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健康正文

再次引入华为前高管,云南白药“钱袋子”换人背后的数字化转型

作者:王瑜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2-06-08 19:42:56

摘要:近日,云南白药发布公告,原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中国区CFO马加履新云南白药首席财务官一职。马加的加入,被公司视为“基于内外并举、 整合全球资源聚焦中国市场的战略举措”下的人才引进,也是夯实“数字化”和“打造第二曲线”转型的重要举措。

再次引入华为前高管,云南白药“钱袋子”换人背后的数字化转型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瑜 于娜 北京报道

空悬5个月之久的云南白药首席财务官一职终于尘埃落定。近日,云南白药发布公告,原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中国区CFO马加履新云南白药首席财务官一职。马加由云南白药首席执行官董明提名,董明同样也来自华为。

马加的加入,被公司视为“基于内外并举、 整合全球资源聚焦中国市场的战略举措”下的人才引进,也是夯实“数字化”和“打造第二曲线”转型的重要举措。

近年来,云南白药因主业发展失速和热衷“炒股”而备受诟病。2021年初,董明加入云南白药,开启了数字化转型之路,同时董明表示,公司将打造除牙膏等固有核心产品外的“第二曲线”。

数字化能否成为云南白药这头“大象”转型的契机?作为老牌药企的云南白药是否可以通过“第二曲线”弯道超车?这些问题还有待时间验证。

职位更迭

空悬5个月之久的云南白药首席财务官一职终于尘埃落定。6月2日,云南白药发布公告,聘任马加担任公司首席财务官。马加由董明提名,两人均来自华为。

马加曾担任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中国区 CFO,负责华为中国区(不含港澳台)的 ICT 经营管理、风控、销售融资、税务、子公司等财经领域业务,以及财经组织建设工作。董明在华为履职时间超过20年,在出任云南白药集团CEO之前,他任职华为中国区副总裁。两人在履职云南白药前,均无医药行业的从业经验。

云南白药表示,此次引入新高管,将进一步强化财经战略对云南白药企业战略的有力支撑,提升资本运作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首席财务官一职已经空缺5个月。

今年1月14日,云南白药“老人”吴伟卸任公司首席财务官和董秘职务,继续担任高级副总裁职务,从事其他经营管理工作。吴伟历任云南白药资产财务会计,副部长,部长,证券事务代表等职务,于2009年担任财务总监兼董事会秘书职务。吴伟执掌云南白药“钱袋子”13年,伴随云南白药成长为一家千亿市值的企业。而近年来,云南白药因为主业失速和热衷炒股而备受诟病。特别是2021年,云南白药上市后首次增收不增利,而造成净利润大幅下降的原因是公司“炒股”浮亏近20亿。董明上任后公开表示,将聚焦主业和择机退出证券投资市场。

2021年,吴伟的年薪为705万元,在A股上市公司里也算高薪。

另外,今年1月,钱映辉接替吴伟担任董秘一职,钱映辉历任云南白药战略委员会办公室项目经理,战略发展中心项目总监,自2021年4月起任云南白药董事长办公室主任。

大象转型

董明2021年3月履职,他希望将云南白药打造成“领先的医药健康综合解决方案提供商”。具体而言,云南白药将构建大健康产业平台,打造医药健康生态圈,为客户提供医药健康综合解决方案。未来,云南白药将不仅仅是一家中药企业或者大消费企业,而是一个大健康的平台型企业。

公司曾表示“云南白药牙膏、云南白药气雾剂、云南白药膏贴剂依旧是公司工业产品收入和利润的主要贡献者,但快速变化的政策、技术、需求,越来越多竞争者的加入,不断对公司固有市场地位发起新的挑战,云南白药“第二曲线”的打造已成为白药人的共识”。

云南白药的第二曲线主要体现在数字化和新业务上。公司希望通过数字化实现优化成本、提升效率和拓展数据应用场景,为企业创造更多的商业拓展空间,用数字化解决方案为产业生态圈提供支持。

新业务上,云南白药在2021年拓展了医美、口腔护理和新零售健康服务、皮肤科学等赛道。医美赛道上,公司在昆明开设“云南白药精准定制肌肤管理中心”、“采之汲AI私定肌肤管理中心”门店,并上线了一款“采之汲”APP。这款APP主要功能是做皮肤检测和销售与云南白药医美相关的产品。口腔护理赛道上,2021年推出了首款云南白药智护冲牙器。新零售健康服务赛道上,初步完成线上线下用户运营体系和内容体系搭建。

但是这些业务还处于布局阶段,并不能有效支撑营收。2021年,云南白药收入363.74亿元,同比增长11.09%,但净利润为28.04亿元,同比减少49.17%。记者就公司新业务发展等问题联系云南白药公司,截止发稿未收到答复。

近年来,云南白药的扣非净利润增速开始掉队,2016年-2021年这6年,公司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7亿、27.81亿、29.18亿、22.89亿、28.99亿、33.39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3.24%、3.01%、4.91%、-20.80%、26.63%、15.17%。而2021年,可比企业如同仁堂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增速为19.25%;东阿阿胶为992%;片仔癀为51.4%。医药战略规划专家史立臣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云南白药目前最大的问题是产品老化导致主业竞争力下降。

那么,新业务和数字化是否能让云南白药“弯道超车”,还有待市场观察。


责任编辑:郭怡琳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17960 [article_id] => 117962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郭怡琳","update_time":1654681841}]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54681841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17960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