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证券正文

北交所官宣换帅:周贵华时代的十大猜想

作者:王兆寰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2-06-07 23:05:01

摘要:6月7日晚间,北交所和全国股转公司对外正式官宣:根据中国证监会党委决定并履行相关程序,周贵华任北京证券交易所董事长和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北交所官宣换帅:周贵华时代的十大猜想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兆寰 北京报道

6月7日晚间,北交所和全国股转公司对外正式官宣:根据中国证监会党委决定并履行相关程序,周贵华任北京证券交易所董事长和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同时,徐明不再担任北京证券交易所董事长和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到龄退休。

《华夏时报》记者通过采访了解到,对于北交所新掌门人的到来,业界给予了很多期待,随后的深化改革有望一一到来,包括降低交易手续费、发布混合交易制度、放开企业申请转板、吸引更多大型机构资金进场、推出北交所指数、加速优质企业上市、合理引导公开发行价格,以及新代码、公开发行可转债、降门槛等近10项改革措施。

最熟悉的新掌门人

2022年6月6日,在这个吉利的日子,北京证券交易所迎来了新的掌门人。

据天眼查的网站显示,当日,北京证券交易所有限责任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法定代表人由徐明变更为周贵华。同时徐明、陈永民退出董事长、董事职位,高管人员新增周贵华、孙立。

此前,《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换掌门人的消息于近日在圈内小范围流传,但之后没有正式进行官宣。

6月7日下午,一位接近北交所的内部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目前还在走相关流程,首先是工商变更,其次才会对外公告,包括职务。

6月7日晚间,该消息终于官宣落地。周贵华来自中国证监会,曾任证监会非上市公众公司部主任。

子沐研究的创始人刘子沐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直言, 周贵华的履职,不难发现,中国证监会的此次人事调动着实不简单,是直接把监管领导换到了执行层面上去,是把裁判员换到了运动员角色上,实现了“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

“这样的力度,在证监会近年的人事调动上,也是空前绝后的。而对于周贵华来说,必须要做好北交所。对于北交所来说,第一领导的职务级别终于与沪深市场一样。”刘子沐如是说。

新的期待

新任北交所的掌门人,会给北交所及新三板市场带来哪些利好政策?

值得注意的是,6月2日,北交所官方公众号中突然出现一个调查问卷。在市场分析人士看来,该情况几乎从没有出现过。调查问卷的中一项就是让投资者填写对政策的建议。

刘子沐指出,这与周贵华履职的时间吻合。也就是说,即该问卷调查是北交所的特意安排。投资者在调查中提出的建议,会成为周贵华后继推出政策的基础。

刘子沐认为,周贵华作为创新派,会对北交所进行系统化的改进。比如,北交所的信息披露制度与沪深不同,那么对于公告如何做到在现有媒介中达到与沪深市场同等水平,是值得深思的。

同时,对于投资者保护,北交所并没有给参与市场的投资者一颗定心丸。目前除自律监管外,只有律师诉讼维权,而以这种方式维权获得赔付的案例还非常少。愿意从事北交所诉讼的律师也非常少。

在个股方面,除在北交所上市挂牌不换代码,历史行情和数据依旧跟随之外,与沪深市场并无区别。对于特色个股,对于专精特新、行业领先、小巨人等个股并没有专用的标识, 投资者不容易区分。

“未来,北交所的建设分为基础建设和规则建设,在两者的基础之上,是市场百花齐放的竞争。周贵华履职北交所董事长一职,将会对北交所进行全面的梳理,同时会有更多的政策出台。”刘子沐如是说。

新三板资深评论人、北京南山投资创始人周运南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新领导新期待,作为监管机构的北交所手中“工具箱”里政策很多,核心就是推进全面深化改革。

周运南认为,按照申请流程,政策落地难易程度、时间先后,可以有:一是降低交易手续费,目前收取的万分之五确实相比沪深要高,比如先降一半,这个可能需要北交所公司和全国股转公司的股东大会审议并报实际控制人证监会最终批准,要一定的时间和决心,但却能立竿见影。

此外,二是发布混合交易制度征询意见稿,北交所引进做市交易比科创板更具交易基础,因为做市商现成,投资者们也在新三板适应过。三是放开企业申请转板,目前已成功转板1家、过会2家。四是通过会里引导大型机构资金实实在在进场。五是推出北交所指数方案。六是改革现金打新模式。七是加速优质企业上市。八是合理引导公开发行价格。九是后续其他改革:新代码新K线、两融、公开发行可转债、降门槛等等。


编辑:严晖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17940 [article_id] => 117942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严晖","update_time":1654604288},{"editor_nickname":"严晖","update_time":1654613614},{"editor_nickname":"严晖","update_time":1654614221},{"editor_nickname":"严晖","update_time":1654614253}]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54604288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17940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