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半导体板块平均市盈率为A股四倍!最高4289倍,谁是市盈率之王?

作者:林坚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1-22 17:28:08

摘要:99家半导体板块个股平均市盈率(以最新财报与股价为基准)为202.6倍,中位数为77.1倍。

半导体板块平均市盈率为A股四倍!最高4289倍,谁是市盈率之王?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林坚 陈锋 北京报道

在“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定调下,国产替代、补短板的逻辑已经成为中国产业发展的共识。2020年,半导体产业被推到资本市场舞台的镁光灯下,一路高涨,一路下跌,跌宕再跌宕,与白酒,新能源,医药等主角轮番竞演。无疑,上亿的A股投资者都看到了金钱散发出的光芒在半导体脸庞上的闪动。

市盈率是最常用来评估股价水平的指标之一,亦称本益比,是股票价格除以每股盈利的比率,通常用来作为比较不同价格的股票是否被高估或者低估的指标。一般情况下,一只股票市盈率越低,市价相对于股票的盈利能力越低,表明投资回收期越短,投资风险就越小,股票的投资价值就越大,反之则结论相反,如果一家公司股票的市盈率过高,那么该股票的价格具有泡沫,价值被高估。但是当一家公司增长迅速以及未来的业绩增长非常被看好时,股票暂时的高市盈率可能恰好准确地估量了该公司的价值。

根据同花顺iFinD数据,经《华夏时报》记者统计,除去无效数值的2家企业(中英科技、银河微电尚未流通股票),以及14家亏损的企业(亏损的公司计算的市盈率是负数,该指标没有参考价值),所选取的99家半导体板块个股平均市盈率(以最新财报与股价为基准)为202.6倍,中位数为77.1倍,即使加上亏损的企业市盈率,平均市盈率也达到了149倍,同位数为69.6倍。而根据相同的计算准则,整个A股市场平均市盈率为50倍左右,约是半导体板块市盈率的四分之一。

为什么市场给半导体,或集成电路、芯片企业(三者为子母集关系)这么高的估值?半导体是在“疯狂炒作”吗?普通投资者把市盈率当作股票的重要衡量指标,那么,市盈率高低是不是不适合套用在半导体板块?谁是目前半导体个股中的市盈率之王?《华夏时报》记者进行了相关梳理与采访。

4289.91倍的半导体市盈率之王

市盈率.png

据《华夏时报》记者统计及计算的情况,目前约百家半导体A股企业中,士兰微(600460.SH)、晶晨股份(688099.SH)、北京君正(300223.SZ)及东晶电子(002199.SZ)等企业市盈率过千,其中士兰微以4289.91倍居于首位。

士兰微系第一家在A股上市的集成电路芯片设计企业,其主要产品有智能功率模块(IPM)、IGBT功率模块、分立器件产品、MEMS传感器。该公司是中国半导体企业中少有的采用IDM模式(即产业链全覆盖,也称“一条龙服务”模式)的企业,目前市值维持在350亿左右,市值在A股半导体企业中处于中上部位置。

此前,《华夏时报》记者针对士兰微公司做过相关报道,对该公司的营收减速提出质疑。最近三年,士兰微营收增速放缓明显,2017年至2019年增速分别为15.44%、10.36%、2.80%,同期净利润也出现下滑。但该公司研发投入正逐年上升,2017年至2019年研发投入分别为2.8亿元、3.5亿元与4.3亿元,研发投入总额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10.19%、11.56%与10.19%。

业界人士告诉记者,作为IDM公司,士兰微带有资产相对偏重的特征,受产业周期性景气度的影响,在外部经济周期变化的压力下,该公司在一定程度上要承受经营利润波动的压力,因此需要特别关注运行成本的控制。截至2020年三季度,士兰微股东人数为133300位,较上期增长0.61%。

士兰微.png

图为士兰微一年以来的股价走势,呈上涨趋势

晶晨股份、北京君正市盈率位列第二位与第三位,分别为2564.88倍与2324.79倍。根据天眼查APP显示,晶晨股份专业从事高性能多媒体芯片的设计、研制和应用,现已成为全球领先的无晶圆半导体系统设计公司。该公司于2019年在科创板上市。

晶晨股份是目前市场智能机顶盒芯片的主要参与者之一,其他还有联发科、海思半导体等。根据市场数据统计,2018年全球和中国智能机顶盒出货量分别约3.5亿台和9500万台,中国智能机顶盒SoC芯片市场基本呈现CR2竞争格局,2018年华为海思和晶晨市占率分别为60.7%和32.6%,到了2019年,晶晨股份已超过海思半导体成为国内第一。

