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宏观正文

矿坑废墟上的生态修复实践:他运来了半个三峡工程土方量的客土

作者:公培佳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8-16 10:38:02

摘要:2021年,华夏城被生态环境部列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实践模式与典型案例。而在夏春亭对记者的描绘中,华夏城只是开始,他带着生态修复的理念去厦门选中了一片荒地,去西安选中了一片沙坑,他还要去南京,那里有待复活的老城墙……

矿坑废墟上的生态修复实践:他运来了半个三峡工程土方量的客土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公培佳 威海报道

历时100余年,把占地180亩的石灰矿坑修建成了“世界著名的第二大花园”——加拿大布查特花园终成被世人称颂的生态修复经典案例。

山东威海也有一处矿坑废墟,44个矿坑累计占地面积为布查特花园的20.93倍,其中破坏最为严重的16个矿坑就有936亩,放眼望去,千疮百孔。修复这样的矿坑需要多少年?

与宜居城市威海旅游胜地刘公岛隔海相望的龙山是座城中山。《华夏时报》记者近日在龙山占地16.28平方公里的华夏城主题公园看到,树木郁郁葱葱,山水一色,太平禅寺、禹王宫、民俗馆复古建筑掩映在峰峦之间,具有传统文化特色的大型现代游乐设施正向游人开放,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而在18年前,这里还是一片采石留下的矿坑废墟,炸石的炮声轰鸣,运输车昼夜不息,晴天尘土飞扬,雨天泥泞不堪,雨大了还发生泥石流。

打造华夏城的华夏文旅集团董事长夏春亭爱好书法,他用18年时间书写出了非同寻常的答案:投资50余亿元,一天最多时130多辆工程车同时作业,搬运来了相当于三峡工程土方挖填量一半的6456万立方米客土,植树1200万株,把矿坑修复成了绿水青山的同时,又将绿水青山变金山银山,有“东方好莱坞”之称的华夏城破格评为5A级旅游景区,开业至今接待游客超过2000万人次,成了威海的一张特殊名片。

三年前,习近平总书记考察生态修复项目华夏城景区时,6次赞叹“不容易”。2021年,华夏城被生态环境部列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实践模式与典型案例。而在夏春亭对记者的描绘中,华夏城只是开始,他带着生态修复的理念去厦门选中了一片荒地,去西安选中了一片沙坑,他还要去南京,那里有待复活的老城墙……

曾经的龙山之殇

上世纪90年代初,是龙山命运的一次转折点。

威海中部有座里口山脉,连绵10余公里,与威海湾遥相呼应。位于里口山脉南部的龙山,数千年来绿树繁茂,风光秀丽,山上有座始建于唐朝长安年间的太平禅寺,民国以前一直香火鼎盛,此后败落成遗址。

解放初,龙山上成立了国营蚕场。出生于龙山北面夏家疃村的夏春亭,自小便爱山乐水,他却目睹了龙山生态遭到破坏的全过程。“我们那个村距离龙山林场不足1000米,开始是砍树、烧木头,树桩发的新芽喂养蚕;再后来城市建设提速,开山采石办起了采石场。”

1985年,十一届三中全会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了胶东大地,个体私营经济逐步发展起来,当年12月18日,种了10年地的夏春亭用家中仅有的50元钱,6块钱一包买了8包水泥,在自家不足30平方米的小院内,与妻子办起了水泥管厂。

“做水泥管需要进山采购石子,我那个时候就看到龙山的采石场已成规模,小时候的青山绿水被采挖得完全变了样。”经济发展以此为代价,让夏春亭痛心疾首,而更严重的还在后面。

1991年、1992年,威海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先后获批,城市建设迅猛发展,建筑石材需求量激增,当时龙山距离市区相对较远,便成为采矿的中心矿区,数十家采矿企业涌入淘金。

开山采石大多采取雷管爆破的方式,使石块与山体迅速分离。经年累月的炮声、山石滚落的轰隆声伴随着运输车队马达声,龙山生态被彻底破坏,一个个矿坑荒废下来,残崖断壁,山石裸漏成了不毛之地,也成了村民与采石场矛盾升级之地。世纪之交,在里口山70个采石场中,龙山就占了44个,方圆16.28平方公里区域被毁山体达3767亩。

龙山成了威海的一道伤疤,更是夏春亭心里的痛点。彼时,他已于1994年转型做工程机械,到1998年“华夏牌”塔机已发展成全国建机行业的知名品牌,市场占有率高达28%。

“还我绿水青山家园”

“环境库兹涅茨曲线理论认为,在经济发展的初级阶段,随着人均收入的增加环境污染由低趋高,到达某个临界点,则反向演变。”山东省委党校社会和生态文明教研部主任魏东教授近日以威海华夏城为例讲了一场主题课。

