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证监会十开“罚单”堵保荐黑洞 券商投行大佬无一幸免

作者:荦荦

来源:

发布时间:2011-07-22 20:00:16

摘要:证监会已经下定决心整治券商保荐过程中存在的保荐黑洞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荦荦 北京报道

   山雨欲来风满楼。最近一段时间,券商保荐人受警示的事件频频出现,不难看出,证监会已经下定决心整治券商保荐过程中存在的保荐黑洞。
    7月15日,证监会网站再现“罚单”,对福建腾新食品的保荐代表人谷建华、杜卫民采取监管谈话措施,对宁波建工的保荐代表人李光增、赵渊采取出具警示函的措施。截至上周,证监会已经开出了十张“罚单”。
    这些对券商保荐人的警示,是自证监会正式推出保荐信用监管系统以来首次出示黄牌警告。在证监会列出的名单里,遭遇警告的保荐人不乏一些大牌券商,比如海通证券、中信证券、建银投资、华泰联合等。而一直争议不断的海普瑞保荐代表也成为证监会的警示对象。
    一位曾在券商投行任职的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由于中国资本市场特有的特质,券商保荐人在保荐过程中只荐不保,或者只荐难保已是公开的秘密,是一种普遍状况,他们只是和发行人一起将公司包装上市,对于中小股民的利益难以保证。”该人士称,证监会通过黄牌警示来促进保荐业务的改进是进步,但未必有明显成效。
    知名财经评论人曹中铭也撰文指出,保荐机构与发行人穿一条裤子,只维护发行人与自身利益早已不是什么新闻。证监会此举不仅是及时的,也是有必要的。但对于这些未能勤勉尽责的保荐代表人,鉴于其保荐项目所造成的巨大负面效应,只是亮黄牌,显然就太“温柔”了。
    从市场人士的反应来看,大部分人都在为证监会亮出的黄牌警示而拍手称快,但对于黄牌警示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则有所保留。毕竟,中国资本市场发行制度上存在的问题并非一朝一夕就能改进的,在利益链条的驱动下,想要打破券商保荐行业的“潜规则”,监管层或许应出台更严厉的惩处措施。
    市场人士张皓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证监会此举对券商保荐工作只在短期会有影响,券商短期内对资质一般公司的保荐会有所收敛,要让券商安分地保荐优质公司,恐怕比较困难。由于优质公司有限,而券商要靠继续保荐获取收益,部分券商保荐只能退而求其次,证监会敲打一次,他们会在一段时间内低调,但不能指望他们短期内彻底‘从良’,毕竟有利润的事谁都想做。”
    不管效果怎样,监管层已经注意到保荐工作中存在的黑洞,并加以整治,这便是资本市场的进步和希望。本期,本报将主要结合近期证监会所列举出的警示事件,对相关保荐人以及保荐项目进行详细解读,并对保荐公司所存在的问题进行具体的分析。为投资者还原券商保荐人在保荐项目中存在的种种黑洞,并对其保荐公司目前的价值进行分析,为投资者提供价值参考。

NO.1 保荐人受警示海普瑞风波难了

    7月初,冒友华、王韬两位保荐人收到了证监会的警示函。这两位保荐人的名字或许并不被人熟知,但其保荐的项目正是赫赫有名的海普瑞。
    证监会虽然没有公布警示函的具体内容,但对于警示的理由大体有了交代。证监会网站公布的消息称,中投证券保荐代表人冒友华、王韬,在保荐深圳市海普瑞药业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项目中,对发行人取得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FDA认证等事项的尽职调查没有勤勉尽责。
    此消息一出,立刻在资本市场引起了轩然大波,投资人不禁暗暗发问:冒友华是谁?王韬又是谁?记者登陆证券业从业协会网站了解到,冒友华为硕士研究生学历,在加盟中投证券之前,曾经先后供职于第一证券和广发证券,有报道称其2006年才注册为保荐代表人;而王韬则只有大专学历,其注册信息显示,他一直供职于中投证券,2004就已经在中投证券取得了一般证券业务的从业资格证。
    根据过往的资料,记者注意到,冒友华和王韬都是投行界比较资深的保荐人士,冒友华在中投证券担任投行部执行总裁,曾担任宏润建设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项目的主办人;王韬曾经担任力元新材非公开发行股票项目的主办人。而今,两人因海普瑞这一保荐项目共同走到了风口浪尖。
    在此特别时期,当事人并不愿意对此作出回应。不过,此事对于海普瑞而言,似乎并没有产生特别的影响。海普瑞有关负责人表示,公司方面也得知保荐人受到证监会的警示,但这对于公司而言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联。
    虽然两位保荐人受到警示,而海普瑞方面认为与公司无关。但在海普瑞上市期间,两位保荐人的工作堪称卖力,冒友华在路演时曾在回应投资者质疑时称:“海普瑞的国外行业竞争对手均为运营几十年、资金实力雄厚的国际知名制药企业,海普瑞与前述企业相比资金实力相对较弱。目前,本公司正处于快速发展的上升通道中,只通过自身积累和有限的债权融资远远不能满足公司运营的资金需求。因此,拟通过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方式募集资金。”
    而对于海普瑞是否取得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FDA)唯一认证等事项,市场的热议早就存在,所谓“唯一”认证的文字游戏,在海普瑞上市两周后就已经开始。而今,这些管理层正是将此事件的责任归咎于保荐代表人,认为是保荐代表人没有尽职调查、没有勤勉尽责造成的后果。
    事实上,由于海普瑞上市之初第一高价股的地位,两位保荐人也正因为保荐此项目才受到市场的格外关注。市场人士张皓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海普瑞本身问题不大,只是发行价定的是A股历史最高,于是比较受关注;如果发行价低一些,恐怕就没有这些质疑了,不应该责怪公司,公司对发行价没有主导权。对上市公司而言,他们希望发行价略低一些,上市之后能炒一波,这样管理层和公司脸上都有光。”

