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正文

周小川午夜议美债 摆脱“挟持”需时机

作者:唐玮

来源:

发布时间:2011-08-05 22:03:57

摘要:周小川午夜议美债 摆脱“挟持”需时机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唐玮 北京报道

   在美国纽约第六大道和42街交汇点的一栋大楼上,那26英尺长的“国家债务钟”依然飒爽地立着。显示屏上有两串清晰的数字,美国的国债总额在前,美国公民平均所承担的负债额在后。前一串数字,早在5月16日就已超过法定上限(14.29万亿美元)。
    美国时间8月2日,“威武”大钟中的数字又一次合规了,美国国会参众两院的一系列政治秀在这天表演完毕。通过了2011年预算控制法案;提高了债务的法定上限;避免了违约风险。
    谈判较为艰难,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助理表示,近期总统都无法入睡。
    寝食难安的远不止奥巴马。8月3日凌晨,央行行长周小川在法案通过后的第一时间就回应:对于该法案的具体内容和分阶段实施过程,我们将进一步研究并保持密切关注。
    作为美国的最大海外债权人,中国再也无法淡定。中国目前共持有美债1.152万亿美元,约占其总债务的8%。这相当于美国欠每个中国人约5700元人民币。如今,近忧虽解,远虑却仍存。
    市场的忧虑也未消散。美国股市在8月2日遭受重挫,道指8连阴并陷入2008年10月后最长连跌时期,标普500指数7连阴。而跌势在继续,美东部时间8月4日 北京时间8月5日,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跌4.31%;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下跌5.08%;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4.78%。
央行第一时间回应
    北京时间8月3日凌晨0点30分,美国提高国家债务上限的议案在参议院获得通过。两院均通过后,奥巴马总统的签署并无悬念,美国终于得以在最后时刻避免了潜在的国家债务违约。此时,距离华盛顿时间8月2日24点的最终期限已剩下不到12个小时。
    20分钟后,8月3日凌晨0点50分,央行的网站上就挂出了“央行行长周小川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就8月2日美国国会参众两院通过《2011年预算控制法案》回答了记者提问”的内容。
    央行的快速行动也情有可原。摩根士丹利亚洲区非执行主席斯蒂芬·罗奇7月28日公布的一份电子邮件中提到,中国的一名官员对美国居然容许政治压倒金融稳定感到惊讶,他引用了这位中国官员的话:“这实在令人震惊。政治我们懂,但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鲁莽行径太让人惊讶了。”
    新华社也在一周内连发两篇文章,严厉批评美国领导人令世界经济陷入危险。
    美国国债风波肆虐已久,自5月16日美国政府触及14.29万亿美元的法定举债上限以来,市场就一直弥漫着对于美国国债违约的担忧情绪,而前期美国政府与国会各自态度强硬,更增添了不确定性。
    “如果美国政府与国会在8月2日之前没能达成任何有效协议,美国国债可能出现技术性违约。”中国社科院世经所研究员张明分析说,这将导致美国主权信用评级被集体调降、新发国债收益率大幅上升、存量国债市场价值下滑。一方面,全球金融市场将因此陷入新的动荡,持有大量美国国债资产的国内外债权人将遭遇巨额资本损失;另一方面,美国长期利率将随之上扬,从而打压消费与投资增长,甚至扼杀依然脆弱的经济复苏。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克鲁格曼也发出了警告,如果将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1.152万亿美元以最低下跌20%计算,将会损失约2304亿美元,相当于中国人均亏损177美元(约1140元人民币)。
    “其实,债台高筑的美国,已经习惯于上调国债上限。”上海外国语大学东方管理研究中心副主任章玉贵分析说,自2007年来,国债上限就上调了6次,总额为5.329万亿美元,历次国债上调,国会与白宫间的谈判都十分艰苦,不过一般都是在国债面临违约的最后关头达成一致。所谓的债务上限谈判,实际上是两党为了竞选所玩的政治游戏。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7月25日访问亚洲时,曾向中国保证:“我相信国会将就债务限额达成协议,将与奥巴马总统合作改善我们的长期财政前景。”
