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评论正文

博彩合法,安倍以赌对赌赢面几何?

作者:霄虞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6-12-23 23:08:22

摘要:当凭借货币、财政和增长战略“三支箭”所打造的安倍经济学运行即将满4年之际,面对着日本依旧疲惫的经济增长和不断恶化的资产负债表,安倍政府不得不抛出了最后一个“砝码”——赌博合法化,以期在这场与市场的博弈中能够赢得些许翻身的机会。

博彩合法,安倍以赌对赌赢面几何?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霄虞 北京报道

当凭借货币、财政和增长战略“三支箭”所打造的安倍经济学运行即将满4年之际,面对着日本依旧疲惫的经济增长和不断恶化的资产负债表,安倍政府不得不抛出了最后一个“砝码”——赌博合法化,以期在这场与市场的博弈中能够赢得些许翻身的机会。

然而仅仅凭借以赌对赌似乎并不足以能够帮助安倍经济学从目前的窘境中解脱出来。

17年口水战

12月15日,日本众院通过了一项法案,取消了对21点和轮盘等赌博游戏的禁令,为在酒店、购物中心甚至会议空间运营赌博项目铺平了道路。从1999年以来,日本政府就一直在谈论赌博合法化。17年来,在野党和执政党、日本民间和国外博彩运营商之间一直围绕着这一问题展开了多番讨论和游说。

多年来,美高梅国际酒店集团、拉斯维加斯金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永利度假等全球博彩公司一直在努力劝服东京认识到赌博合法化可帮助其提振经济增长。

2014年,安倍政府首次表态认可赌博合法化时,拉斯维加斯金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亿万富翁谢尔登·G埃德森就表示,他的公司愿意在该国投资高达100亿美元,开发一个赌场度假村。

“在投资界,日本被视为澳门之外亚洲博彩业发展皇冠上的明珠。”联合博彩集团分析师格兰特·戈弗森说。

日本本身的国民经济收入水平,以及其全球最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身份,都为其开创赌场提供了独一无二的天然优势。旅游业正在成为该国一股强大的新兴力量,今年日本接待了2000多万外国游客,这个数字是10年前的3倍。

据中信里昂证券有限公司分析,日本赌场按年营利估算可达400亿美元,即使按照大和总研的保守估算,只要开设3家赌场,每年就能产生将近100亿美元的净利润,相当于日本国内生产总值的0.2%。

然而,尽管存在着潜在的巨大经济利益,由于日本民众的佛教信仰,以及担心博彩业会对日本治安等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的顾虑,一直以来赌博合法在日本都是一个禁忌话题。虽然博彩业在日本早已凭借某些形式合法,例如在赛马、赛艇等活动中通过下注参与比赛等,但是无论是日本的政治人士,还是民众,都不愿意将其真正暴露在“台面”之上。

从2014年,安倍晋三所在自明党加强了对国会的控制以来,为了配合“安培经济学”,赌博合法化也逐渐出现在了议会讨论中,在经过3年3次议会讨论之后,最终在12月15日凌晨众院表决中通过了该议案,终结了这场长达17年之久的口水战。

远水难解近渴

虽然为了提振经济,安倍政府不惜开放了已经“紧闭”17年的赌博业大门,但是这一举措对于目前正处于“喘息”状态中的日本经济而言实属远水难解近渴。

按照该议案,安倍政府将得到1年的准备期,以便用来制定有关牌照、运营、监管、税率,以及如何应对赌博成瘾及有组织犯罪之类的细节问题。

虽然该议案的支持者表示,首家赌场将有可能在2020年初开业,但是业内人士则认为所需时间还要更久一些。博彩业的高层表示如果要运营一个具备一定规模的赌场,最快也要到2022-2023年。目前赌场度假村的设立地点尚未决定,但外界预测东京、邻近的横滨以及大阪都是可能的落脚点。

开放博彩业的“红利”尚需5年才会看到,但是安倍经济学的“棋局”却正在逐步接近收尾。

就在日本众院通过赌博业合法化议案前一天,美联储刚刚上调了利率。随着全球债券收益率在美国国债带动下上升,日本与其它市场国债收益率日益扩大。为了追求更高的回报,资金正在加速流出日本。

自美国大选选举以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已经从1.862%上升至2.426%,增加了近75%,远超同期日本基准国债收益率从-0.064%至0.056%的涨幅。一些经济学家甚至认为,2017年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可能会攀升至3%,甚至更高,如果预期一旦实现,日本央行很有可能会被迫上调其收益率目标,即使是在该行仍未实现其2%通胀目标下。

在内外夹击的双重压力之下,日本央行将不得不结束其超级量化宽松政策。

12月19日,日本经济研究中心公布的一项最新调查结果显示,在接受调查的39位经济学家中,有19位49%的经济学家预期日本央行将于明年加码宽松政策,相较于11月的72%以及10月的83%已经出现了大幅下滑。与此同时,支持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的经济学家从11月份的3位增加至7位。

一旦作为安倍经济学重要“支柱”的量化宽松政策结束,那么日本经济增长前景将更加扑朔迷离。从安倍经济学诞生以来,日本经济增长一直呈现着疲态,2014年更是再度出现了0.1%的负增长。

12月初刚刚公布的2016年日本第三季度经济最终增速也远远低于此前的初期数据。受到海外不确定性和国内缓慢的薪资增长等因素影响,日本第三季度GDP折合成年率环比增长了1.3%,较此前公布的数据初值2.2%调低了0.9%。其中支持日本经济增长的依旧是出口贸易,而出口贸易中的重头戏又是来自于对中国的出口,首先是手机零部件,而国内需求的疲软,导致了日本进口的放缓。

据测算,如果按照安倍经济学原先设想的到2020年GDP实现600万亿日元,则需要保持每年3%以上的增长率。即使日本的博彩业最终表现出 “骄人战绩”,也远远无法实现这一增长率。

以赌博合法对赌安倍经济学,以一场赌博去押注另一场博弈,这种棋局的结果似乎不会太乐观。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