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产业正文

张一鸣再退一步,“解绑”字节跳动

作者:闫晓寒 卢晓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2-01-27 17:35:25

摘要:以2012年3月字节跳动创立为起点,年仅38岁的张一鸣在宣布卸任字节跳动CEO时,只执掌了它9年时间。此后,张一鸣便开始陆陆续续与字节跳动“解绑”。

张一鸣再退一步,“解绑”字节跳动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闫晓寒 卢晓 北京报道

以2012年3月字节跳动创立为起点,年仅38岁的张一鸣在宣布卸任字节跳动CEO时,只执掌了它9年时间。此后,张一鸣便开始陆陆续续与字节跳动“解绑”。

1月27日,字节跳动方面向《华夏时报》记者证实,公司创始人张一鸣已卸任多家字节跳动关联公司法定代表人,包括北京字节跳动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北京字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上海字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蜜柚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和北京石贝科技有限公司。天眼查还显示,张一鸣已不再担任任何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而在离开灵魂人物张一鸣后,字节跳动在新任掌门人梁汝波的带领下,正在寻求更多变化。

大佬退后一步

1月17日,有接近字节跳动的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梁汝波已全面负责字节跳动公司的整体发展,张一鸣退出多家关联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公司治理的正常变动。他还表示,张一鸣已不再参加公司内部双月会,不再参与公司日常管理。

张一鸣的退出,从一封他在2021年5月20日发布的内部信开始。

当时,这位备受关注的80后企业家在内部信中说明了自己卸任字节跳动CEO的原因及去向,并将十年作为公司未来发展的重要时间节点。他还简短地对接任者做了介绍:梁汝波与张一鸣共同创立了字节跳动,在公司曾先后担任产品研发负责人,飞书和效率工程负责人等职务。

此后张一鸣便开始密集退出字节跳动的关联公司。去年7月,张一鸣陆续卸任多家字节跳动关联公司法定代表人及执行董事,包括天津字节跳动海河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天津同融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天津字节跳动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去年11月,他又退出了字节跳动全球董事会。

“即便张一鸣从具体的事物中抽身出来,不再参与公司日常管理,他还是要站在战略高度把控公司发展。同时他的主要精力也肯定是国际化,目前字节跳动是国际化做得最好的中国企业。”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则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认为,张一鸣对字节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要。“我们能够看到,张一鸣对字节是一个逐渐放手的过程,而字节本身的运营也还可以,没有出现大规模的下滑,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张一鸣的离开产生的影响并不大。”

不过,从天眼查数据来看,张一鸣仍持有字节跳动有限公司98%以上的股份。这家公司也是北京字节跳动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的大股东。

字节跳动谋变

在张一鸣卸任半年后,梁汝波执掌下的字节跳动已经开始动起来。

去年11月,接任字节跳动CEO及董事长职务的梁汝波通过全员邮件宣布组织调整,成立六个业务板块——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相关业务板块负责人均向他汇报。

对于此番组织架构调整,梁汝波在内部信中表示,旨在应对业务变复杂以及团队规模变大的挑战。

具体而言,火山引擎聚焦对外赋能、朝夕光年负责游戏,TikTok除负责TikTok平台业务外,还支持海外电商等延伸业务的发展。大力教育板块将覆盖智慧学习、成人教育、智能硬件、校园合作等领域。而在办公领域,飞书、EE、EA 合并成飞书业务板块,该板块聚焦提供企业协作与管理服务。

六大业务板块中,抖音业务成为字节的重点。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字节跳动将今日头条、西瓜视频、搜索、百科以及国内垂直服务业务并入抖音。该板块将负责国内信息和服务业务的整体发展。

成立九年间,字节跳动已经成为可与腾讯、阿里比肩的新一代互联网巨头。胡润研究院在1月19日发布的最新一期《中国非国有企业500强》榜单中,字节跳动以2.3万亿的估值排在第四位。在它前面,除了台积电外,还有3.9万亿的腾讯和2.5万亿的阿里巴巴。

而从去年6月字节披露的数据来看,字节跳动已迈入千亿俱乐部阵营。2020年,字节跳动实际收入达2366亿元,不过同期经营亏损达147亿元。

江瀚认为,新掌门人接手字节跳动,最核心的逻辑是推动字节向一个更加多元化、更加完善、具有自我造血能力的方向发展。他认为,一家公司要从优秀晋升到卓越,最核心的逻辑就是它要通过从响应灵魂人物的号召向一个可持续的自我管理体系转变,而字节跳动,无疑要向这个方向转变。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14395 [article_id] => 114397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黄兴利","update_time":1643275437},{"editor_nickname":"黄兴利","update_time":1643275490},{"editor_nickname":"史博超","update_time":1643291917}]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43275437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14395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