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能源正文

沈阳化工称聚醚项目试车成功,“捉襟见肘”的营运资本如何支撑业务扩张?

作者:李未来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5-16 15:06:23

摘要:在扩张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的沈阳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沈阳化工”,000698SZ),“债台”也越累越高。

沈阳化工称聚醚项目试车成功,“捉襟见肘”的营运资本如何支撑业务扩张?

本报记者  李未来  北京报道

在扩张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的沈阳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沈阳化工”,000698SZ),“债台”也越累越高。

5月11日,沈阳化工发布公告称,孙公司蓝星东大有限公司(下称“蓝星东大”)30万吨/年新型高性能聚醚多元醇项目试车成功, 并表示“项目投产后不仅可以大幅提高公司的经营收入,更能推动公司产业结构调整,在差异化、定制化方面取得更大提升。”

而从沈阳化工近期公布的2020年年报来看,截至2020年底其流动资产难以覆盖流动负债,营运资本约为-5亿元,短期借款高达34.42亿元,而货币资金只有16.97亿元,面临流动性风险。

经营现金流情况恶化

沈阳化工主要从事氯碱、石油、聚醚多元醇等化工产品的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有烧碱、聚氯乙烯(PVC) 糊树脂、丙烯酸及酯类、聚乙烯、丙烯、液体石蜡、液化气、聚醚多元醇等。

2020年沈阳化工实现了不错的业绩,在营业收入(95.72亿元)同比下降13.14%的情况下,其净利润扭亏为盈,约3.57亿元,比上年同期(-7.46亿元)增加了147.92%。

从产品来看,糊树脂和聚醚贡献较大。2020年沈阳化工糊树脂产品实现营业收入24.35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了近10亿元,聚醚产品实现营业收入约23.2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了近2亿元。

糊树脂和聚醚营业收入增加主要是因为价格上涨,尤其在下半年,这两种产品价格几乎翻倍。上半年糊树脂产品平均售价是7619.26元,下半年为16766.88元,聚醚上半年平均售价为9136.28元,下半年平均售价是13838.7元。

不过,除这两种产品外,沈阳化工其他产品销售收入均下滑,如丙烯2020年营业收入为2亿元,比上年同期(3.74亿元)减少了1.74亿元,烧碱2020年营业收入为4.08亿元,比上年同期(5.2亿元)减少了1.12亿元,丙烯酸及酯2020年营业收入为7.65亿元,比上年同期(9.21亿元)减少了1.56亿元。还有聚乙烯等产品营业收入同比都有所下降。

因此,尽管2020年沈阳化工净利润扭亏为盈,但其经营性净现金流量却为负,这一点的情况与2019年恰好相反。

2019年沈阳化工净利润为-7.46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却高达10.08亿元;2020年沈阳化工净利润为3.57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86亿元。

从细分科目来看,2020年沈阳化工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88.84亿元)比上年同期(104.33亿元)减少了15.49亿元,但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86.18亿元)却比上年同期(87.59亿元)增加了1.41亿元。

“债台”高筑

比现金流情况更糟糕的是沈阳化工居高不下的短期借款和流动负债。

根据沈阳化工2020年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年底,其短期借款为34.42亿元,比上年期末(27.77亿元)增加了6.65亿元,应付票据为7.9亿元,比上年期末(4.97亿元)增加了2.93亿元。

而截至2020年年底,沈阳化工最具变现能力的货币资金只有16.97亿元,而其他流动资产(如应收账款、预付款项等科目)的变现能力较弱,难以保障上述流动负债的偿还。

截至2020年年底,沈阳化工流动资产合计52.14亿元,流动负债合计57.13亿元,营运资本(流动资产-流动负债)为-4.98亿元。

这或让沈阳化工面临日常经营资金不足的风险,并触及可持续经营的问题。其在年报中提到,“考虑到于2020年12月31日本集团尚未动用的银行借款授信额度约人民币18.84亿元,管理层确信于本报告期末起至少12个月内本集团能够获得足够的资金清偿到期债务并持续经营。”

也就是说,2021年沈阳化工还要加大融资力度。

根据沈阳化工2021年一季度报告,其通过提高应收账款、应收账款融资和存货的方式增加了流动资产,并通过降低短期借款的方式降低了流动负债。截至3月底其流动资产为53.38亿元,流动负债为52.97亿元,营运资本刚好转正。但货币资金(20.06亿元)和短期借款(30.36亿元)的差距仍高达10亿元。

即便如此,沈阳化工仍在扩张业务。

5月11日沈阳化工发布了孙公司蓝星东大30万吨/年新型高性能聚醚多元醇项目试车成功的消息,称“项目投产后不仅可以大幅提高公司的经营收入,更能推动公司产业结构调整,在差异化、定制化方面取得更大提升。公司将继续遵循‘科学至上’理念,推动产品创新、稳定产品生产,进一步巩固公司在聚醚多元醇市场上的影响力。”

对于上述问题,记者联系了沈阳化工董秘办,其一名工作人员要求发送采访问题并报请相关负责人,记者通过邮箱发送了采访问题,但截至发稿之日尚未收到回复。

继续融资还是改善经营以获得充足的现金流?《华夏时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张蓓 主编:张豫宁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