夏春亭正从这个曲线上走来,龙山命运即将迎来更大的转折点。

面对遍体鳞伤的家园,已有了相当资本积累的夏春亭此时决心修复龙山,造福桑梓。他多次以全国人大代表的身份给威海市委市政府写报告,其中一份报告中写道:“因为一连串的石材开采导致山体岩石裸露,千疮百孔,狼藉一片。石材的开采破坏了当地长期的生态平衡,建议坚决关停龙山区域及城区内所有的采石场,杜绝山体再破坏……鼓励和倡导有志于生态保护的企业积极参与到生态环境建设开发当中。”这一建议引起时任市委书记的重视,当即批复。

龙山生态修复序幕2003年就此由夏春亭拉开,但过程远比想象中艰难得多。

“封矿修山堵住了采石场老板的财路,人家都有采石证,千方百计地阻挠,极端者甚至把采石用的炸药放在桌子上扬言要断我生路。”夏春亭给记者举了个例子:有个矿主一看要封矿,就把他80多岁患有癫痫病的老父亲叫来在采石场喂牛,其实就是连人加牛一起来对峙,一说封矿,老人就往地上躺。

不仅如此,夏春亭的家人开始并不支持:“人家进山是为了挣钱,你却是要大把地花钱。”结果,夏春亭把塔机生意的积累全投进了龙山修复,后续靠塔机生意补贴根本不够用,他想到了去贷款,生态修复工程贷不了,就用塔机生意贷款,钱来了就投在了山里。回头算下账,龙山整个修复建设累计投资51.6亿元,其中银行负债就近20个亿。

“用炸药炸出一立方矿坑,只需要五秒钟,可是填坑修复绿化却需要至少半年时间。”夏春亭说,最难的还是修复山体的过程,遇到泥石流,自己和工人差点被冲走。

据夏春亭介绍,龙山矿坑断面高,堆积矿渣矿粉厚,难以挂网喷泥,只能选择难度最大的客土回填方式。“每填一个矿坑,运输车都需盘行上山,生生轧出了盘山路,现在华夏城中一条名为九曲街的景点,就是因为当初修山时,垂直距离150米、坡面距离350多米的山路,工程车需盘9道弯才能将土送到山梁而定名的”。

WechatIMG11474.jpeg

“在破坏最严重的地区,遍布大大小小矿坑16个,渣石成堆、炮缝遍布,几十万平方米的土地寸草不生。为了蓄水,只能从十几公里外高价搬运黄泥,采用黄泥包底的原始工艺,在谷底用链轨车一层层压实打成1米-1.5米厚的黄泥保护层,周边再用黄泥打坝。”夏春亭称,总共修了35个塘坝天然蓄水,最终形成地下水系,有了土和水才能植树造林。

WechatIMG11472.jpeg

截止2019年,修山期间共搬运土方6456万立方米,44个矿坑全部修复,建造大小水库35个,栽植各类树木1189万株;为种植树木、维护山林,购置工程车几十辆,其中喷灌车就有9辆,因天旱缺水,只能租用水库,车辆需绕行15华里买水浇树,车辆上不去的地方采用人工挑水浇树。

排除千难万险,终于让整个龙山重新“活”了起来。

把废墟变成“金山”

夏春亭的初衷其实很简单,就是把满目疮痍的龙山生态修复成绿水青山。在修复的过程中,思路逐渐多了起来。

期间,为了延续了佛教文化香火,他在太平禅寺遗址上进行了恢复重建;为传承华夏文明始祖尧舜禹时期的历史文化,他斥巨资修建了5000平方米气势磅礴的禹王宫建筑群,包括有山门、禹王殿、老子殿、夫子殿等建筑;为了弘扬地方民俗特色,他修建了胶东特色民俗文化馆,建筑风格吸收了南北古建筑的精华,错落有致地分散在山水之间,民俗馆内集中展示着胶东地区剪纸、海草房、捕鱼、婚嫁、祭祀等特色民俗,文化长廊由夏园湖和水上文化长廊组成,夏园湖原是矿坑留下的沟壑,修复前是一处东西长200米、南北跨度150米深约18米的巨大矿坑。

一心把精力放在龙山修复上的夏春亭,塔机生意只能逐渐放弃。修山难,其实维护更难。如何守住来之不易的绿水青山,是花甲之年的夏春亭不得不考虑的现实课题。

无数次走在龙山林间水畔,敏锐嗅到新世纪初人们消费升级、文化旅游需求大涨的商机后,夏春亭决定依山势建设融合山水情怀、传统文化和现代科技的主题公园旅游景区,把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再反哺到维护和开发新的生态修复工程上去。

“技术设计人员对修复的山体进行科学规划、合理布局,将生态恢复与旅游开发、富民兴业相结合,建成了集展示中华传统文化、海洋特色文化和胶东民俗文化于一体的大型生态文化旅游景区华夏城。”夏春亭告诉记者,华夏城2010年边治理边开放,其中独创的360度旋转行走式的室外演艺《神游传奇》秀,在长210米、宽171米的矿坑上建成,集中展现了华夏五千年厚重的文明传承与自强不息、奋斗不止的民族精神,被称为“会跑的实景演艺”。此剧场获得舞台设备等7项发明专利、30项实用新型发明专利。

