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金融正文

长期降短期升 四大行着手存款利率定价机制改革

作者:冯樱子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6-21 17:14:15

摘要:6月21日起,商业银行存款利率报价方式由之前的“基准利率*倍数”改为“基准利率+基点”,同时不同类型的银行又设置了不同的上限加点数。

长期降短期升 四大行着手存款利率定价机制改革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冯樱子 北京报道

存款利率自律上线确定方式调整!

6月21日起,商业银行存款利率报价方式由之前的“基准利率*倍数”改为“基准利率+基点”,同时不同类型的银行又设置了不同的上限加点数。

记者注意到,今日,多家银行的存款利率已开始调整。其中,四大行一年期及以上的存款利率普遍下调,定存利率最高不超过3.25%,大额存款最高为3.35%。

存款利率定价改革开启

官宣!6月21日,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秘书处发布消息称,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优化了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的确定方式,将原由存款基准利率一定倍数形成的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改为在存款基准利率基础上加上一定基点确定。

2015年10月,央行放开了对存款利率的行政性管制,金融机构可在存款基准利率基础上自主确定存款实际执行利率。

此前,银行的存款利率上限是按央行规定的存款基准利率倍数确定的,在此范围之内,各金融机构可与存款人自主协商确定存款实际执行利率。

而从今日起,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的确定方式改为在存款基准利率基础上加点确定。

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秘书处表示:“按照存款基准利率倍数确定的利率上限,存在明显杠杆效应。由于长期存款基准利率较高,执行利率也明显偏高,扭曲了存款的期限结构。

“特别是个别金融机构利用长期存款利率较高的问题,通过多种不规范的所谓“创新”产品吸收长期存款。其他银行为稳定存款来源,被动抬高存款利率揽储,推升整体负债成本,出现了存款市场由坏银行定价的问题,不利于存款市场有序竞争。”

新的存款利率自律上限实施后,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有升有降”,半年及以内的短端定期存款和大额存单利率的自律上限有所上升,一年以上的长端利率自律上限有所下降。

同时,各金融机构仍可在自律上限之内,与存款人自主协商确定存款实际执行利率,存款实际执行利率并不一定会有大的变化。目前,各金融机构存款利率定价总体平稳,有关调整正有序推进。

此外,新方案同步调整了中小银行和国有银行的存款利率自律上限,二者之间仍存在合理利差,有利于维持目前相对均衡的市场竞争环境。

对于此次存款利率定价改革,光大证券金融业首席分析师王一峰表示,贷款报价利率LPR改革之后,推动了实际贷款利率明显降低,引导了金融系统向实体经济让利。同时,我国金融体系尾部银行可持续经营能力不强,为维护金融稳定,有必要的进一步推动存款利率市场化改革。

“尤其是今年以来,银行体系一般性存款增长压力较大,一般性存款和同业负债之间跷跷板效应突出,银行体系稳存增存压力加大,客观上有可能推高总负债成本。”王一峰提到。

四大行定存利率最高不超过3.25%

今日,多家银行的存款利率出现调整。

四大行一年期及以上的存款利率普遍下调,半年及以内的短期利率则有小幅上升。调整后,一年期1万以上定存利率为2.0%,三年期定存利率为3.25%,大额存款最高为3.35%。

以工行为例,昨天,该行3万元起存的3年期利率昨日为3.85%,今日则变为3.25%,下调了0.60个百分点。

大额存单方面,此前四大行会有最高利率3.9875%的三年期品种,现在三年期最高利率只有3.35%。

以工行为例,此前工行三年期大额存单利率最高为3.987%,最低为3.35%,今日统一为3.35%,最高下调了0.637个百分点;2年期大额存单利率昨日最低为2.7%,最高达3.15%,今日统一为2.7%;1年期大额存单昨日为2.25%,今日变为2.1%,下调0.15个百分点。

中行最新一期大额存单利率与工行类似,起点金额都是20万元。3年期利率3.35%,2年期2.7%,1年期2.1%。中国银行客服则对记者表示,目前,大额存单产品对特定客户开发。

而建行网点工作人员则表示:“目前三年期最高利率就是3.25%,没有三年期的大额存单了。”

华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张瑜认为:“改革是主要目的,调息是小部分存款为满足新机制带来的附加影响,存款定价机制变化并不等于降息。市场部分投资者倾向把存款利率定价机制变化衍生为‘降息’,我们认为可能不妥。”

他表示,政策主要目标是限制高息揽储行为,短期内部分银行可能要面对存款流失,进而推高同业负债压力。类似的例子如去年年中监管直接要求压降结构性存款规模,打击类存款产品,导致下半年银行面临严重的存款荒,银行同业负债压力显现,同业存单利率与银行间资金利率抬升。

不过,由于本次治理是从“价”着手,对比去年直接从“量”上打击,预计影响会温和很多。张瑜说道。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1
ArticleMeta Object ( [_new:CActiveRecord:private] => [_attributes: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id] => 108291 [article_id] => 108293 [source] => 华夏时报 [allow_comment] => 1 [show_column] => 0 [editor] => [{"editor_nickname":"冯樱子","update_time":1624266163},{"editor_nickname":"冯樱子","update_time":1624266224},{"editor_nickname":"冯樱子","update_time":1624266666},{"editor_nickname":"冯樱子","update_time":1624266694},{"editor_nickname":"冯樱子","update_time":1624266855},{"editor_nickname":"超级管理员","update_time":1624419869}] [url] => [remark] => [create_time] => 1624266163 ) [_related:CActiveRecord:private] => Array ( ) [_c:CActiveRecord:private] => [_pk:CActiveRecord:private] => 108291 [_alias:CActiveRecord:private] => t [_errors:CModel:private] => Array ( ) [_validators:CModel:private] => [_scenario:CModel:private] => update [_e:CComponent:private] => [_m:CComponent:private] =>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