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近2亿应收账款或打水漂疑窦丛生 东北制药被深交所关注后再收监管函

作者:吴丽华 王晓慧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7 17:33:09

摘要:近2亿应收账款计提坏账是否合理?东北制药2016年开始就与当年成立、注册资本只有2000万,缴纳社保人数只有3至5人的东汉发展连续3年产生亿元左右的贸易往来,决策及交易过程是否存在违规问题?

近2亿应收账款或打水漂疑窦丛生   东北制药被深交所关注后再收监管函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吴丽华 王晓慧 北京报道

新年伊始,上市公司东北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北制药”)收到深交所公司部的1号监管函。

事情则要从2018年12月12日,东北制药《第八届董事会第六次会议决议公告》说起,公告中东北制药一次公布了对上海汉飞生化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汉飞”)、上海东汉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东汉发展”)、上海智多星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智多星”)三家公司合计近2亿元的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并在2018年12月27日召开的股东大会上审议通过。

对此,2018年12月15日,深交所公司部就东北制药计提上述大额坏账准备的必要性、合理性等问题向其发出关注函,并要求你公司于2018年12月19日前回复。但是,深交所反复催促,东北制药仍然迟至2019年1月3日予以回复。

对此,深交所公司部将2019年1号监管函下发给了东北制药,并表示,其上述行为违反了《股票上市规则》第2.16条、第17.1条的规定。希望其遵守相关规定,真实、准确、完整、及时、公平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杜绝此类事件发生。”

面对深交所问询函,经反复催促东北制药依然推迟超过两周才给予回复,背后原因何在?近2亿应收账款计提坏账是否合理?东北制药2016年开始就与当年成立、注册资本只有2000万,缴纳社保人数只有3至5人的东汉发展连续3年产生亿元左右的贸易往来,决策及交易过程是否存在违规问题?

1月7日上午,《华夏时报》记者联系了东北制药证券部人士进行采访,对方表示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公告中已经说的很明白。针对公司为何与3家从注册资本、成立年限、员工人说来看实力都不强的公司产生大额合作,该人士却反问记者“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义?”

近2亿应收账款缘起

深交所反复催促,推迟了两周之后,2019年1月3日,东北制药终于回了深交所《关于对东北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关注函》(公司部关注函〔2018〕第 244号)(以下简称“关注函”)中计提应收账款必要性、合理性及对其财务状况影响等问题。

东北制药回复显示,2016年4月,东北制药经董事会审议批准,与上海东药汉飞企业发展有限公司出资设立了上海益东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上海益东”),并从当年开始与东汉发展、汉飞生化、上海益东有业务往来。

2016年、2017年,上海益东分别与东汉发展发生采购额8,404.00万元和10,135.35万元的采购合同。2018年双方就扩大贸易规模达成一致,并在2017年底签订了1.59亿元的化工产品购销合同。

后续由于东汉发展未按照合同约定进度供货,上海益东多次发函催促供货,东汉发展在2018年11月16日回函中表示由于经营困难,无法履行相关合同约定供货业务,同时因资金紧张,无法退还上海益东的预付款项。

同期,上海益东与汉飞生化贸易销售额为16,105.08万元和3,304.80万元;2016年与上海智多星贸易销售额6,930.97万元,2017年末上述贸易活动除形成公司对汉飞生化应收账款3,304.80万元。目前上海益东对上海智多星应收账款734.47万元以外,其他销售款项均已收回。

东北制药表示,鉴于以上情况公司迅速成立了工作组,于2018年12月向东汉发展送达了律师函((2018)华轩函字第365号),要求其按照合同履约。但通过对其财务状况调研,截至2018年11月30日,东汉发展净资产2,032.13万元,货币资金26.69万元,固定资产47.52万元,经认定其资产状况短期内无法履行还款计划及承诺。

东北制药经综合评估,上述欠款收回的可能性较小,为了客观真实的反映公司2018年业绩及资产状况,公司履行相应审批程序,单项计提坏账准备。对于深交所提出的上述应收预付款项产生的原因及其中是否履行了必要的审批程序,东北制药相关内控制度是否有效、内部控制是否存在缺陷等问题。

东北制药回复中表示,上海益东开展的各项业务均是依据上海益东执行事务合伙人批准的《上海益东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业务授权管理制度》的规定,由授权业务审批小组及投资决策委员会根据授权业务内容负责审批各自权限范围内的各项业务。

“与东汉发展上述三笔交易额度均不超过企业合伙资金总额,采购、销售贸易合同的签订由上海益东的项目负责人、财务负责人、单位负责人组成的业务审批小组批准后实施。公司工作组已经启动司法清收程序,通过对其可收回或变现资产及其他担保资产进行清收,最大限度的减少公司损失。公司在上述业务发生及催收的过程中一直按照相关授权业务范围及内控制度进行,相关内控制度执行有效,内控制度不存在缺陷。”东北制药在回复深交所问询时如此表示。

贸易往来疑窦丛生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公开资料显示,东药汉飞与汉飞生化、东汉发展的注册地均在上海市静安区昌平路710号3楼,而持有东汉发展9%股权的孔庆骥,同时为汉飞生化的联系人。

据此,深交所要求东北制药再次核查汉飞生化、东汉发展、智多星实业与其是否存在关联关系,东北制药是否存在关联交易非关联化的情形。

对此,东北制药回复表示,经核实,上海市静安区昌平路710号为上海市静安区科技创业中心所在地,该中心系为创业企业提供包括经营场所在内相关服务的机构,东药汉飞、汉飞生化及东汉发展均为注册于上海市静安区企业,均享受在该中心注册的优惠政策。孔庆骥为汉飞生化员工,于2016年3月担任汉飞生化的联络员,孔庆骥同时于上海益东与东汉发展交易当时持有东汉发展股权总额的9%,上述情形不会导致汉飞生化与东汉发展构成关联关系。

东北制药表示,经自查,公司及公司时任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与汉飞生化、东汉发展、上海智多星及上述企业的时任股东、董事(执行董事)、监事、经理之间无任何关联关系,公司与汉飞生化及东汉发展实施交易的过程不存在将关联交易非关联化的情形。

不过,本报记者通过启信宝上相关企业公开资料则发现,汉飞发展成立于2016年1月13日,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目前自然人股东陈理钦持有100%股权,此前发生过多次变更,股东曾经有包括孔庆骥在内的3个自然人,企业年报社保信息一览,2016年为3人,2017年为5人。

一个2016年刚刚成立、参加社保员工只有3至5人的创业公司,上海益东就从其成立开始连续三年与其发生每年亿元左右的采购额,而且预付大笔资金,不免让人感觉有违企业经营一般操作。

上海汉飞及上海智多星注册资本则只有500万元,股东同样自然人,2017年上海汉飞缴纳社保的员工为5人,智多星则没有员工缴纳社保记录,并且2018年12月7日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为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的。

事实上,超亿元的资金对于上市公司东北制药来说,也并非小数。

其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前3季度净利润为1.61亿元,2016年及2017年全年净利润分别为1.02亿元及3742万元。

而此次东北制药单项计提的应收账款及其他应收款坏账准备总计199,478,220.00元,计入公司2018年度当期损益坏账准备合计198,670,365.60元,将减少公司2018年利润总额近2亿元,已经吞噬了其3季度净利。

其公司董事会认为,单项计提的应收账款及其他应收款坏账准备总计199,478,220.00元,计入公司2018年度当期损益坏账准备合计198,670,365.60元,将减少公司2018年利润总额198,670,365.60元。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