WechatIMG11473.jpeg

此后,华夏城入围“中国最具潜力的十大主题公园”,获“中国创意产业最佳园区奖”,并被评为“首批山东省文化产业示范园区”“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基地”等,2017年被评为国家5A级景区。

“华夏城评上5A级景区开创了一个先例,因为5A评选标准要么是名山大川,要么有深厚的历史沉淀,可华夏城是在矿坑废墟上新建的,这两项都不具备。”夏春亭告诉记者,第一年失败后来年继续参评,评委最终还是被打动了,因为这种愚公移山的精神本身就是优秀的传统文化,而修复后的龙山风景已可跟名山大川媲美。

华夏城景区开业以来,共接待游客超过2000万人次,带动了周边服务业的快速发展,新增酒店客房4000余间、餐饮等店铺约2000家;华夏文旅集团通过土地置换形式,对龙山周边5个村实施了旧村改造,让1200余户村民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村集体也改制成为股份经济合作社;最近5年来,拉动周边13个村村集体经济收入年均增长14.8%。

从负数到零再到正数,短短十余年间,龙山废墟一跃成了金山。

复制生态修复模式

新冠疫情多次反复之后,变异毒株德尔塔的出现让防疫形势再次严峻。

8月初,本报记者在华夏城采访时,防疫管控升级暂时还未波及到威海,站在长370米、高80米的“网红打卡地”高空玻璃桥上俯瞰这座从矿坑废墟上崛起的5A级景区,游人依然络绎不绝。

“疫情最严重时候,景区停业,我们也正好利用这个时间上马了新工程。”因为有了金山做底气,夏春亭的生态修复工程游刃有余起来。

WechatIMG11475.jpeg

为契合旅游业态升级和生态建设重任,夏春亭又投资25.5亿元,在华夏城重点实施生态修复,打造占地3020亩的生态文明基地、培训中心等多个项目。记者在7月刚开业的生态文明馆看到,集高科技、生态理念和实景复原于一身的现代建筑内,再现了龙山生态修复、威海生态发展理念、习近平总书记生态文明思想和“两山理论”,生动场景寓教于乐。

“龙山主峰半山腰一片山坡上的树,去年疫情闭园期间受病虫害成片地死了,借着山势我们重新规划,员工全员上山砍树种下了芝樱、紫薇、地被菊等近千亩花草,形成了‘龙山花谷’新景点。”夏春亭说。

事实上,龙山生态修复成功模式此前就已被复制到了厦门和西安。

2014年,华夏文旅集团在厦门集美区一篇荒地上选址,隔年老院子4A级景区开业,民俗文化风情园和《闽南传奇》秀以浓厚的地域特色集中展示了闽南文化精粹,成为厦门市重大项目和福建省文化产业十大重点项目。

2015年,夏春亭的目光落在了西安浐灞生态区,选址地当时还是一大片沙坑,投资40亿元、包括《驼铃传奇》秀、西安先祖部落景区、水陆乐园等项目在内的西安主题公园2017年开业的同时,又在南京签下了项目,这一次,他想让南京历史积淀深厚的老城墙复活。

“西安数千年的历史长卷是华夏文明的瑰宝,这里是陆上丝绸之路起点城市,而厦门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夏春亭告诉记者,无论选址还是内容,他都是在践行“两山理论”,为“一带一路”增色,最终讲好中国故事,传达文化自信。

据悉,《驼铃传奇》秀的舞美机械设备,是拉斯维加斯单场驻场秀的八倍以上,其凭借47项舞台发明专利,为演艺奠定了强大的科技基础,最终独步世界演艺圈;内容上更是以“一带一路”为主线,深入挖掘大唐传统文化,追寻驼队丝绸之路上的踪迹,以正能量传播西安最辉煌历史时期的文化传奇。

2019年,华夏传奇系列演艺斩获TEA 大奖杰出成就奖,是当届唯一获奖的中国演艺企业,与环球影城、迪士尼同台领奖。主题娱乐协会是全球主题娱乐文旅行业最权威的机构,每年评选和颁发TEA西娅大奖(Thea Awards),被公认为主题娱乐行业的最高荣誉、全球主题公园行业的“奥斯卡”大奖。

自此,从矿坑废墟上起步的华夏文旅一跃跻身到了世界演艺领跑行列;而夏春亭还在继续向前走。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09902 [article_id] => 109904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徐芸茜","update_time":1629077351},{"editor_nickname":"徐芸茜","update_time":1629077403},{"editor_nickname":"徐芸茜","update_time":1629077422}]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29077351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09902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

公培佳
公培佳

《华夏时报》总编辑助理、总编室主任,分管华夏时报网、新媒体,长期任报纸头版头条主编、高级记者,关注宏观经济,研究区域经济发展和文化收藏趋势。2016年起,任中国记协第九届理事。2012年-2016年连续5年任中国新闻奖、长江韬奋奖初选评委,2017年中国经济新闻一等奖获得者。

+关注 私信

TA的更多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