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前脚清仓后脚欲上市?曾经参股企业新疆利华财报变脸业绩激增,安徽华茂急发诉讼公告

作者:胡金华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11-26 14:46:24

摘要:“华茂股份刚刚出售三个月的子公司,净利润从亏损4.4亿元忽然变为盈利4.1亿元,财务数据的如此巨大的差异,让不少投资者提出疑问。我们在委托律师书面要求查阅会计账簿被拒后,华茂股份不得不提起诉讼,诉诸法院,请求查阅该公司的财务报告。”11月26日,华茂股份证券事务部分相关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前脚清仓后脚欲上市?曾经参股企业新疆利华财报变脸业绩激增,安徽华茂急发诉讼公告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胡金华 上海报道

原本是一起上市公司与参股企业之间“好聚好散”的股权合作,却因为后者新疆利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疆利华”)疑存财务造假又不提供会记账簿,导致安徽华茂纺织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茂股份”)一怒之下发起诉公告。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11月25日晚间,华茂股份(000850.SZ)发布诉讼公告称,判令准许公司查阅新疆利华2019年度会计账簿(包括会计总账、明细账、日记账和其他辅助性账簿)和会计凭证(含记账凭证、相关原始凭证及作为原始凭证附件入账备查的有关资料)。而这份公告的背后,是源于其在今年4月20日召开了第七届董事会第十六次会议、第七届监事会第十二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处置参股公司股权的议案》,同意公司以定向减资方式处置新疆利华30%股权(退股减资总价款为2.1亿元)。今年4月21日,公司与新疆利华签订了《定向减资协议》,根据新疆利华提供的工商变更通知书显示,上述股权变更登记事项于2020年6月30日办理完成,公司已收到上述全部股权处置款。

原本这起简单的股权处置事件到此就应该结束了,对于华茂股份而言收到了款项增厚了资产及利润,也是一桩利好。但是让华茂股份没想到的是,在三个月之后的今年7月份,新疆利华的控股股东新疆中泰公开了一份《2020年度第七期超短期融资券募集说明书》,为发行本次超短期融资券新疆中泰聘请了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为其及新疆利华进行了财务审计,该所于2020年5月10日出具了《新疆利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合并)审计报告及财务报表(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止)》,该报告显示:新疆利华总资产124.8亿元,总负债112.79亿元,净资产12.04亿元;2019年度实现营业收入100.66亿元,净利润4.1亿元。

“这与我们此前委托会计事务所对新疆利华的审计严重不符,华茂股份刚刚出售三个月的子公司,净利润从亏损4.4亿元忽然变为盈利4.1亿元,财务数据的如此巨大的差异,让不少投资者提出疑问。我们在委托律师书面要求查阅会计账簿被拒后,华茂股份不得不提起诉讼,诉诸法院,请求查阅该公司的财务报告。”11月26日,华茂股份证券事务部分相关负责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十年合作一朝断

本报记者了解到,华茂股份是一家安徽安庆的纺织服装企业,新疆利华是新疆的棉纺织企业,两家公司建立参股关系,始于10年前的2010年,作为我国纺织行业的上下游企业之间以股权投资建立合作关系,并不鲜见。

公开资料也显示,新疆利华棉业从事籽棉种植、加工及相关产品销售业务,主要产品为皮棉,在国内外拥有超过150万亩种植基地、合计经营69个棉花加工厂、1个棉纺织厂。当时,华茂股份持有利华棉业30%股权,利华棉业创始人张齐海持有30%股权,新疆国资委旗下新疆中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持有34%股权,为利华棉业控股股东。

根据华茂股份11月25日的公告内容显示,在2010 年12月14日,华茂股份五届一次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投资受让新疆库尔勒利华棉业有限责任公司35%股权的议案》,投资5860.94万元(实际出资5651.14万元)受让自然人张齐海持有的新疆利华35%股权,受让完成后新疆利华注册资本5000万元,华茂股份持有35%;2016 年8 月 28 日,华茂股份六届十八次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对新疆利华棉业股份有限公司增资的议案》,投资7255.32万元对新疆利华增资,增资后新疆利华注册资本从8500万元增加至1.58亿元,华茂股份持有30%;截至2019年9月30日,华茂股份合计投资新疆利华1.29亿元,持有30%股权。