今年前三季度,晶晨股份连续亏损,净利润分别为-3929万元、-6257万元、-1329万元,同比下滑184.92%、158.86%、110.05%。晶晨股份净利润和扣非净利润已连续六个季度呈现负增长。

晶晨股份表示,虽然前三季度业绩呈现亏损,随着疫情影响的逐渐减弱,宏观经济复苏,上下游企业逐步恢复正常运营水平及公司研发新产品逐步上市(其中公司WIFI芯片已顺利量产),将进一步驱动公司业绩转好。记者了解到,晶晨股份将于4月16日公布年报,公司预测净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可能发生较大幅度下滑。

晶.png

图为晶晨股份上市以来股价走势,股价波动趋于平稳

北京君正主营业务为微处理器芯片、智能视频芯片及整体解决方案的研发和销售及存储芯片和模拟芯片的研发和销售。根据该公司财报显示,2020年三季度,北京君正实现营业收入8.73亿元,同比增长801.1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94.97万元,同比下降60.8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139.51万元,同比下降86.95%;基本每股收益0.0243元。

国联证券在其1月20日发布的一份研报中指出,随着5G基建推进,AI、物联网、汽车电子、MiniLED等应用将持续拉动下游需求,同时,电子产业链历经数轮整合后,龙头厂商产能规模和技术优势逐步凸显,盈利稳定性有望进一步提升,在此逻辑下,可关注北京君正。

北京君正将于2021年3月30日公布年报。记者留意到,北京君正在1月4日深交所互动易中披露,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其公司股东户数为2.93万户,较上期(2020年12月18日)减少634户,减幅为2.12%。

北京君正.png

图为北京君正近一年股价走势图,股价上下波动,近期开始下滑

针对如此之高的市盈率,公司如何评价?《华夏时报》记者联系了三家企业,北京君正表示,市盈率根据公式计算可得,营收与股价都有数据可以参考。截至发稿,记者未从士兰微与晶晨股份两家公司获得回复。

是“死亡市盈率”还是理性市盈率?

一般情况下,市盈率保持在10至30倍之间是相对较低的,且不同行业市盈率合理区间各不相同,有时有的标的市盈率达到60倍以上会被称为“死亡市盈率”。针对A股市盈率动辄上百上千的半导体及元件板块的个股,有市场观点称,半导体板块不是按照市盈率估值的,而是一种氛围与热情。过高的市盈率意味着市场或个股已经进入到疯涨的阶段,但这种情况很难持续。

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的一名资深投资者表示:“市场永远都是提前炒作的,就像锂电池,也是炒了近十年,才兑现业绩。”

据云岫资本于近日发布的《2020年中国半导体行业投资解读》报告显示,2020年成为中国半导体一级市场有史以来投资额最多的一年,投资金额超过1400亿元,相比2019年增长近4倍。此外,这一年共有32家半导体公司上市,达到有史以来最高,市值大多在50至100亿元之间。整个半导体行业的公司平均市值增长40%至50%。值得一提的是,越来越多的半导体企业正积极闯关科创板。在科创板市值前十强中,半导体公司数量占据半壁江山,同时,科创板半导体市值占据总市值的30%。

与“死亡市盈率”有一步之遥的是“市梦率”。“市梦率”是由”市盈率”演变过来的。市盈率即股价与每股收益的比率(市盈率=股价/收益)。如果当一个企业股票的市盈率高得吓人的时候,就可以说“梦”了,也就成为了“市梦率”,亦有投资者将其称之“价值泡沫”。

往往普通的投资者会把市盈率当作股票的重要衡量指标,那么,市盈率高低是不是不适合套用在半导体板块?投资者是否要排除市盈率这个参考指标,投资者要怎么面对这个情况?带着若干问题,《华夏时报》记者采访了若干位半导体行业从业或投资人士。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从理性的市盈率与“市梦率”之间增量来看,由两个部分构成。一方面是合理的预期溢价,正所谓“炒股就是炒预期”的说法,另一方面则是非理性的炒作溢价,对此要适当泼冷水。

某北京私募机构人士告诉记者,股价短期靠情绪,长期靠业绩。“什么是估值?不是市盈率,也不是市销率,而是企业未来的经营状况和获利能力。投资者需要投资看得懂的企业,至少对行业有所了解,知道未来的发展趋势。”

从事半导体投资及创业的上海创业指导专家彭丽军告诉记者,从国产替代角度看,半导体短时间内市盈率会超出正常预期,国家以及行业对该板块的投入用以提升民用电子和军工领域的科技竞争力是大国崛起的毕竟之路。

“但是长期来看,回国行业本质,芯片设计、制造、测试等产业链都有标杆型企业的历史市盈率作为参考,过高的市盈率会影响行业的投资价值,不利于长期发展。”彭丽军说道。


责任编辑:麻晓超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