NO.2 保荐项目去年被否惩罚貌似秋后算账

    监管层对于谷建华、杜卫民的“黄牌”似乎来得有点后知后觉。两位保荐人所保荐的福建腾新食品项目早在去年就已经过会被否。而今证监会出具警示的理由是:两位保荐人在IPO项目中,未尽到勤勉尽责的核查义务。
    谷建华与杜卫民均来自华泰联合证券。记者查阅证券从业协会网站得知,谷建华与杜卫民均为硕士学历,在加入华泰联合证券之前,谷建华曾在2004年就职于东方证券,而杜卫民曾在同一时期与谷建华任职东方证券后2005年加盟爱建证券,两人在华泰联合证券共事,属于故人重逢。
    根据记者的调查,谷建华在东方证券就职期间,曾经参与过九芝堂的增发和吴江丝绸的可转债发行等;而杜卫民则负责过很多项目的保荐工作。公开的资料显示,杜卫民现任华泰联合证券投资银行总部副总监,曾担任中国经济开发投资公司投资银行部上海分部经理、东方证券投资银行业务总部副总经理、爱建证券投资银行总部副总经理,参与了烽火通信、浙江传化、登海种业、东方创业等公司的改制及新股发行工作,负责或参加了内蒙伊利、苏州高新、爱建股份、内蒙华电、通宝能源等上市公司的再融资工作。
    而今,两人在华泰联合证券却因双双受到警示而站到投资者面前。证监会对二者的警示采取的是监管谈话措施。证监会认为,在福建腾新食品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项目中,保荐人对发行人董事的诚信和处罚情况,未尽到勤勉尽责的核查义务,所推荐的项目申请不符合法定证券发行条件。
    福建腾新食品上市还要追溯到2010年。福建腾新食品主营业务为以速冻鱼糜制品、速冻肉制品为主的速冻食品研发、生产和销售,属于速冻鱼糜制品行业。彼时,公司拟发行1800万股,发行后总股为7100万股。谷建华与杜卫民就是这一保荐项目的保荐代表人。但2010年11月15日,福建腾新食品过会被否。
    发审委给腾新食品的回应函中表示,该公司的独立董事郑庆昌于2010年1月受到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已不符合独立董事任职条件。相关规定明确指出,申请人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存在最近36个月内受到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的情形。对于这一事件,两位保荐人的“疏忽”让人质疑。
    记者发现,2009年11月,腾新食品曾经上报创业板,但中途撤报材料,2010年11月,登陆创业板未遂后冲击中小板,致力于IPO企业研究的汉鼎咨询分析认为,腾新食品还存在一定的财务问题,公司2010年上半年收入同比2009年收入几近零增长。
    而这些问题,作为保荐人而言,如果说不够了解,不得不让人质疑。

