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宏观正文

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 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出台

作者:杨仕省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7-01 17:10:24

摘要:“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九个字是关键。结果落在国有经济竞争力、创新力、控制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上,加上做强、做优、做大,这叫做‘三做五力’”。7月1日,被问及《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时,著名国企学者、长江商学院大企业治理与创新研究中心研究员李锦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 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出台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杨仕省 北京报道

6月30日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此次深改委会议明确,今后3年是国企改革关键阶段,要坚持和加强党对国有企业的全面领导,坚持和完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推进国有经济布局优化和结构调整,增强国有经济竞争力、创新力、控制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

本报记者注意到,国资委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彭华岗在前不久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透露,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主要考虑三方面重要问题:一是要把党的十九大对国资国企改革的要求进一步具体化,落实到三年行动当中去。二是把近年来“1+N”的改革政策进一步落实落地,没有落实到位的,明确时间表、路线图,要在三年行动里加快落实落地。三是把这几年在“十项改革试点”、“双百行动”等改革试点示范工程中基层所创造的一些经验,推广到下一步的国企改革过程中。

“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九个字是关键。结果落在国有经济竞争力、创新力、控制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上,加上做强、做优、做大,这叫做‘三做五力’”。7月1日,被问及《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时,著名国企学者、长江商学院大企业治理与创新研究中心研究员李锦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透露了行动方案的主要思路,推进国有经济布局优化和结构调整将是行动方案的重点任务。

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

今年是落实三年行动方案的第一年,国企改革积极推进、加速破局。

“改革的内容是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九个字。抓重点主要包括健全现代企业制度、完善国资监管体制,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肯定是重点。混合所有制改革重在‘深化’,意味着深层问题要解决,大多数充分竞争领域的企业上市,优先股将推出,支持建立管理层骨干员工持股,探索实施更加灵活高效的监管制度。‘补短板、强弱项’,给人感觉特别在意改革的整体性、系统性与协调性。”李锦说。

本报记者注意到,此前的6月11日,国务院发布关于落实《政府工作报告》重点工作部门分工的意见,其中提到,实施国企改革三年行动,由国务院国资委牵头,10月底前出台相关政策。

李锦也注意到,第十四次深改会排在第一位的文件是《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此次特别强调的是改革的两个作用:必须发挥好改革的突破和先导作用,依靠改革应对变局、开拓新局,坚持目标引领和问题导向,既善于积势蓄势谋势,又善于识变求变应变。

问及怎么改革时,李锦称,要紧紧扭住关键,积极鼓励探索,突出改革实效,推动改革更好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大局。“要从达成共识的环节改起,推出一批叫得响、立得住、群众认可的硬招、实招,办成几件实实在在的事情,改革任务是实打实的,责任也是实打实的,必须一级抓一级。”李锦说,此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这就是抓实效的方案。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会议指出,国有企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要物质基础和政治基础,是党执政兴国的重要支柱和依靠力量。这意味什么?在李锦看来,国有资本是物质基础,而国有企业的政治基础不可代替。特别是这次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过程中,国有企业勇挑重担,在应急保供、医疗支援、复工复产、稳定产业链供应链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抗疫中出现的一次次奇迹,都有国有企业特别是央企的身影,这些证明国企是党执政兴国的重要支柱和依靠力量。”李锦说,推未来国有资本将更多投向重要行业、关键领域、战略性新兴产业,有效推进企业战略性重组和专业化整合,是“十四五”规划的重中之重。

两类公司改革提速

2020年国企改革进入关键的历史阶段,随着三年行动方案的实施,国有企业改革的综合效能将进一步得到提升,一些短板和弱项问题将得到有效解决,国有企业的治理体系将更加成熟定型,国有企业将更加具有活力和效率。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作为承担授权经营体制改革的重要载体,上接国有资产出资人代表机构、下接资本运作和企业经营的‘两类公司’(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的试点改革也会加速推进,成熟一批,组建一批,是可以期待的。”李锦说,在国资监管体制改革方面,从中央到地方加快推进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两类公司)试点工作,这是三年行动方案的重要内容。

本报梳理发现,国资委也明确指出,今年将加大对“两类公司”试点企业授权力度,适时改组或组建新的“两类公司”。两类公司要在推动国有资本形态转化、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上更好发挥作用;落实授权经营体制改革要求,进一步优化所出资企业的股权构成、组织形态,加快推进股权多元化、混合所有制、职业经理人制度等改革,在试体制、试机制、试模式方面取得更多实质性成果。

在李锦看来,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改革,是新一轮国资和国企两个层面改革的关键“结合部”,涉及产权制度的深度变革。两类公司改革,上接国资体制改革的完善,下接国有企业改革的深化,处于国资国企改革的中心与枢纽地位,已经成为国资国企改革的“牛鼻子”,牵一发动全身。

对此,中国企业联合会研究部研究员刘兴国也表示,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的出台,必然会对混改落实起到加速作用。一方面混改范围将进一步扩大,另一方面,改革内容也将进一步增容,即从单一的混改,走向以混改为主线、借混改推综改的新阶段。

事实上,各地的混改在2020年也开始发力,比如天津市国资委共计划推出60户精品国企混改项目,内蒙古自治区国资委则明确了47个国企混改项目,吉林省日前也公布了国企混改实施方案。

见习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