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宏观正文

前7月城投债发行创同期新高 距离赶超去年全年仅一步之遥

作者:杨仕省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8-06 13:05:12

摘要:截至7月27日,中国城投债净融资额(wind口径)达到1.05万亿元,创同期历史新高,去年前七个月净融资额仅为6329亿元。同时去年全年净融资额为1.15万亿元,今年距离赶超去年仅有8.69%的空间。发行量上,今年已发行2.36万亿元,达到了去年的67.87%。这与宽松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密不可分。

前7月城投债发行创同期新高   距离赶超去年全年仅一步之遥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杨仕省 北京报道

城投债又火爆了。

截至7月27日,中国城投债净融资额(wind口径)达到1.05万亿元,创同期历史新高,去年前七个月净融资额仅为6329亿元。同时去年全年净融资额为1.15万亿元,今年距离赶超去年仅有8.69%的空间。发行量上,今年已发行2.36万亿元,达到了去年的67.87%。这与宽松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密不可分。

此外,据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7月14日,全国各地发行新增专项债券2.24万亿元,占提前下达额度的98%。

事实上,当下各地违法违规无序举债初步得到遏制。据彭博援引中诚信国际研究院副院长袁海霞介绍,在2017年到2019年之间,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增速回落的,2019年隐性债务大概是在36万亿元到42万亿元之间,而在今年城投债创新高的背景下,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压力或又将有所攀升。

防范债务风险,监管当局依然保持“高压”态势。“不能因为应对疫情就不重视债务风险,不能因为财政困难就违规举债制造新的风险,不能为解决短期问题而留下后遗症”。财政部长刘昆日前的讲话连续用了三个“不能”强调防范债务风险。

城投债创历史新高

受益于上半年总体充裕的流动性及较低的融资成本,各融资平台的债券发行呈现火爆局面。彭博汇总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境内城投债发行金额达2.2万亿元人民币,创同期纪录新高;1-7月份净融资额约1.23万亿元,去年全年净融资1.48万亿元。“目前城投债净融资额已接近去年全年的量。”中诚信国际研究院副院长袁海霞近日透露。

今年以来,各地方政府加大发债力度,以增加投资稳定经济。福盛德宏观经济首席经济学家冯建林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在宏观政策强化逆周期调节以来,城投公司作为地方政府开展基础设施建设的主要推动者,作用不可或缺。

湖北统计局副局长叶青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面对经济下行压力,各城投公司融资环境得到改善,尤其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结构性去杠杆”改为“保持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对整个债券市场是一个极大的利好。

在最近的采访中,本报记者采访过多家城投企业,包括不限于云南城投、遵义城投等城投公司,这些城投公司因债务缠身,不得不以“借新还旧”的模式继续滚动发债。

本报记者在采访中就了解到,上半年贵州遵义最大城投公司就以1.7亿资管产品严重逾期,因受新冠病毒疫情影响,以债券、银行、信托及交易所融资为主的主要渠道严重受挫,最终不得不申请延期兑付。同样,云南城投因还债压力大,连续3月发新债还旧债,类似这样的城投,在全国还有不少。

另一方面则是,随着城投发债规模的增加。“预计2020年城投债总到期规模在2.5万亿元左右,对于偿债压力较大、风险较为突出的地区,地方政府也会尽可能确保到期债不违约。”康正宇表示。

受疫情影响,城投债发行提速。据悉,当前大多数城投公司的主营业务都涉及工程施工,包括道路工程、土地整理和保障房建设等,但受疫情影响,公司现金流压力也比较大。

“各城投公司最大的问题就是缺现金流,此前主要依赖土地出让金返还和财政补贴的路子行不通了,严重缺乏新的融资渠道。”叶青说,疫情期间,地方政府防控疫情支出增多,“对城投公司现有债务压力有所缓解,但难以彻底解决城投资金短缺的问题。”

今年一季度,城投债无论发行还是交易都较为火热,其中,城投债发行总规模8854亿元,城投净融资额4604亿元,相较去年3678亿元增加25%。鉴于当下稳投资被放到重要位置,各地对城投债的稳定发展抱有强烈的预期。据中证鹏元高级研究员康正宇此前在其报告中预测,2020年城投债发行规模或将达到3.7万亿元,并有较大可能向上突破。

本报记者查询也了解到,很多城投积极筹备发债,主要是通过重组的方式做大某个平台公司的资产规模,加速向城市经营者转型。当前,民企和居民杠杆空间严重收缩,城投因此再次被委以重任。

当下,各地抗疫债密集发行,这其中城投债占了相当大的比例。今年,城投将继续在片区开发、传统基建领域发力,也将在新基建、战略新兴产业服务平台、医疗、教育、旅游和养老等民生产业发力,现在的城投已不再是多年以来政府城市基础设施的投资平台,而是俨然经成为支撑各地经济发展的重要隐形力量。

加强“借、用、管、还”

近年来,中国一直致力于控制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

据中诚信国际政府公共评级部董事总经理王钧预计,考虑到下半年到期、回售和新项目的资金需求,全年城投债的发行量有可能会突破4万亿元。穆迪最近的报告称,大多数城投债的发行可能是出于再融资需求,不过今年到期的大多数离岸债券来自投资级城投公司,预计再融资风险相对较低。

对此,财政部预算司副司长王克冰在上半年财政收支情况新闻发布会强调,该部将从“借、用、管、还”等各个环节全方位加强专项债券管理,严格防范法定专项债券风险,绝不因疫情形势放松风险管控。

相比往年,今年受疫情影响有些特殊,如发行了抗疫国债。抗疫国债方面,截至7月中旬,抗疫特别国债也已发行12期,累计发行7200亿元,完成1万亿元发行任务的72%。为减轻地方负担,抗疫特别国债利息由中央财政全额负担,本金由中央和地方共同偿还。

受访者认为,今年城投债创新高,各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压力有所攀升。

为此,财政部长刘昆近日强调,当前,各地要强化违法违规举债责任追究,从严整治地方举债乱象,各地要落实好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问责办法,坚决遏制隐性债务增量,稳妥处置债务存量。对不重视风险、继续违法违规新增隐性债务的地方,要严肃查处问责,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去年以来,全国地方政府债务率稳中有降。”刘昆说。

财政部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7月14日,全国各地发行新增专项债券2.24万亿元,占提前下达额度的98%,规模同比增加58%。截至7月14日,新增专项债券资金已支出1.9万亿元、占发行额的85%。

与此相关,本报记者还注意到,各地发行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筹措老旧小区改造资金,也要区分轻重缓急,不得盲目举债铺摊子。

“2020年新开工改造城镇老旧小区3.9万个,涉及居民近700万户;到2022年,基本形成城镇老旧小区改造制度框架、政策体系和工作机制。”7月20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全面推进城镇老旧小区改造工作的指导意见》,《意见》明确提出,支持城镇老旧小区改造规模化实施运营主体采取市场化方式,运用公司信用类债券、项目收益票据等进行债券融资;吸引社会力量投资参与等。

在资金支持方面,《意见》明确提出,建立改造资金政府与居民、社会力量合理共担机制,比如按照谁受益、谁出资原则,积极推动居民出资参与改造。“重点改造2000年底前建成的老旧小区,要区分轻重缓急,不得盲目举债铺摊子。”《意见》称。

数据来源:天眼查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