    但风险并没有迎刃而解。周小川希望的是,“美国政府和国会从自身和全球利益出发,切实采取负责任的政策措施,妥善处理债务问题,保障美国国债投资安全和市场正常运行,维护全球投资者信心。”因为美国国债是全球债券市场最主要的投资与交易品种,美国国债市场的大幅波动和不确定性将影响国际货币金融体系稳定,拖累全球经济复苏。
    作为美国政府的最大海外债权人,中国更是首当其冲。通过提高上限,美国国债避免了短期技术性违约,“但我们无法额手相庆,中期内无论是美国国内通胀还是美元贬值,都可能导致我们手里的美国国债大幅缩水。”张明提到。
    近忧虽解,远虑却仍存。我们真的无计可施了吗?
何以解忧
    周小川的答案是,外汇储备管理将继续坚持多元化投资原则,加强风险管理,最大限度减少国际金融市场波动对我造成的负面影响。
    外储多元化是我们多年的战略,但近3.2万亿美元的超级航母式的规模,让这一战略的顺利实施困难重重。美国国债的替代品难觅。黄金?资源?
    前央行货币委员会委员樊纲就曾说:“买黄金也解决不了我们调结构的问题。印度曾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买了200亿美元的黄金,200亿已经可以调整印度外汇储备百分之好几的结构了,而中国的外汇储备是3万亿,得买多少才有意义啊?”
    据世界黄金协会介绍,去年中国新增外储共计4696亿美元,但去年全年全球黄金需求总共才1563亿美元,前者是后者的三倍。
    渣打银行的一份报告中表示,有证据表明,今年中国已经加快了外汇储备多元化的进程,将大约四分之三的新增外汇储备投入非美元资产。
    今年的前四个月,中国新增外储和中国购买的美国资产总量间存在大约1500亿美元的差距,这一差距较前几年同期扩大了,这意味着中国降低了美国国债的新增购买量,而欧洲债券市场是除此之外惟一有足够容量吸收中国大量外储的地方。
    美国财政部数据显示,去年12月末,中国持有美国国债11601亿美元,而截至2011年5月末,中国持有美国国债约为11598亿美元,减少了3亿美元。
    而肩负外储保值增值的外管局对多元化的理解是,“有效的多元化是战略性质的资产摆布,需要前瞻性地规划和实施。追随市场和舆论的短期表现实现多元化,往往不够理性、不够专业,容易褪化为追涨杀跌的投机行为。”
    外管局网站上挂出的答记者问中提到,黄金、白银等贵金属和石油、铁矿石等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波动较大、市场容量相对有限,交易和收储成本较高。外汇储备投资组合中已包含与之相关的投资。国内另有专门的机构已经在从事大宗商品收储等相关的工作,与外汇储备投资形成互补,共同维护国家整体利益。另外,我国居民和企业对黄金、石油等的消费量非常大,外汇储备直接大规模投资于这些领域,可能会推升其市场价格,反而不利于我国居民消费和经济发展。
    曾任外管局和中投操盘手、现北京君投资本管理中心首席投资官彭俊明建议,外储投资分散化需把握时机,“在QE2推出的时候,应趁机将美国国债直接或间接卖给美联储。即使现在决定临时大规模抛售美国国债,也基本找不到足够的交易对手。”他回忆说,2001年时我们抄底欧元,一方面通过支持欧元问世而获得了政治外交方面利益,另一方面作为金融投资也获得了可观的汇兑收益。现在欧元汇率已经大幅高于长期均衡水平,加上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使得欧洲经济前景不容乐观,所以现在卖出美元资产买入欧元资产并不是理性选择。
    他建议,中国可在国际市场上抛售德国国债、法国国债、美国国债和黄金储备,买入欧元面值或美元面值的希腊国债。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才2.6%左右,甚至比美国同期国债收益率3%还低,而希腊10年期国债收益率高达15%。即使希腊违约推迟偿还本息,将来仍然是可以收回的。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0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24595 [article_id] => 24597 [source] => [allow_comment] => 0 [show_column] => 0 [editor] => admin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312574637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24595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