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商品期货诡异变盘空军司令熊市首尝败绩

作者:金水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09-01-17 22:11:00

摘要:商品期货诡异变盘空军司令熊市首尝败绩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金 水 北京报道

    1月16日,沪铜903合约以27220元/吨收盘,距离2008年12月26日,沪铜903合约创下22210元/吨的低位,已经上涨5000元/吨。继国家收储铝之后,又传出政策收储铜和锌的消息,商品期货市场开始泛起波澜。
    空头借国庆节后商品期货暴跌大获全胜的日子告一段落,沪铜、天胶等多个商品期货主力合约纷纷反弹,国家政策收储溅起的浪花让空军司令在熊市中首次品尝了败绩,商品市场阶段性企稳回暖,惯性做空的力量遭遇迎头一击。
    截至1月14日,涨幅已经超过20%;沪锌和沪铝近一段时间涨幅也在20%左右,天胶的涨幅更是超过了40%。按照本轮商品期货反弹前的价格计算,空头的保证金亏损幅度已经超过100%,相反,多头获利也超过100%。
沪铜主力多逼空
多头冠军挑落空军司令
    上海通联期货总经理黄晓明最近心情还不错,作为沪铜903合约的多头冠军,成功把握住了这轮商品期货触底反弹行情,获利脱身,将空头司令国际期货挑落马下。
    “眼前市场仅仅是一个反弹,从国储收购铝到收储铜锌的传闻,政策救市可能会起一时的作用,经济刺激计划的成效有待观察,关键还要取决于经济结构和增长方式的调整。”对于商品市场的后市,黄晓明并不看好,这样的判断影响到多头冠军上海通联期货客户的交易策略,从去年12月底到1月13日,这家沪铜的多头冠军平掉了4000手的多头部位,赚取了超过数千万元的收益,投资回报超过100%。
    与多头冠军上海通联期货相对应的空军司令是国际期货,以超过5000手的持仓量位居沪铜903合约空头老大的位置。不幸的是,国际期货的空单持有者没有见到国庆节后的单边赚钱行情,沪铜903合约从12月31日开始涨停,元旦后第一个交易日1月5日继续涨停,国际期货不得不平仓1773手,1月6日第三个涨停板,国际期货的空头不得不再平仓1393手,空军司令折戟沉沙。
    在这轮反弹前,沪铜主力合约多头持仓前三甲分别是上海通联期货、中粮期货和浙江大越,而空头冠亚季军分别是国际期货、国泰君安期货和南华期货。12月30日,就在沪铜大涨的前一个交易日,中粮期货加仓1019手,一跃超过上海通联期货成为持仓多头冠军,第二天,沪铜就开始连续3个交易日涨停。
    1月7日,经过连续三天涨停,交易所不得不强制停牌协议平仓,多头冠军中粮期货平仓2008手,获利出局;接任“空军司令”的南华期货协议平仓1504手。排名前20位的多头平仓达到12874手,而排名前20位的空头平仓8806手,经过3个涨停板,多头获利达数亿元。
    从1月8日,浙江资金和现货生产商联手卷土重来空袭沪铜903合约,空头司令南华期货、浙江永安、浙江中大和浙江天马等浙江系挂出空单4700多手,投入保证金过亿元,现货生产商背景的金瑞期货加仓1766手,投入几千万保证金,双方发力做空沪铜主力合约903。但此后两个交易日1月9日和1月12日,沪铜连续大涨,超过2000元/吨,空头亏损严重;1月9日,金瑞期货、南华期货、浙江天马、浙江永安和浙江中大集体减仓,空头主力迈科期货、浙江中大、浙江永安和拥有现货商背景的金瑞期货等持仓量居前几位的空头共减仓超过4600手,套保的投资者和投机者蜂拥而出。沪铜多头取得了自10月1日国庆节之后少见的胜利,空头大幅度平仓回吐了前期获得的巨额利润。 
    在天胶这个品种上,12月30日,以成都倍特期货为代表的空头主力加仓3611手天胶905合约,而多头主力通过浙江永安加仓3475手,多空双方1万元/吨附近展开对决。在以浙江永安为代表的背后浙江系资金显然棋高一着,天胶从第二个交易日开始上涨,并在1月5日开始连续两天涨停,1月7日,交易所强制停牌。空军司令成都倍特不得不在1月6日减仓2124手,成都倍特在与多头冠军浙江永安的争夺中败下阵来。
熊市未结束
是反弹还是逆转
    对于目前行情的判断,金鹏期货经纪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喻猛国把商品期货市场的多空对决仍然判断为大熊市中的一次反弹,这轮反弹主要是由于减产供求减少和国家收储政策的影响,市场力量在博弈中寻找一个底部。
    1月12日,浙江大越投入数千万元加入浙江系的空军战团,1月13日,浙江系空军终于有所收获,沪铜跌停,浙江大越平仓3133手套现利润;1月14日,沪铜903合约大涨1330元/吨,而第二天就大跌800元/吨,多空展开激烈争夺。 
    “前一段传出国家准备收储铝,结果国家收储了,铝开始了上涨,这次有传言说锌和铜收储政策国家也在规划,市场反应比较强烈。”喻猛国说,“无论做多还是做空都要讲究交易策略,需要执行严格的纪律,制定止赢和止损计划。”
    喻猛国对于商品市场的判断似乎比较乐观,商品市场的价格是经济的先行指标,它代表未来的预期,几次反弹之后可能就变成反转了,上一轮商品市场的牛市就比股市的牛市早两三年。喻猛国说,去年底央行已经和全球统一了步调,今年流动性会比较充足,政策立足于解决现在的问题,可能用猛药,对于可能导致的问题只能留给未来去解决,全球救市的计划可能演变为更大的一场通货膨胀。
    “国家应该趁手上有充裕的资金多买一些低价位耐储存的铜、铝和石油等战略资源,应对下一个经济周期的需求,这样中国就可以牢牢掌握国际商品定价权,国际市场也不会再炒作中国因素,让中国制造业最后买单。”喻猛国说。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5)收藏(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