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约定购回交易违约内幕

作者:盛青红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4-07-27 19:43:00

摘要:约定购回、股票质押等创新工具频频“巧合”地成为上市公司股东减持通道。

约定购回交易违约内幕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盛青红 广州报道

  约定购回、股票质押等创新工具频频“巧合”地成为上市公司股东减持通道。

  7月14日,中润资源(000506.SZ)公告称,公司原第二大股东惠邦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文称“惠邦投资”)基于企业发展需求,不再购回其通过股份转让回购模式质押给第三方合作机构的中润资源4.92%的股份,而受让方只得通过大宗交易系统将前述股权悉数抛售。

  而从约定购回交易违约的数据也可看出上市公司借其而图谋减持的趋势。《华夏时报》记者从一位接近深交所的人士处获悉,截至7月10日,深交所统计到的,因到期无法购回股份的违约案例达13起,其中处置最低金额为14万元,最高金额为5000万元。

  业内人士认为,不管是股东们的有意为之还是无意所致,均达到了减持的效果。

  近日,上交所更是发布《上市公司股东减持股份预披露事项(征求意见稿)》,拟约束上市公司大股东减持行为。

减持暗道

  所谓约定购回式证券交易,是指符合条件的客户以约定价格向其指定交易的证券公司卖出标的证券,并约定在未来某一日期客户按照另一约定价格从证券公司购回标的证券,是券商的一大创新业务,在2013年初由试点转常规,投资者准入门槛也得到拓宽,持股5%以上的上市公司股东以及董事、监事、高管均可参与。

  7月8日,烯碳新材(000511.SZ)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银基集团在去年7月的4日、11日、31日分别通过申银万国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和德邦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约定购回专用账户进行了约定购回交易,交易数量合计为3595万股,回购期限均为1年。

  本应在7月份按照约定购回股份的银基集团却决定放弃购回股份,交由券商处置股票。

  “银基集团因资金需求于2014年6月25日和6月26日通过竞价交易卖出公司股份,合计1090万股。当时,银基集团未充分考虑卖出股份与约定购回式证券交易回购股份可能产生的问题,若目前按照协议购回前述约定购回式交易股份,银基集团认为可能会违反《证券法》第四十七条之规定。”烯碳新材在公告中如此描述。

  根据《证券法》第四十七条之规定:上市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持有上市公司股份5%以上的股东,将其持有的该公司的股票在买入后6个月内卖出,或者在卖出后6个月内又买入,由此所得收益归该公司所有,公司董事会应当收回其所得收益。也就是说,银基集团若按照协议购回前述约定购回式交易股份,将构成短线交易。

  相似的一幕在湘鄂情(002306.SZ)、苏州固锝(002079.SZ)身上也同样上演过。

  今年3月25日,湘鄂情发布公告称,湘鄂情控股股东克州湘鄂情在去年的3月、6月分别与广发证券、招商证券进行了5笔约定购回式证券交易,累计交易数量4640万股,购回期限在270天至1年不等。但是克州湘鄂情表示因在2013 年12 月24 日以5.0 元/股减持公司股份804 万股,怕构成短线交易,而不得不放弃购回股份,交由证券公司进行处置。

  苏州固锝的情况也如出一辙,2014年3月15日发布公告称,股东润福贸易在2014年1月2日对公司股票进行过减持,润福贸易在2014年7月2日前不能购回公司股票,否则属于短线交易,违反《证券法》的规定。

  3家公司放弃约定购回股份的理由均是“当时未充分考虑卖出股份与约定购回式证券交易回购股份可能产生的问题”。

  “对于一个已经运行2年多的创新业务,股东们不可能不知道这个规则,并且这是很重要的一条,一般券商在与机构签订这个约定购回式证券交易合同前,都会特别强调这些‘客户准入’条例。”宏源证券广州某营业部经理告诉记者。

背后操作手法

  《华夏时报》记者从深圳某券商信用交易部人士处了解到,约定购回式证券融资折扣比例一般不超过60%,只有个别券商激进做到70%,一般来说,创业板公司融资比例为30%-40%,中小板40%上下,主板股票在45%-60%之间,融资成本按购回期限不同,年化利率在8.5%-8.9%之间浮动。

  也就是说,如果投资者在约定的时间内购回股份,最后购回时需要付出的对价则是融资额+利息+交易费用,“但是如果投资者不能按照约定时间进行购回交由券商处置的话,则证券公司向交易所申报终止购回,并与客户进行协商解决。处置证券所获得的资金,多余部分则由证券公司划入投资者账户,不足部分则继续向投资者追讨。”前述宏源证券广州某营业部经理向记者分析。

  前述深圳某券商信用交易部人士向记者透露一些券商的处置手法,“我了解到的一个案例是,一家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放弃购回股份交由券商进行处置,该券商采取的手法则是将手中标的证券分成453笔委托,在15个交易日内采用限价申报的方式均匀卖出。”

  《华夏时报》记者研究烯碳新材、湘鄂情、苏州固锝的股票走势发现,这3家上市公司股东操作手法比较类似:在低位进行约定购回交易,然后在购回期限到来之前的某个高位时点进行主动减持,最后“被迫”终止购回,而此时股价也正在比较高位。

  以烯碳新材为例,股东银基集团去年7月份进行3笔约定购回式证券交易时,股价位置在4.5元上下,而今年6月25日、26日通过竞价交易进行减持,股价位置在7元左右上下波动;7月9日发布公告中止购回,而7月股价则一直维持在8元以上,甚至摸高到10元。

  如果按照此理推进,即使最后券商采取以最低价8元/股处置烯碳新材,再除去当时融资额和利息及交易费,银基集团也减持套现2亿元左右。

  湘鄂情控股股东克州湘鄂情在3月份的2笔约定购回交易时股价位置大概在4.4元(前复权),6月份进行的3笔交易时前复权股价在3-4元上位,而主动减持时股价为5元,发布终止购回股份公告后的1个月内股价则在6.5元上下波动。

  苏州固锝股东润福贸易在去年3月14日进行约定购回交易时,股价位置在4.5-5元(前复权),今年1月2日减持时价位在6元上下波动,而终止购回股份公告发布后的一个月内股价位置基本维持在6元以上。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5)收藏(0)

0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44073 [article_id] => 44075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0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温和","update_time":"1406316360"},{"editor_nickname":"超级管理员","update_time":1434680495}]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406316360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44073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