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产业正文

“盲盒第一股”泡泡玛特业绩增速放缓股价上演“过山车“,“盲盒经济”何去何从?

作者:金晓岩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5-07 16:36:12

摘要:乱花渐欲迷人眼,上市之后泡泡玛特股价过山车式走势,惊动了整个潮玩界,如果按照5月6日泡泡玛特每股报收63港元计算,较最高时股价已经下跌40%。无独有偶,泡泡玛特在刚披露的年报中也显示业绩增速放缓。

“盲盒第一股”泡泡玛特业绩增速放缓股价上演“过山车“,“盲盒经济”何去何从?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金晓岩 北京报道

乱花渐欲迷人眼,上市之后泡泡玛特股价过山车式走势,惊动了整个潮玩界,如果按照5月6日泡泡玛特每股报收63港元计算,较最高时股价已经下跌40%。无独有偶,泡泡玛特在刚披露的年报中也显示业绩增速放缓。

不过,相比较业绩增速和股价的下跌,泡泡玛特的产品价却是有所上涨,其今年4月推出的多款新品盲盒价格均涨至69元,泡泡玛特的涨价逻辑也引起了外界的猜测,是否是为了中和业绩增速下降的情况?但无论如何,从高高在上的潮玩第一股到如今的股价和业绩增速均出现大幅度下降的现象还是给业内敲响警钟,盲盒经济究竟是昙花一现还是泡沫破灭后的正常回归?

股价腰斩后回升难

泡泡玛特2020年12月11日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开盘涨超100.26%,报77.1港元/股,上市当日总市值破千亿达1065亿港元。泡泡玛特靠主打盲盒IP之一molly和盲盒的多重叠加玩法,一度备受年轻人喜欢,并且吸引了资本市场追捧。股权结构关系显示,目前,泡泡玛特的公司执行董事兼CEO王宁持股49.8%,红杉资本持股4.39%,华兴资本持股1.75%。

但毕竟IP都是有周期的,火的时间或长或短,但不会总是长青。因此,对于潮玩公司来说,更重要的还是要打造爆款IP。而对于王宁来说,野心也不仅仅在于爆款IP的打造,他还将目光锁定在潮玩平台和行业生态的打造上。据泡泡玛特上市的招股书时显示,其上市所募集资金将主要用于几个方面,其中包括销售渠道扩展,进军海外市场;投资收购潮玩行业产业链公司,以及扩大IP库等。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在泡泡玛特刚上市时,曾掀起了一阵潮玩热潮,其87年创始人王宁的低调也不得不站在公众面前,接受镁光灯和大众的赞美或是非议。

对于泡泡玛特的迅速蹿红,业内一方面认为,虽然泡泡玛特在短时间内获得消费者和投资人的双重认可,但另外一方面也有观点不看好该公司的未来表现,认为其红利期“也就是几年时间”、“未来大概有3-5年黄金发展期”。甚至有人认为,泡泡玛特在“割年轻人的韭菜”、“收智商税”、“没有社会价值”。

距离泡泡玛特上市还不到半年时间,盲盒经济是否是泡沫还未可知,但泡泡玛特的股价却是在近日出现大幅度下降。据《华夏时报》记者看到,截止5月6日收盘,其股价报收63港元/股,和上市以后的股价峰值,在今年2月攀升至107港元/股相比,同比下降了40%。

paopao.jpg

(图片来自雪球)

众所周知,市盈率过高往往意味着股票价格具有泡沫,价值存在被高估的可能。而且,近日泡泡玛特的股价大幅下降已经不是首次出现,此前泡泡玛特就已经出现了一轮股价“腰斩”。今年3月26日,泡泡玛特报收53.6港元,相较于最高股价时,已经出现腰斩。自那次腰斩之后,泡泡玛特的股价虽有波动式小幅上升,但股价回暖幅度不大。

针对上述股价等问题,本报记者通过官方邮件形式对泡泡玛特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前,对方尚未回复。

业绩增幅下降后产品涨价

其实,在泡泡玛特刚上市之初,能够受到资本市场的热捧,除了对潮玩甚至是盲盒热的新鲜追逐有关之外,泡泡玛特的靓丽业绩也吊足了资本机构的胃口。

据招股书显示,泡泡玛特在2017年、2018年、2019年,泡泡玛特的年收入分别为1.581亿元、5.145亿元、16.834亿元,纯利润分别为160万、9950万、4.511亿元。两年期间增速分別达到225.4%、227.2%。

一个小小的盲盒为何能掀起这么大的波澜,不懂潮玩的人群不理解,热衷潮玩的粉丝们则趋之若鹜,无法自拔。

正是因为盲盒的未知性,受到年轻消费者的青睐。购买盲盒的人永远不知道自己纠结半天最终选的是否是自己心仪的,正是这种情绪,让无数人心醉神迷。每个消费者为了抽到自己想要的玩偶,不惜下血本。盲盒已经成为95后玩家增长最快烧钱最多的爱好。去年有近20万消费者在盲盒上花费超过2万元。

已经价格不菲的盲盒,近来又出现涨价的消息。据悉,进入4月以来,泡泡玛特推出的新系列盲盒都在相继提价。对此,泡泡玛特对外回应表示,由于供应链原材料价格上涨,人工成本增加,因此采取提价策略以应对成本抬升。此外,潮流玩具在设计上更加精细,工艺更加复杂也导致了成本的增加。

但对于泡泡玛特的解释,外界不能有所认同。一位不愿具名的潮玩业内人士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泡泡玛特此次涨价的目的更可能是为了提升业绩增长。按照常规的商业逻辑,企业会通过降价促销的方式增加销售,提高市场占有率,而涨价反而降低需求,减少销售,对于刚刚站稳潮玩第一股位置的泡泡玛特不会冒这么的风险,贸然涨价。

如此看来,泡泡玛特产品涨价到底因为业绩下降所致,还只是单纯的由于原材料涨价导致的产品提价依然是个谜题。据泡泡玛特公布的上市后第一份财报显示,泡泡玛特2020年全年营收25.1亿元,同比增长49.3%,和过往几年的业绩增速相比,差距很大。据悉,2018—2020年泡泡玛特总营收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25.5%、227.2%、49.3%。虽然近年来营收业绩一直呈现增长态势,不过,进入2020年以后,其业绩增速却出现断崖式下滑。

一个不容忽视的现象是,泡泡玛特的业绩快速增长和盲盒所处的潮玩行业快速增长相辅相成。但是,盲盒热捧红了一些企业,同时也滋生了一些乱象。今年1月26号,中消协在其官网发布消费警示,直指盲盒市场存在商家过度营销、涉嫌虚假宣传、质量难以保障,以及纠纷难解决四大主要问题。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