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司正文

“撒币”破千万? 直播另类引流遭质疑

作者:张杰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12 18:39:07

摘要:元旦刚过,答题赚现金的模式快速蹿红,甚至多家直播平台的大佬直接站台吆喝。《华夏时报》记者粗略统计发现,自从“冲顶大会”单次豪掷砸10万引爆整个直播行业后,包括花椒直播、映客直播和西瓜视频等等多家平台都跟风似的推出了答题奖现金的游戏,而且“撒币”金额也一度飙升,从最早的10万、100万到200万……


本报记者 张杰 北京报道

跃跃试跳的直播行业大佬们正借助答题式撒钱的游戏,爆发一场引流大战。

元旦刚过,答题赚现金的模式快速蹿红,甚至多家直播平台的大佬直接站台吆喝。《华夏时报》记者粗略统计发现,自从“冲顶大会”单次豪掷砸10万引爆整个直播行业后,包括花椒直播、映客直播和西瓜视频等等多家平台都跟风似的推出了答题奖现金的游戏,而且“撒币”金额也一度飙升,从最早的10万、100万到200万……雪球正越滚越大。

在答题游戏奖金一再飙升的背景下,网络直播APP再次被推到舆论的风口,靠“撒币”引流难道是探索另类商业变现的第一步?而在各大直播平台单人奖金额一再刷新纪录背后,“撒币”模式的合规性也遭到质疑。

“撒币”千万元引爆直播

1月3日晚,《冲顶大会》10万元的奖金设置,引爆了中国直播行业“撒币”大战。

此后的1月5日,花椒直播上线《百万赢家》,这与去年年底上线的今日头条旗下西瓜视频的《百万英雄》和映客旗下的《芝士超人》异曲同工。

《华夏时报》记者查阅资料发现,这种模式是模仿美国的知识竞答应用HQ。资料显示,HQ是一款2017年8月在国外上线的直播竞答应用,上线4个月就冲上了游戏类APP排行榜排名第七,拿下了2018年iPhone最佳应用的称号,几乎是刚一拿奖,中国的直播平台们就将这款应用搬回了国内。

记者调查发现,如今排名前十的直播平台,已经有映客、花椒、KK、YY 4家推出了在线问答。1月5日,各大平台遇上了第一次交锋。资料显示,1月5日当晚,西瓜视频将奖金提升到100万元;同一时间,映客旗下的《芝士超人》把奖金拉高到101万元;紧接着,花椒直播在次日疯狂砸下132万。

从最初《冲顶大会》“10万元”奖金量级,短短1周时间内,单场奖金已经达到50万-100万元的规模,甚至不乏有200万元及更高的规模。

据网易科技统计,1月6日晚,《百万英雄》、《芝士超人》、《百万赢家》同时投放了100万、101万、102万的百万级别单场奖金。20分钟内,3家一共烧掉了303万。

更疯狂的是,1月7日、8日,《芝士超人》再次在晚上砸下202万元,其在20∶30与21∶30均单场投放101万元;而《百万英雄》不甘落后,狂掷300万元打造出21点单场200万元奖金,以及22点单场100万元奖金;《百万赢家》则从20∶20连开4场,场场100万元奖金。

据不完全统计,在短短几天时间,四大平台奖金金额设置已超千万元。而花椒直播《百万赢家》的单个最高获奖者金额也高达103万。

高额抽奖是否违规?

“很明显,各大平台借助答题而进行的‘撒币’行为,从表面上看是一次营销活动,但如果根据其在线上的活动方式,这无疑是一种变相抽奖的服务行为,从国内抽奖的数额和单个中奖标准来看,已经严重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接受记者采访的律师对记者表示。

记者了解到,根据2018年1月1日起施行的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章不正当竞争行为,第十条显示,经营者进行有奖销售不得存在,抽奖式的有奖销售,最高奖的金额不能超过5万元。

“虽然说直播平台并没有销售任何东西,但从直播平台的行为中发现,收获更多的流量,并让消费者参与的形式,说明双方已经形成了交易,形成一种变相的抽奖方式。”上述律师对记者分析说,既然已经与参与者有了利益关系,这也就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

该律师对记者举例说,其实这就是一种变相的抽奖行为,就像用户经过超市,超市有抽奖活动,只要用户填表就能抽奖,是用户给出了信息进行交换。而多家直播平台的这种做法,无疑是照葫芦画瓢,直播平台获得了流量,用户也因此受益进行抽奖。

不过,也有相关律师对记者表示,由于在直播答题中,并不存在销售行为,因此并没有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相关规定。

直播平台答题赢奖,与多年前《开心辞典》等益智类综艺节目路数相似,这类益智类竞技活动奖金设置有无相关规定?有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的律师表示,目前尚未有相关法律条文对于竞技类奖金有限制,直播平台此举也是在打擦边球。

可以看到的是,近年来,电子竞技相关的竞技类活动奖金水涨船高,在最近的一场移动电竞中国区公开赛中,高达540万元的总奖金和多达15万支报名参赛队伍就一度刷新移动电竞赛事的全新纪录。

强行变现并不稳定

各大直播平台为了借机再度提高知名度,其掌门人大佬也借机为此站台,除了映客创始人奉佑生等在朋友圈先后发声,360公司董事长周鸿祎也为花椒直播推广助威,并在朋友圈广发英雄帖。

“在‘流量为王’的时代,谁能占有更多用户时间和注意力,谁就能获得更大的流量。”对此,有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说,之所以各大直播平台不惜“撒币”而参加战斗,其主要原因就是为了吸引流量,在“撒币”的同时还想借机重新激活平台,拉动平台与博主的互动。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国内的直播行业2016年进入全盛时期,但由于2017年的多起并购以及国家新规的出台,在去年趋于平缓。

或许正是在这个快速走红的风口,1月9日下午,奉佑生在微信朋友圈宣布,趣店成为映客旗下《芝士超人》的首位广告主,广告费为1亿元。同一天,花椒《百万赢家》也迎来第一个直播答题广告,获得美团100万元支持。

即使如此,有业内专家也对此表示怀疑,直播行业通过“撒币”而获得流量的方式虽然借机换来了广告,但这种借助“撒币”的方式换流量的做法吸引来的消费者难以沉淀和连接用户,消费者还处在最不稳定的阶段,也就是说谁的金额高就往哪里去,这无疑给平台“撒币”行为打上了一个问号。

而另一个致命点就是作假问题。有声音质疑,鉴于很多直播平台有作假数据的前科,那么现在的直播答题也确实不得不让人怀疑,会不会作假的获奖人数以摊薄压低平均分得的奖金数,主要是因为缺少第三方的监管。

“正因为如此,直播答题在快速发展中有了不少硬伤,特别是靠流量带动广告,其变现不稳定。”有业内专家对记者分析说,如何培养用户信任度,也是目前需要直播平台思考的问题。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