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两国投资额跌至低点?商务部:数据统计存差异,中国仍是各国理想投资地

作者:徐芸茜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9-25 11:53:17

摘要:对此,9月24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回应称,中国仍然是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投资者理想的投资目的地。美中贸委会近期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83%的受访企业将中国视为其全球最重要的市场之一。

中美两国投资额跌至低点?商务部:数据统计存差异,中国仍是各国理想投资地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徐芸茜 北京报道

近日,荣鼎咨询公司一份关于中美两国双向投资情况的报告引发了商务部的关注。

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1月至6月,中美两国之间的投资,包括公司的直接投资和风险资本的流入,较上年同期下降16.2%,至109亿美元,这与2016年和2017年半年度近400亿美元的总额相去甚远。当然,这其中也包括新冠疫情大流行的影响。

对此,9月24日,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回应称,中国仍然是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投资者理想的投资目的地。美中贸委会近期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83%的受访企业将中国视为其全球最重要的市场之一。这充分体现了外国投资者对中国市场的信心。此外,美方将正常的经贸合作政治化、泛安全化的做法,严重挫伤国际投资者对美国投资环境的信心。希望美方能够为企业投资提供公平、稳定、可预期的营商环境。

国际关系学院教授、中美问题专家刘博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2018至2019年美国发起针对中国的贸易战,不仅导致中国对美国贸易发展遇阻,也影响了中国企业对美投资的信心。不过,中美两国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达成,为中美双向投资创造了良好环境。此外,近年中国收紧了对“非理性”海外投资的管控,以及对美国直接投资的减少,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中国主动调整投资结构和海外投资布局的结果。

投资总额跌至低点

荣鼎咨询公司的报告称,上半年美国公司在中国的投资下降了31%,至41亿美元,而中国公司在美国的投资增长了38%,至47亿美元,这个增长主要是来源于一笔交易,即由腾讯音乐牵头的财团以34亿美元收购环球音乐集团的少数股权。

而2020年1月至6月,两国之间的投资,包括公司的直接投资和风险资本的流入,较上年同期下降16.2%,至109亿美元

报告称,由于中美双边紧张局势的冲击,加上疫情影响,两国的投资在2020年上半年跌至9年低点,这可能会导致更多中国公司承受剥离美国业务的压力。

本报记者查阅数据发现,中国对美国直接投资额在2012年首次超过美国对中国直接投资额,并于当年达到169.8亿美元的峰值后,在2017年后受内外部因素影响,开始逐步缩减。

特别是2018年美国颁布了旨在扩大美国外商投资委员会(CFIUS)权力的新投资法案《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2018》(FIRRMA),此法案涉及更为严格的关键技术外商投资审查,并增加了针对中国投资者的内容,对中美双向投资产生了较大影响,尤其是进一步增加了中资企业在美国海外并购及投资高新技术等新兴产业的难度。

因此,2019年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延续下降趋势,对外直接投资及海外并购规模分别下降10%和31%。根据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中国对美国非金融类直接投资额为19.6亿美元,同比减少约20%,同期美国对中国直接投资额为16.3亿美元,全年数据大概率不及2018年。

而从投资结构来看,双边投资主要集中于汽车和运输设备、消费产品和服务、信息和通讯技术等领域,其中中国对美国投资规模较大的领域是不动产和酒店、基础设施行业。

中国仍是各国理想的投资目的地

在商务部看来,虽然上述报告中的数据与中方统计存在一定差异,但其中反映出的一些情况还是值得关注的。

首先,中国仍然是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投资者理想的投资目的地。当前,全球经济正在经历巨大下行压力,全球跨境投资受到严重影响。尽管如此,中国吸收外资和对外投资总体保持平稳。“美中贸委会近期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83%的受访企业将中国视为其全球最重要的市场之一。这充分体现了外国投资者对中国市场的信心。中方将坚定不移扩大对外开放,优化营商环境,与各国投资者共享中国发展机遇。”高峰说。

此外,高峰还表示,美方将正常的经贸合作政治化、泛安全化的做法,严重挫伤国际投资者对美国投资环境的信心。这样的做法,严重扰乱企业正常经营活动,破坏正常的国际经贸秩序,伤及他人,也损及自身。“希望美方能够为企业投资提供公平、稳定、可预期的营商环境”。

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中国改善营商环境的各项政策措施取得了明显成效,对稳定中美双向投资具有促进作用。与此同时,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大门进一步打开,有助于美国对中国直接投资及金融投资的恢复和增长。例如,债券市场对外开放,支持外资评级机构进入中国债券市场开展评级业务,允许外资机构获得主承销牌照,进一步便利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银行间债券市场;银行保险业允许境外机构参与设立、投资、入股理财子公司等。“这些政策可提高外资在中国资本市场的参与程度,为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资本提供更多投资机会。”刘博说。

在刘博看来,2020年是美国总统选举年,短期内美国在推动对中国投资方面不会出现大幅改进,但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签署为稳定双边投资关系创造了积极条件。相信两国企业将会挖掘更多投资机会,朝直接投资早日企稳回升的方向努力。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