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前同事泄密豪森股份收购案:内幕交易倒亏170万元,再被罚100万元

作者:宋婕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3-05-17 19:21:38

摘要:豪森股份证券事务部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公司曾配合新疆证监局对此内幕交易案的调查,提供相关资料,但并未和当事人有过直接沟通。公司终止该收购的原因是因资本市场环境变化,与该内幕交易无关。

前同事泄密豪森股份收购案:内幕交易倒亏170万元,再被罚100万元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宋婕 陈锋 北京报道

2021年,豪森股份(688529.SH)曾筹划一起高溢价收购案,但在终止半年后,一起内幕交易曝光。

5月17日,新疆证监局公开了2023年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这起收购的内幕信息知情人李某在敏感期将内幕消息泄露给前同事,后者动用本人及他人的4个证券账户豪掷2700万元大举买入,最终内幕交易亏损172万元,又被处罚100万。

收购夭折

该处罚缘起于2021年12月。当时豪森股份公告,拟通过发行股份方式购买新浦自动化100%的股权,交易完成后,新浦自动化将成为上市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豪森股份称,这笔收购是其抓住新能源汽车产销量持续快速增长和渗透力提升所带来的市场机遇的最优路径选择。

此后,豪森股份历经补充修订,由收购新浦自动化100%的股权调整为收购86.87%的股权。在经过两轮问询后,2022年11月17日,上交所要求豪森股份及时提交重组报告书,但就在次日临门一脚时,豪森股份主动终止了重组事项并撤回申请文件的决定。

对于终止原因,豪森股份表示,是综合考虑当前资本市场环境变化,结合公司资本运作、战略规划等因素作出的审慎决定。

这场历时11个月的收购没有成功,但在半年后牵出了上述内幕交易案。

处罚决定书显示,豪森股份早在2021年8月就与新浦自动化进行了联络和考察,并推荐北京智科产业投资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智科”)作为投资人对新浦自动化进行投资。8月30日,豪森股份起草了《AAA公司相关介绍》,其中包含交易并购方案,并在同日由豪森股份董秘通过微信发送给北京智科董事长。

因此,新疆证监局将2021年8月30日认定为内幕消息敏感期的形成时点。

北京智科安排李某负责该项目,李某在当年9月前往新浦自动化进行实地考察。12月,北京智科完成对新浦自动化的增资后,豪森股份在12月23日发布收购预案的公告。

买入意愿强烈

处罚决定书指出,李某因工作原因知悉、参与了该收购,为内幕信息知情人,内幕信息敏感期为2021年8月30日至2021年12月23日。

被处罚的对象王恩亮是李某的前同事。2021年9月至2022年2月,半年时间内,二人有5次通话,其中11月通话4次,12月23日内幕信息公开日通话1次。王恩亮也在此期间通过控制本人和其姐姐的4个证券账户交易豪森股份共计156笔,累计买入82.36万股,成交金额2780.33万元;期间共计11笔累计卖出12万股,成交金额460.15万元。

但根据上交所的计算结果,案涉证券账户组截至计算日,交易豪森股份合计亏损172.21万元。值得一提的是,案涉资金除了王恩亮自有资金,还存在外部借款。

调查表明,2021年11月8日两次通话时长共计1192秒,当日王恩亮证券账户组就有委托买入豪森股份记录。内幕信息敏感期内,王恩亮控制的证券账户组大量卖出亿华通,买入豪森股份。除亿华通外,豪森股份是其唯一买入成交金额超过1000万的股票,且在其首次买入成交豪森股份至2021年12月23日期间,累计买入豪森股份成交金额占比同期两市买入成交额67.01%,买入意愿强烈。

对上述指控及证据,王恩亮提出申辩意见表示,他并未获取上述内幕信息,通话是李某向他推销私募投资产品,且有微信记录可以印证。他对豪森股份持续关注,经过技术分析,发现其股价被低估,认为买入时机已到便果断出手,其本人投资风格非常激进,一直满仓操作,敢于冒险。

但新疆证监局认为,王恩亮没能提供充分的证据排除其获悉内幕信息。根据内幕交易违法违规行为隐秘性、复杂性的特点,当事人对豪森股份的研究和技术分析等并不能合理说明其交易的异常性。虽然该内幕信息或许并非当事人作出买入案涉股票的唯一依据来源,但经其综合研判后作出了买入案涉股票的交易事实行为,即可认为利用内幕信息交易。

终止收购一周后定增

5月17日,豪森股份证券事务部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公司曾配合新疆证监局对此内幕交易案的调查,提供相关资料,但并未和当事人有过直接沟通。公司终止该收购的原因是因资本市场环境变化,与该内幕交易无关。

通联数据显示,豪森股份主要从事智能生产线的规划、研发、设计、装配、调试集成等,目前主营业务聚焦于汽车行业,覆盖新能源车和传统燃油车。

在终止上述收购一周后,豪森股份在2022年11月25日发布定增公告,拟非公开发行不超3840万股股份,募资不超过9.93亿元,用于新能源汽车用动力锂电池、驱动电机智能装备项目、补充流动资金,最后一项总额为2.5亿元,占总金额的四分之一。

这距离公司2020年11月上市才过去两年,IPO募集到的6.64亿元只投入使用了3.55亿,刚刚过半。首发募集资金当时规划了三项用途,其中主要项目“新能源汽车用智能装备生产线建设项目”承诺投资2.9亿元,但到2022年末实际只投了1亿元;“新能源汽车智能装备专项技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承诺投入5000万元,也只投资了475万,进展缓慢。唯独2.5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全部完成。

针对前两个项目延期及项目建设进度较低,此次定增的会计师在对上交所的回复中表示,主要是因为项目的土地使用权的取得进度未达预期。

2022年年报显示,公司货币资金为5.77亿元,远不足以覆盖28.25亿元的流动负债。

责任编辑:帅可聪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上市公司ESG管理体系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