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上市公司滥用停牌权

作者:包涵

来源:

发布时间:2009-02-21 22:16:00

摘要:投资者被玩“猫捉老鼠”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包 涵 北京报道

    没有哪只股票的投资者会比S延边路更绝望。
    2006年10月20日至今,S延边路已经停牌854天。“我们准备在它停牌1000天的时候开个酒会庆祝一下,庆祝它离申报吉尼斯世界停牌纪录又近了一步。”对于这只休眠了近三个年头的股票,投资者的焦灼早已化作嘲弄。“我们失去的仅仅是牛市吗?我们被剥夺的仅仅是股票交易的权利吗?”
    30个交易日,是沪深交易所原则上的停牌最长期限。可是停牌榜上,SST中华、ST本实B、长江电力、国投系等因各种原因停牌时间都超过了30个交易日以上。
    除了长期停牌,上市公司对短期停、复牌的随意性,也令投资者有被“愚弄”之感。“小股东的地位本来就使他们在对信息的获取和解读上有天然的缺失,上市公司在行使停牌权的时候应该更慎重。”西南证券首席分析师张刚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停牌:是权利还是手段?
    据记者所知,熊市里曾经有上市公司在启动换股程序停牌后,因为大股东对实施的股价点不够满意而又宣布复牌。当年,驰宏锌锗的股改就被质疑是变相拿中小股东的利益“肥”大股东,通过长期停牌压低增发股价,以便向控股股东发售低于真实市价的股票。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投资者恐惧的“停牌风险”主要来自三个方面:一是资金冻结,二是信息不对称,三是停牌处在整个大盘和公司所在行业的下跌周期里。
    最近市场转暖,许多上市公司的复牌效率开始提高。2月以来,日照港、贵航股份,长安汽车、爱建股份都是复牌即涨停,复牌的效率也令人刮目相看,贵航股份停牌一个月即复牌,日照港也是停了一个星期就马上复牌了。
    上市公司对停、复牌的自主性不仅仅体现在市场上,也为其大小非的出逃提供了某种程度的便利。2月9日,汕电力A公告有重要事项将要刊登,该股自该日起停牌,这距离披露小非汕头汇晟投资的全身而退只有一天。去年12月19日,创兴置业也涉嫌延期9天才停牌披露重要信息,助其第四大股东厦门市迈克生化公司借狂涨出逃。
    “如果上市公司发布重组公告的日期和限售股解禁的日期太过接近的话,其停牌的动机就很值得怀疑。”张刚表示,股东为一己私利置中小股东的利益于不顾,以“保护投资者利益”为出发点的停牌却无形中助其一臂之力,这是莫大的讽刺。
    “停牌的目的就是为了解决投资者信息不对称问题,如果上市公司对这方面的权利予以滥用,本身就是对制度和公司形象最大的不尊重。”张刚说。


基金:对停牌股没耐心
    长期停牌损害的不仅仅是中小投资者的利益,还包括了基金在内的机构投资者。
    至今仍被S延边路关着的就不乏南方稳健成长、南方稳健成长贰号、基金普丰等基金,其中南稳贰号以2.45%的持股比例位列S延边路流通股之首。记者计算了一下,南稳贰号共持有S延边路245.72万股,按其买入的10.55元算,其套在S延边路里的资金达到2592.3万元,这对于当时刚刚成立的南稳贰号来说,是一个不小的冲击。
    长江电力长达9个月的停牌也让投资者怨声载道,它的停牌同样锁住了大成蓝筹、博时主题等124只基金,其中,大成蓝筹稳健被该股封住的市值达到959亿。
    记者发现,相比停牌的股票,最近在市场转暖后复牌的股票增多,并为重仓的基金净值带来很大增长。拿贵航股份来说,它在2月11日复牌后连拉5个涨停。2月17日,贵航股份放出巨量,创出去年以来该股单日成交量的新高。交易信息显示,基金在高位集体出逃,其中前两大机构专用席位各卖出约500万股。
    从公开信息可以看出,海富通风格优势和新华人寿保险公司所持贵航股份在500万股以上,建信优势如果四季增持后也能达到500万股,也就是说,三家机构中至少有两家几乎全部抛空了所持有的贵航股份。


监管:规定之外总有例外
    “上市公司总停牌时间原则上不得超过30个交易日。”记者就停牌时限致电深交所时,对方这样回答,但这一规定只适用于上市公司的重大重组停牌,其它情况如重大事项未澄清、股改停牌等不在此列。
    很明显,S延边路等12只未股改的S头股票属于后者,那么它对长江电力的重组停牌是否适用呢?
    记者随后致电上交所,对方表示:“即便是因重大重组申请停牌的,也必须是停牌时间在这一规定下发日之后的股票才适用该规则。”这一规定的下发日是2008年5月21日,而长江电力的停牌时间在2008年5月8日,又是一个“擦边球”。
    记者又提到因重组而停牌的两家“国投系”上市公司——国投电力和国投新集,它符合“重大重组”的属性,且停牌时间是2008年12月9日,为何至今远超停牌时限却未予复牌呢?
    对方一句话令记者哑口无言:“因为这个是证监会特批的。”
    对于迟迟拿不出复牌效率的公司,交易所有没有一些强制性措施呢?对此,沪深交易所的人都未给出肯定的答案,上述深交所人士告诉记者:“交易所还是一直在为停牌制度的完善而努力,对长期停牌的公司会进行敦促;但我们毕竟只是监管者,何时复牌最终还是取决于上市公司本身处理问题的效率。”
    复牌无望,投资者的知情权能否保障?对于很多重组了几个月的公司,每周发布的例行公告却永远千篇一律,只等最后突然给出一个结果。
    “这属于每周一次的格式化公告,说明重大事项尚无实质性进展,对此我们也无能为力。”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5)收藏(0)

0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3236 [article_id] => 3238 [source] => [allow_comment] => 0 [show_column] => 0 [editor] => linxiao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235250960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3236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