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凯:不忘初心 做好扶贫引路人

作者:王晓慧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11-15 12:38:45

摘要:仇凯每天不声不响早出晚归,愣是用两个多月的时间走遍了全县10个乡镇、126个贫困村、600多户贫困户和20多家带贫企业,摸清了全县脱贫攻坚总体情况

仇凯:不忘初心 做好扶贫引路人

仇凯(左一)看望慰问顺平县向明村的残疾人,与他们亲切交谈并详细了解他们的生活状况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晓慧 北京报道

河北省顺平县,地处太行山东麓,全县总面积的三分之二为山区、半山区,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和燕山—太行山特困片区县。作为审计署定点扶贫县,从1997年开始,审计署向顺平县派驻挂职扶贫干部,与这里的群众一道勠力同心决战贫困。

仇凯是2018年12月从国家审计署来到河北省顺平县挂职扶贫的,担任县委常委、副县长。初到顺平时,大家对这个文质彬彬的“书生”并不看好,觉得他从北京来到穷乡僻壤不过是“镀镀金”罢了。

令人想不到的是,仇凯每天不声不响早出晚归,愣是用两个多月的时间走遍了全县10个乡镇、126个贫困村、600多户贫困户和20多家带贫企业,通过与乡村干部、贫困户座谈讨论,摸清了全县脱贫攻坚总体情况。直到这时,大家才相信他来顺平不是只为了增加一段经历,而是真心在做事。

健康扶贫:建一座眼科医院

9月23日,顺平县的第一家健康扶贫眼科医院开始收治第一批白内障患者。61岁的马志英第一个完成手术,在摘下左眼纱布的那一刻,她激动不已,“这回又可以下地干活儿了!”手术室的一旁,仇凯同样感慨万千,看到自己对接的眼科医院正式运营,他说这是他到顺平县挂职扶贫期间最高兴的一天。

早在走访中,仇凯就发现顺平患白内障的中老年人非常多。实际上,这里的白内障发生率并不比其他地区高,只是地处山区,基础设施和医疗条件跟不上,而且因为贫困,大家都把白内障看作“年纪大了很正常”的一件事,接受治疗的比例非常低。在顺平,像马志英这样因为眼疾而丧失劳动力的家庭还有很多,因病致贫已经成了阻碍顺平贫困人口脱贫的一个重要因素。在调研了县里医院的医疗条件后,仇凯决定利用自己的资源,做些既能管眼前也能管长远的事情,“原有条件远远不够,不如直接新建一座医院。”

在查阅许多眼科医院和相关企业的资料后,仇凯发现国务院国资委牵头设立的中央企业贫困地区产业发展基金可以用于贫困地区发展医疗,他第一时间与相关人员进行了对接。

引进医院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全国832个贫困县,人家凭什么投钱给你而不是别人?”仇凯连夜整理资料,撰写可行性报告提出申请,并提前把可能涉及到的部门协调到位,以便落地的手续可以顺利完成,确保医院能在最短时间内建好并投入运营。除了新建起医院,县里乡镇一级的卫生所也会配齐眼科检查设备,并且组织培训乡村医生,给中小学生做好眼科检查和用眼知识的宣讲,让孩子们从小培养好的用眼习惯,从源头上减少眼疾的发生。

功夫不负有心人。9月23日,新医院正式运营。9月26日,第一批接受手术的患者全部康复出院。同样是在26日这一天,对顺平县的帮扶协议正式签订,仇凯争取到的1000万元中央企业扶贫基金将陆续为顺平的300多名贫困眼疾患者免费治疗,为他们重新带来光明。

“健康扶贫是精准扶贫工作的一个重要部分,希望我牵线建起来的医院能开一个好头。”仇凯说。

产业致富:打一场防雹阻击战

顺平县是山区县,地理环境赋予了顺平发展林果产业得天独厚的条件。这里超过70%的农民以种植桃树、苹果、葡萄等果树为生,是名副其实的林果大县。

到顺平挂职后,仇凯结合当地土壤富硒和富锌的优势,和县政府、领导一起摸索出特色农业脱贫道路,将林果种植作为山区群众增收致富的重要产业,积极发展高效农业扶贫示范田。同样是一亩地,大棚经济作物的年收入达8万块,比靠天吃饭的传统大田作物要高数十倍。

过去,顺平县的农产品销售以“果农—果贩—批发市场—零售终端”的传统方式为主,陈旧落后。为了拓宽销路,仇凯以国家电商示范县项目为抓手,全力培育电商企业。他东奔西走带领电商企业参加各类消费扶贫活动,牵头组织林果合作社到《人民日报》社参加鲜桃和苹果推介会,把果品送进北京世园会的扶贫馆,大幅提升了顺平农副产品的知名度。2019年,顺平县一举实现了脱贫摘帽目标,退出了贫困县序列。45岁的贫困残疾人王永合也因为种植苹果摘掉了贫困户的帽子,一年净收入能达到2万元。

2020年对于果农来说是极其艰难的一年,年初的疫情造成了部分果品积压,好不容易缓过劲儿来,每年5到10月的冰雹灾害又“如期而至”。这两年的夏天,仇凯一看到黑云,就头皮发麻。6月25日,顺平再次遭受特大冰雹灾害,滚滚乌云遮蔽了太阳,拳头大小的冰雹密集地砸向地面。不到半小时,果桃连同枝叶被砸得满地都是,全县上万亩果园遭灾,数千亩甚至绝收,果民损失惨重。

“产业扶贫若干年,因灾返贫一夜间”的悲剧不断上演,侵蚀着脱贫成果。仇凯心急如焚,通过审计署协调联系上了国家气象局,紧急派遣专家来县里实地查看,“术业有专攻,必须要科学防治。”

顺平的冰雹有一个特点,每年下的路线相对固定,叫做“雹打一条线”,就像人坐公交车一样,落地距离前后不会相差太多。专家便提出可以使用高射炮发射出催化剂来消除冰雹,简单来说,就是在冰雹下来之前把它们“打碎”,将大冰雹化小,小冰雹化成雨滴。这样不仅可以减少冰雹等气象灾害,还能起到增加降水的效果,一定程度上补充村民的生活用水和灌溉用水。

人工防治冰雹最有效的武器是高射炮,但高射炮是国家管控严格的武器,不能轻易动用。仇凯立刻着手申请调拨,与公安部门沟通开具路条,仅三天就调拨了一门高射炮。一门高射炮能保护7.5万亩果园免受雹灾侵害,当地老百姓对此喻为“雪中送炭”。“度过今年的雹灾期只是一个小目标,长期的目标是在县里增加一个‘人工影响天气作业点’,培养专业炮手学习操作高射炮,这样才能保证以后不再有大型雹灾。”

建医院、消雹灾、推广农副产品、让村民喝上干净水、关怀贫困残疾人⋯⋯不到两年时间里,仇凯为顺平人民消除了脱贫路上的一个个困难。

从顺平距离北京不过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仇凯曾长达五个月没有回家。作为一名挂职干部,他深知自己只有两年的时间来帮助顺平人民,只能争分夺秒,把每一件事都落到实处,让每一个项目都能持续发展。

“希望我能给这里多带来一些资源和想法,给他们一些新的目标和方向,做一个好的扶贫引路人。”仇凯最后说道。

见习编辑:刘兴 主编:文梅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