价格上涨,这都将成为他的执政业绩,美国民众怎会因此不投票再次选他当总统?

特朗普入主白宫两年半以来,毫无顾忌地采取各种方式,谋取个人政治利益,可谓机关算尽。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布隆伯格出场了,带着他的雄厚财力,甚至带着他的“重建美国”,征战特朗普。欲以温和中间派形象吸引选民的布隆伯格说,民主党对于特朗普的鲁莽和不道德行为,已经无法再多忍四年。他还公开表示,如果特朗普成功连任,其所造成的伤害,或许无法弥补。

在民主党初选开始前十周,布隆伯格加入选战的举动,反映出民主党内部对现有参选人缺乏足够实力撼动现任总统特朗普的焦虑。

布隆伯格在资金实力、从政经验等方面具备优势,但在美国选民基本盘出现左倾和右倾趋势的背景下,他们会在多大程度上接受布隆贝格这样的“中间色”竞选人?

《福布斯》去年将布隆伯格评为全球第11大富豪,净资产约为500亿美元。特朗普则以约30亿美元的净资产排名第259位。

美联社报道说,布隆伯格巨大的资源和温和派形象可能让他在初选中脱颖而出。因为民主党初选的最重要目的,就是找到最有资格和实力让特朗普无法连任的人。

毫无疑问,布隆伯格的身份,使他能充分调动媒体资源,竞选资金不成问题。而三度出任美国最大城市纽约市市长的政绩,也受到民众肯定。他的中间立场,受到那些支持民主党的所谓专业精英人士的欢迎。

但布隆伯格的种种劣势,也不可低估,胜算有多大?美国大选“老黑马”布隆伯格,将如何为击败特朗普“全力以赴”?

首先,亿万富翁布隆伯格“挺身而出”参选总统却并没有换来民主党同仁的肯定。民主党内有声音称,美国民众已经厌倦了亿万富翁的威力,他们不会积极响应试图买下选举的人。就外界对他“拿钱买选票”的质疑,布隆伯格的回应是,他在商业方面取得成功之后,就一直致力于推广治理枪支暴力、宣传气候变化影响等方面的工作。

也有美国舆论认为,作为与华尔街关系密切的温和派代表,布隆伯格很难在激进的选民群体中获得支持。

民众的利益是多元的,也是多变的。在大众媒体已变成政治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的时代,只有深入到选民中去,才能得到支持。在这一点上,有理性以及长远忧虑的布隆伯格,可能需要向特朗普学习“实时”反映美国选民的想法。

但众所周知,在花钱如流水的美国总统选举中,有更多的经费就意味着可做更多的广告,展开更多的竞选活动,拥有更多的曝光率,而这些往往意味着更高的胜算。当年竞选纽约市长,数倍于竞争对手的竞选经费是其屡次胜出的重要原因。也许是基于历史经验,他才让竞选团队放言:“只要能打败特朗普,花多少钱都行!”

布隆伯格的实力,也使他有可能扭转目前民主党的参选格局。作为与华尔街有着密切联系的中间派,他的强大资源和温和派形象可能会让他在初选中脱颖而出,并在明年11月挑战特朗普。

在特朗普方面,最近我们看到,由众议院民主党人主导、针对总统特朗普的弹劾调查已满一个月。民主党人认为有确凿证据证明特朗普滥用权力置个人政治未来于美国国家安全利益之上,共和党则反击说特朗普辩遭遇“有组织抹黑”。双方围绕弹劾调查的角力日趋激烈,但最近民主党人似乎放慢了调查节奏,据认为是为了争取更多民意支持。

美国舆论认为特朗普已进入政治生涯中最危险的时刻,而美国也将面临其治理模式在极化政治下如何有效运转的最严峻考验。最精彩的美国政治剧即将上演。对特朗普来说,“弹劾”一词将伴随其连任竞选活动始终。弹劾阴云也使陷入政治危险处境的特朗普很难进行更深入的讨价还价,和伊朗、朝鲜、阿富汗,以及欧洲,乃至中国,讨价还价都会更难。

已有美国学者认为,与特朗普谈全球化是对牛弹琴,没有任何意义。希望下一届美国选上来一个比较理智的总统。中美关系的复杂程度需要领导人有素质、资质和认知水平,现任特朗普政府无法智慧地面对和解决问题。无论是对特朗普的对华政策还是其他政策政令,美国社会近来出现了全方位的反弹。

在这种舆论背景下,布隆伯格毅然加入选战,似乎预示着某种趋势。

布隆伯格曾经说,真正的投资者、真正的商人一般意在长远,处事长远。中国经济仍在增长,中国经济取得的进步以及持续增长的时间跨度,让人惊叹。他认为,中国经济的短期起伏难掩巨大潜力。

今年5月,他曾批评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政策,呼吁美国国会采取行动限制总统制定贸易政策的权力。他强调,特朗普不理解贸易是互利的事情,加上他蔑视国际规则,这已威胁到美国设计和建造的全球经济秩序。目前全球贸易和生产前景不确定,特朗普政策不仅带来投资减少的风险,而且可能造成信心的突然崩塌,使金融市场陷入动荡并引发经济衰退。

他还认为,虽然中美之间存在竞争关系,然而地缘政治和全球经济并不是零和游戏。中国未来经济的高速增长必将让美国受益匪浅。因此两国应该为了共同利益,携起手来解决共同面临的挑战。

他指出:在过去20多年中,中国经济实现了飞跃式的发展。然而对此许多人心存误解。他说:“目前美国经济出现不安全因素,有些政客为了迎合选民便把中国当做替罪羊;批评中国是一切问题的罪魁祸首,是威胁美国经济繁荣的因素。但是根据我本人35年的经商和6年的从政经历,我坚信中国绝对不是美国的威胁,而是机遇,难以置信的机遇。”

中国人如果仅从他所说的这些话来判断,可能比较乐见布隆伯格最终获胜。

当然,竞选之路肯定不会一帆风顺,对于一些批评和质疑,他也相当小心翼翼。

他说,知道如何击败特朗普。但能否取得成功,现在看来,只有天晓得。

(作者为本报首席评论员)

见习编辑:李茜楠 主编:程凯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和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