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评论正文

伊朗狠话:太阳底下无新事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5-09-16 22:08:20

摘要:9月9日,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放话说,伊朗与美国的谈判仅限于核问题,并强烈抨击美国是“大撒旦”,宣称以色列“25年内将寿终正寝”。正当奥巴马在国会为达成的伊核协议努力闯关夺隘时,哈梅内伊这通炮轰引发巨大回响,也让观察家们为伊核协议能否善终捏把汗,甚至为中东是否再次出现军事对峙而担忧。

伊朗狠话:太阳底下无新事

9月9日,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放话说,伊朗与美国的谈判仅限于核问题,并强烈抨击美国是“大撒旦”,宣称以色列“25年内将寿终正寝”。正当奥巴马在国会为达成的伊核协议努力闯关夺隘时,哈梅内伊这通炮轰引发巨大回响,也让观察家们为伊核协议能否善终捏把汗,甚至为中东是否再次出现军事对峙而担忧。其实,哈梅内伊此言与数年前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类似表态几无二致,是伊朗一贯政策的极端表述,真可谓太阳底下无新事。

观察家们注意到,哈梅内伊在推特发表这番惊人之语之时,奥巴马已争取到参议院对伊核协议的放行,可谓小有斩获,但是,对美国的强烈攻击和对以色列的安全威胁,无疑激起美国共和党人和民主党内强硬派的再次质疑,激起以色列的强烈反弹和美国犹太院外集团的不满,使得奥巴马团队压力陡增,将费尽千辛万苦达成的伊核协议置于前途莫测的十字路口。

西方媒体甚至分析称,哈梅内伊有意拉开与总统鲁哈尼的距离,进而使这个达成伊核协议的头号功臣面临政治危机甚至执政障碍。其实,多数媒体也许没有注意到哈梅内伊肯定鲁哈尼团队的言辞。作为伊朗最高领袖和平衡大师,哈梅内伊已充分澄清,伊朗只是为解决核问题才与美国坐在谈判桌前,无意与美国进一步修复和发展关系。

伊朗伊斯兰共和体制是个非常独特的政体,是最高领袖领导下的共和制,一人之下,三权分立,融集权与分权于一体。如果把伊朗政府比喻成一个公司,总统只是CEO,最高领袖才是董事长。而且远不止于此的是,舆论环境相对宽松的伊朗,下到平民,上至总统,谁都可以是媒体盘里的菜,唯独不允许质疑、抨击最高领袖,因为他是伊斯兰共和制的象征,攻击领袖就意味着背叛国家,意味着成为全民公敌。

最高领袖是伊朗内外政策的总设计师,总统只不过是执行者。因此,伊朗的外交也好,核问题谈判也好,最终正音定调的都是哈梅内伊,甚至谁在前台吹拉弹唱,很大程度上都是哈梅内伊在拍板或做幕后推手。“9·11”之后,小布什政府出台“邪恶轴心”政策,公开宣称要颠覆伊朗现有体制,导致持续近10年的伊朗温和派在大选中落马,代表强硬立场的内贾德应运而生,重启伊朗与美国针尖对麦芒的阶段,直到2013年相对温和的鲁哈尼在多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才开辟核危机和平解决的新时代。当然,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不管内贾德还是鲁哈尼,他们只是哈梅内伊幕后扯动的玩偶。

鲁哈尼今天的言论,和内贾德多次释放的炮仗没有什么差异,核心意思有几点:承认犹太人的生存权但拒绝接受以色列作为主权国家存在;呼吁以色列及巴勒斯坦被占领土所有公民举行全民公决,成立新的主权实体取代以色列;预言以色列将很快寿终正寝,并暗示伊朗将为之继续进行“圣战”。而且事实上,以色列三面之敌,大致背后都有伊朗的鼎力支持:黎巴嫩的真主党,是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一手建立、培训、武装和长期资助的民兵武装;叙利亚掌握政权却又不肯妥协的阿萨德家族,更是倚重伊朗的战略支持;巴勒斯坦的哈马斯等激进派别,在相继被埃及、叙利亚和沙特等国抛弃后,伊朗成为唯一抱定的大腿。也正因为如此,以色列对伊朗领导人的狠话非常在意,认为它决非是为了口舌之快的外交宣泄。

