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健康正文

"甩锅"失灵?经销商行贿被判刑,誉衡制药涉事产品被暂停挂网交易

作者:于娜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4-30 16:05:03

摘要:医药战略顾问周树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相较于这些医药企业动辄上千万的销售规模而言,几万元的行政处罚就是不痛不痒。但如果采用暂停挂网交易或者限制带量采购,对其则能产生足够的威慑力。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于娜 北京报道

药企失信“黑名单”处罚第一案背后释放出来的信号令业界关注。

据浙江省药械采购中心4月12日发布的《关于我省医药价格和招采失信等级评价结果的通报(2021年第一期)》显示,哈尔滨誉衡制药有限公司产品(以下简称誉衡制药)鹿瓜多肽注射液在浙江省存在商业贿赂行为,被浙江省医药价格和招采失信等级评为“严重”,并按规定暂停该企业鹿瓜多肽注射液挂网交易。

天眼查显示,誉衡制药是A股上市公司誉衡药业的全资子公司。鹿瓜多肽注射液也是誉衡药业骨科药物的核心产品之一。

去年8月28日,国家医保局制定了《关于建立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的指导意见》,启动了医药价格和信用评价制度建设,即医药圈所称的招采“黑名单”。在医药购销中给予“医药商业贿赂”等失信行为的药企将被列入“黑名单”。其中,严重失信的医药企业,将被限制或中止相关药品或医用耗材挂网,限制或中止采购相关药品或医用耗材。

医药战略顾问周树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相较于这些医药企业动辄上千万的销售规模而言,几万元的行政处罚就是不痛不痒。但如果采用暂停挂网交易或者限制带量采购,对其则能产生足够的威慑力。

截至目前,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在2020年8月28日以后,广东一方制药有限公司、江西汇仁医药有限公司赣州分公司、海南斯达制药有限公司、济南迪诺商贸有限公司、青岛风和医疗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均有涉及行贿医务人员的案件判决。

参照此次誉衡制药的案例,后续还将有哪些药企可能会被例入所在省份的招采“黑名单”?

药企行贿“甩锅”失灵

对誉衡制药采取严重失信处罚,事实依据来自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书(《2020浙刑初428号》)。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判决书披露,2017年5月至2019年6月26日期间,医药代表陆某从倪某某处获取誉衡制药的鹿瓜多肽针剂推广费后,为增加销量,承诺以每开具1支“鹿瓜多肽”针剂支付8元好处费的标准,送给开处方的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医生,相关医生予以答应。

期间,陆某共支付给40名医生(另案处理)好处费共计88万余元,其中上述医生直接或从其他医生间接分得现金共计80余万元。

法院审理认为,陆某等人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医务工作人员钱财,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陆某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七个月,并处罚金5万元。

在这起行贿案中,倪某某和陆某都不是誉衡制药的员工,倪某某实质上是医药销售行业中所谓的“大包商”,陆某在判决书中显示的身份是医药代表,从倪某某那里拿货做推广。

看似誉衡制药很可能同陆某行贿医生并无直接联系。事实上,之前药企对自家产品的商业贿赂行为往往“甩锅”给医药代表、代理商,以“医药贿赂是代表、代理商个人行为”为托词,很难追究到药企的法律责任。

不过,去年8月,国家医保局启动了医药价格和信用评价制度,带金销售的药企一旦被列为严重失信,将被限制或中止带量采购。同时,将医药企业与医药代表、代理商进行信用绑定。

据国家医保局公布《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的操作规范(2020版)》,医药企业对于其员工(含雇佣关系,以及劳务派遣、购买服务、委托代理等关系),或具有委托代理关系的经销企业,实施失信行为使己方药品或医用耗材获得或增加交易机会、竞争优势的,承担失信违约责任。

正如誉衡制药,因为代理商和下游的经销商出现商业贿赂的失信行为,药企再也不能通过“甩锅”来逃避处罚。标志着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制度进入了发挥实质性效果的新阶段。

“污点”药企还能信用修复?

此前,业界存在疑问的是,如果行贿行为发生在2020年8月28日之前,药企还会不会被例入失信“黑名单”?对此,一些过往有相关污点的药企也在观望之中。

不过誉衡制药的案例显示,行贿案的判决时间是2020年9月30日,但案件中涉及的行贿时间大多在2019年之前。这意味着,医保局招采“黑名单”以判决日期为准,即便是多年前的行贿事件,只要被司法机关追查审判,也将面临“黑名单”处罚。

据国家医保局2020年11月发布的《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级的裁量基准(2020版)》,在2020年8月28日之后,根据法院判决或相关执法部门行政处罚认定的案件,相关药企的商业贿赂行为将被纳入失信评级。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在2020年8月28日以后判决的行贿案例中,广东一方制药有限公司、江西汇仁医药有限公司赣州分公司、海南斯达制药有限公司、济南迪诺商贸有限公司、青岛风和医疗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均有涉及行贿医务人员的记录。行贿金额多的达140万元,少的也在20万元以上。

参照此次誉衡制药的案例,上述企业是否也有可能进入所在省份招采评价“黑名单”?

不过,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级制度也提出了医药企业信用修复机制。鼓励企业采取切实措施主动修复信用,包括7种修复方式,即终止相关失信行为、处置失信责任人、提交合规整改报告并接受合规检查、公开发布致歉声明消除不良影响、剔除涉案药品或医用耗材价格中的虚高空间、退回或公益性捐赠不合理收益、有效指证失信行为的实际控制主体等。

除誉衡制药外,浙江省通报中称,对其他存在回扣问题的医药企业也按程序开展了信用评价,部分医药企业已经采取了主动降价等措施修复信用。

除了用降价换取不被列入“黑名单”外,去年8月医保局招采信用评价制度公布以来,医药圈还曾掀起了一波举报高潮。

在多地曝光的举报信中,数家药企被举报“带金”销售、给医生回扣等,举报人中不乏代理商、医药代表。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一方面是同行竞争,另一方面,药企信用修复方式中也明确提到了“有效指证失信行为的实际控制主体”,意即举报其他行贿单位。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