NO.3 大牌券商保荐人“吃”黄牌九牧王卷入风波

保荐人:文富胜、牛振松 所在券商:中信证券

    在证监会警示保荐代表的名单中,大券商也难幸免。中信证券的保荐代表人文富胜与牛振松就不幸“踩雷”。
    证监会之所以对二人发出警示,是因为其保荐的九牧王项目。称两位保荐人在保荐过程中并没有对企业进行充分的了解。而这种事情发生在券商投行大佬的身上,也确实显得不合时宜,这一事件让中信证券投行部再次走进投资人的视线。
    记者在中国证券业协会公开的信息中查阅到,文富胜在2006年加盟中信证券之前,曾经在2004年就职于东北证券,随后的2005年加盟中信万通证券,现已在中信证券成为资深的投行人士,公开信息称其为中信证券企业发展部高级副总裁;而牛振松的从业经历也与文富胜有着交集,其2004年也曾经就职于中信万通证券,2007年加盟中信证券,也是中信证券企业发展部高级副总裁之一。
    不过,就是这样两位大佬级的人物而今遭到警示了。其被证监会警示的原因,监管层认为,两位保荐代表人并没有对九牧王的经营规模有着充分的了解。证监会公开的警示函称,文富胜、牛振松在保荐九牧王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申请的过程中,存在以下问题:一是发行人控股子公司未按照设立批复时的要求和公司章程的约定,实现产品100%外销,但保荐代表人仅依据外经贸局的证明,即认定上述情形不违反相关规定,而未按照对外商投资企业的基本核查程序,通过走访海关等相关部门,充分了解发行人合规经营情况;二是对发行人的销售情况调查不充分,对发行人不同加盟商的具体数据以及战略加盟商的市场定位、双方权利义务约定等事项不熟悉、不了解。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有不愿透露姓名的市场人士为文富胜和牛振松两个保荐人喊冤。该市场人士称:“在券商保荐过程中,九牧王的问题其实很小,不过,赶在管理层决心整治保荐问题的这个当口,这个问题似乎就变得严重了。”
    不过,九牧王目前在资本市场的走势似乎并没有受到保荐人受警示事件的影响。7月18日,九牧王公布的中期业绩快报显示,公司中期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1.02%,净利润同比增长42.39%。二级市场上,该股在5月30日上市首日破发后收于19.13元,随后,该股曾经在6月21日创下19.01元每股的新低,不过,这也是其反弹的开始,截至7月20日收盘,该股已经创下了24.15元的每股新高。
    即便同门兄弟遭到了警示,但在此当口,中信证券并不避嫌。7月20日,中信证券纺织服装行业分析师李鑫和鞠兴海发布了调研报告,首次给予九牧王“买入”的投资评级,两位分析师认为,公司的中期业绩超出了市场预期,品牌渠道优势明显,明年业绩更为确定,给出29.5元的目标价。

NO.4 深陷现代制药增发问题海通“元老级”保荐人被警示

    与中信证券比肩前行的海通证券,也一样没有能够在此次保荐人警示事件中逃脱;这也是截至目前,证监会发出警示函中很少见的女性保荐代表人的身影。而这仅有的两位女性保荐人相文燕与苏海燕均来自于海通证券。
    记者根据证券从业协会网站公布的信息得知,相文燕与苏海燕均属于海通证券元老级人物,两位均在2003年就已经加盟海通证券,而今两位“老手”却因为现代制药的一单增发保荐业务,成为证监会枪口对准的目标。
    证监会在给两位女保荐人出具的警示函措施中如是写道:经查,海通证券保荐代表人相文燕、苏海燕在保荐上海现代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公开增发申请过程中,存在对发行人有关财务会计问题未进行审慎核查和独立判断的问题,其尽职推荐工作不充分、不及时。
    根据本报记者的了解,相文燕曾经担任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投资银行部融资总监,在警示事件发生之前,相文燕已经于今年5月份成为瑞银证券的一员;而苏海燕则尚未离开海通证券,公开的信息显示,苏海燕为海通证券投资银行部高级经理。而对于证监会给予两位保荐代表人的警示函,公司相关人士并不愿意作出回应。
    今年3月18日,现代制药主动撤回增发申请。南方的一位私募人士秦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海通证券保荐代表人受到警示的细节,管理层并没有具体公布,但从公开增发申请未对发行人财务会计问题进行核查的角度看,财务会计问题和公开增发关系本来就不大,就好像一些公司处于亏损状态还继续10送10,两者关联不大。”
    二级市场上,给相文燕与苏海燕带来“险情”的现代制药丝毫没有受到事件的影响。国都证券投资顾问杜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证监会现在针对的更多的是保荐代表人的行为,而非针对上市公司,这种事情可能会对公司的名声有一定的影响,但对公司业务经营以及投资人没有任何改变。”
    从现代制药的情况看,也的确如此。今年以来,公司得到的投资评级一直是“推荐”、“买入”以及“强烈推荐”。各家券商的分析人士普遍认为,公司撤回增发并不影响公司未来的发展,属于战略调整。
    兴业证券化学原料药行业分析师王晞表示:作为国药系旗下的上市公司,现代制药是最为优质的化学药平台,未来有望成为国家医药科研产业化的基地,并有望受益于新型制剂行业的发展。(本题撰文/荦荦)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