哈梅内伊拒绝承认以色列的生存权与其高调打巴勒斯坦牌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彼此并不对立。首先,这是伊斯兰共和政体的先天需要,是霍梅尼主义的要义,即巴勒斯坦土地是伊斯兰世界的组成部分,巴勒斯坦人是世界穆斯林的支脉,支持巴勒斯坦及其人民,是天下穆斯林的天然义务。其实,高调之下,是赤裸裸的利益追求,即伊朗作为世界历史上第一个跨洲帝国波斯的继承者,它期望通过影响力的扩张,成为中东地区新霸主。作为什叶派大本营,又以波斯人为主,伊朗只有抓住巴勒斯坦这张牌,才能取得对阿拉伯和逊尼派穆斯林为主的中东世界的话语权。因此,“亡以”言论一再出台,不难理解。

众所周知,巴勒斯坦问题是世界的痛点,也是人类文明的伤疤,而且是令阿拉伯人蒙羞的耻辱。谁扛起巴勒斯坦事业这杆旗,谁就足以让阿拉伯国家,甚至让穆斯林国家乃至国际社会缺乏底气。至今谁都无力替巴勒斯坦收复失地,让被占领土巴勒斯坦人享受正常人权,也无力让流浪世界已达4代的500万巴勒斯坦难民重返家园。因此,伊朗政治家采取强硬立场,甚至不惜以极端言论刺激以色列,都显得理直气壮,至少依照伊朗的政治逻辑如此。以此为基础的核发展权力,也使伊朗政府振振有词。

伊朗要替巴勒斯坦人讨公道,美国要为以色列撑腰,双方都想在中东一手遮天,也自然不共戴天,并且为此对峙、冷战甚至暗斗36年。此番伊核危机的解套,很大程度是时局大变和力量消长所致。一方面是伊朗因为各种原因,坐失像印度和巴基斯坦那样跨入核俱乐部的历史机遇,长期经济制裁让伊朗经济凋敝之极濒于崩溃,联合国五常国也结成坚定的防核扩散利益联盟;另一方面,美国实力锐减,战略重心急速向亚太东移,2011年“阿拉伯之春”后中东秩序大乱,“基地”未灭而“伊斯兰国”又迅速崛起扩张,这些客观条件促成奥巴马班子对伊朗的战略作用和价值评估趋于相对正面,并公开许诺不再寻求颠覆伊斯兰政权,而且尊重其和平利用核能源的权力,为伊核危机实现历史性成果扫清障碍。

然而,伊朗人以精明著称,自古至今都是谈判高手和砍价行家,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忘记把对手逼进墙角而确保自己利益最大化。在哈梅内伊等看来,伊朗固然希望解除套在脖子上的经贸绞索,但奥巴马更渴望在任内拿到这份外交遗产。于是,伊朗并不急于达成核协议,即便达成,也并不代表伊朗就可以门户洞开,一了百了。奥巴马班子的浪漫想法是,一旦贸易重开,伊朗政权必然枯木逢春,铁幕垂落,最终实现改朝换代。哈梅内伊的最新表态显示,交易归交易,交情归交情,伊朗不会因为在核项目上的让步而改变对美国的战略判断,改变对以色列的既定国策。

如今,美国在中东对伊朗的倚重明显加剧,奥巴马显然比鲁哈尼更渴望核协议瓜熟蒂落,“伊斯兰国”剿而不衰,沙特油价大战与匆忙干涉也门,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高歌猛进,上合组织的开门扩容,乌克兰危机引发的俄美冷战,乃至俄罗斯日渐强烈的军事介入中东,都给德黑兰以莫大的利好。因此,哈梅内伊“不合时宜”、自我倒灶的言论,其实就是要告诉奥巴马:你急我不急,有没有你我都在那里;也许,原本属于你的这份外交遗产,我还可以留着当做未来的白宫新主人的贺礼……如美国总统竞选人特朗普所言:伊朗这是在敲竹杠。是的,伊朗这个竹杠敲定了。

(作者为国际问题专家、博联社总裁)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