“近年来,新疆利华短期内出现高速举债扩张经营的情形,与公司经营理念存在巨大差异。数据显示其资产负债比率过高,2016、2017、2018年资产负债率分别达79.48%、91.19%、90.82%,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负债总额高达72.70亿元,经营风险较大。鉴于我们公司整体业务整合的需要和风险控制方面的考虑,经七届十六次董事会会议和七届第十二次监事会会议审议通过以定向减资方式处置新疆利华30%股权。”华茂股份证券事务部人士受访时指出。

公告显示,华茂股份定向减资新疆利华30%股权审计、评估基准日为2019年9月30日。根据公司与新疆利华共同委托的容诚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结论,新疆利华2019年截至9月30日的净资产(合并口径)审计值为2.94亿元,净利润为-4.40亿元。

此外,根据华茂股份出具的审计报告,记者也了解到,截至2019年9月30日,新疆利华经审计的资产总额为134亿元,净资产为2.94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8%;2019年1-9月,净利润陷入大额亏损,具体为-4.4亿元。经评估,利华棉业100%股权评估值为7亿元,增值率为136%。华茂股份30%股权的对应价值为2.1亿元,处置上述股权预计能给上市公司带来372万元收益。

事情原本在今年4月份到就结束了,但让华茂股份和上市公司的其它股东们没想到的是,新疆利华在今年7月份对外发布的财务数据发生了惊天逆转,这让包括华茂股份以及其它股东都“惊呆”了。

从亏4亿到赚4亿

“对于企业来说,在一个经营年度内适当的进行财务数据调节,平滑一下利润,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像新疆利华这样的企业,2019年前三季度还亏损4.5个亿,最后一个季度竟然盈利高达9亿元,直接抹平之前的亏损,还多出来4个多亿的利润。两份审计出自不同的会计师事务所,由于审计水平不同,最终出具的财务报告数据也可能有差异,外界可以理解,但是出现这么巨大的差异,却没有一个对原股东的解释,实在让人匪夷所思。”11月26日,国家税务总局党校教授韩晓琴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记者也了解到,新疆中泰出具的对新疆利华的财务审计报告则是国内的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华茂股份和新疆中泰为何会对一个企业出具两份完全不同的财务审计报告,而2019年四季度新疆利华的经营又是经历了一个怎么样的“爆炸式”增长,让华茂股份不得不对其进行诉讼。

11月26日,本报记者就华茂股份发布的公告内容尝试联系新疆利华,截至发稿没有得到回应。

华茂股份方面则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虽然审计基准日只相差三个月,但新疆利华净资产却突然增加9亿余元,净利润也增加8亿余元,难以令人信服。公司有理由怀疑新疆利华在与公司共同委托审计时隐瞒了相关财务数据,侵犯了公司作为股东的合法权益,并严重影响了公司合法持有股份的权益价值。故2020年10月,公司委托律师书面要求查阅被告会计账簿,但新疆利华也委托律师回函明确予以拒绝。为此,公司只得诉诸法院,请求依法审理,并判决支持公司诉讼请求。

值得一提的是,与新疆中泰发布了前述新疆利华的财务审计报告的同时,新疆利华也在7月份对外宣布启动IPO,并且与申万宏源、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三家服务机构签订了合作协议。

“公司的净资产和利润水平会对直接影响评估结果,而启动IPO的良好预期也大概率会对公司估值带来一定的溢价空间。倘若按照新疆中泰之前的短融券募集说明书中的审计结果,新疆利华的估值显然应该更高,而两次的审计结果相去甚远,肯定是某次审计出了问题。”韩晓琴分析指出。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