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产业正文

得不到就毁掉? 瑞幸的新旧势力们在争夺什么

作者:卢晓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1-01-07 11:14:41

摘要:1月6日晚间,一份名为“关于罢免郭谨一瑞幸咖啡董事会主席和CEO的请求信”在网络流传。这封信的最后有瑞幸7位副总裁和多位分公司经理、业务总监级别的中高层联名签署。

得不到就毁掉? 瑞幸的新旧势力们在争夺什么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卢晓 北京报道

瑞幸的宫斗大戏似乎永不结束。瑞幸咖啡的创始人陆正耀和钱治亚依旧是斗争的主角之一,但另一方却是他们曾经的“神州系”战友,瑞幸咖啡现任董事长兼CEO郭谨一。

1月6日晚间,一份名为“关于罢免郭谨一瑞幸咖啡董事会主席和CEO的请求信”在网络流传。这封信的最后有瑞幸7位副总裁和多位分公司经理、业务总监级别的中高层联名签署。

1月7日早晨,一位参与签署该举报信的瑞幸中高层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签署举报信的同事还在正常上班,但董事会和大股东还没有对举报信有所回应。

这场罢免看起来是新旧之争,但背后争夺的依然是利益。

新旧博弈

这场斗争看起来是瑞幸咖啡新旧力量的博弈。

郭谨一在1月6日下午发布的内部信中称,举报信是在1月3日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他表示,他个人已提请董事会成立调查组对他自己进行调查,也对此次举报的组织者和过程动机进行调查。

在他提及的这封集体举报信中,上述中高层管理人员则称,由于郭谨一的无德无能,公司已经到了存亡的边缘,请求董事会和大股东罢免郭谨一,并尽快任命公司新的管理层。

而从指责郭谨一“通过供应商舞弊”、“铲除异己”、“提高采购成本”这些具体缘由来看,这场新旧力量博弈的背后,依然是利益的争夺。

瑞幸咖啡相关知情人士曾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瑞幸咖啡的开店成本并不高,但咖啡豆子贵。他当时提及,瑞幸的咖啡豆直接成本比星巴克高,“因为没有它的规模效应”。

在涉及关键的供应链采购方面,上述举报信称,郭谨一清洗和控制采购体系人员,破坏原有的独立审核内控机制,以及采用CEO特批等手段,并跳过正常的采购流程给某些与他关系密切的供应商输送巨额利益等。

而郭谨一则在内部信中对此则回应称,不容任何别有用心的旧势力玷污瑞幸的产品和服务,更容不得“得不到,就毁掉”。

截至《华夏时报》记者发稿,瑞幸官方尚未对上述事件有所回应。

动荡再起

郭谨一走到瑞幸台前,是在去年5月。

在瑞幸财务造假危机爆发后,他当时由瑞幸咖啡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一职转而担任代理CEO。去年7月,他被任命为新任CEO和董事长。陆正耀以及愉悦资本创始人刘二海、大钲资本创始人黎辉等人不再担任董事会成员。

而这场斗争的蹊跷在于,郭谨一同样也出身于神州系,还曾担任陆正耀的助理。他曾被认为是陆正耀的嫡系。还需要提及的是,与他去年5月同时走马上任的瑞幸咖啡高级副总裁曹文宝、副总裁吴刚没有出现这次“逼宫”的中高层名单中。

不过需要提及的是,郭谨一上任后,瑞幸咖啡已经改变了陆正耀时代的快速扩张战略,转向寻求盈利。

去年8月,瑞幸咖啡曾对外宣布了预计在2021年实现整体盈利的目标。上述瑞幸咖啡相关知情人士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瑞幸咖啡开店的脚步将放慢,“不会那么大的扩张,会主要聚焦在现有门店运营效率提升和尽快实现盈利上。”

而在2020年12月,瑞幸咖啡的联合清算人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交了首份报告。这份报告显示截至去年11月30日,瑞幸咖啡门店数减少至3898家。去年前三季,其单季收入分别为5.65亿、9.8亿和11.45亿,仍在维持增长,但增速明显放缓。当期其现金及等价物为50亿元,其中60%的门店实现了盈利。

此外,去年12月17日,瑞幸咖啡方面还向《华夏时报》记者确认,其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已就部分前员工涉嫌财务造假事件达成和解,并支付了1.8亿美元罚款。

而这次“逼宫”,又会让瑞幸咖啡遭遇怎样的动荡?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