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宏观正文

*ST银鸽退市背后:员工持股救市资金有去无回 公司半停产欠薪待解

作者:张智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7-09 14:18:26

摘要:“今年3月,基层员工拿了半薪,之后就没有发过工资;中层干部普遍被欠薪两年,2018年开始年薪就未正常发放。”一位不愿具名的银鸽工作人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ST银鸽退市背后:员工持股救市资金有去无回  公司半停产欠薪待解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张智 北京报道

曾经的河南“造纸王”、“草浆第一股”、国企改革名片银鸽投资,画上了23年上市之路的句号。

7月2日晚,*ST银鸽(600069.SH)发布公告称,因公司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面值,上交所终止公司股票上市。

从5月13日开始连续19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的*ST银鸽,最终在6月9日以收盘价0.92元/股触及退市条件。自6月10日开市起,*ST银鸽停牌。目前,正在退市整理中。

资本大幕之下,隐藏着普通人难以承受的重压。

2018、2019年,银鸽投资先后以“员工持股计划”和“鼓励救市”等方式,让员工进行股票申购。一位不愿具名的银鸽投资工作人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中层干部50万、普通员工10万,不少员工都将积蓄投入其中。按照银鸽投资所在的河南漯河的薪酬水平,这并不是一笔小数目。

随着*ST银鸽退市,这些员工的救市资金有去无回。尽管目前股票处于退市整理期,投资者仍可进行正常买卖,但接盘者了了。一旦在整理期没有卖出,只能等摘牌后的45个交易日,进入更不活跃的股转系统中交易。

更重要的是,在此之前,已经有不少员工的薪水被拖欠。 “今年3月,基层员工拿了半薪,之后就没有发过工资;中层干部普遍被欠薪两年,2018年开始年薪就未正常发放。”上述银鸽工作人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6月10日,银鸽投资的员工在工厂外拉起横幅,讨要说法;6月15日,部分员工将银鸽投资董事长顾琦堵在办公室,要求给出解决方案。部分员工走向当地政府,请求政府给予支持。

截至7月2日,漯河市政府协调解决了部分欠薪问题,并督促银鸽投资尽快恢复生产。公司董事长助理、前董秘邢之恒介绍,目前4个生产基地中,除了主要进行包装纸生产的基地2条生产线暂未复产,其余3个基地均已正常运营。接下来会有重整动作,争取轻装上阵。目前,银鸽投资将生产重心移至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上。

退市背后

7月2日晚,*ST银鸽正式收到上交所关于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在此之前的6月9日,上交所下发《关于河南银鸽实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相关事项的监管工作函》,称*ST银鸽股票已连续20个交易日每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触及终止上市条件,应当予以终止上市。

*ST银鸽曾是河南有名的“造纸王”,前身为始建于1967年的漯河第一造纸厂,上市历史超过23年。不过,近年来,该公司连续亏损,负债逐年增加,亏损逐年增大。

数据显示,2017年,银鸽投资总资产40亿元,负债总额19.86亿元,扣非净利润823万;2018年,银鸽投资总资产46亿元,负债总额26.85亿元,扣非净利润-1.12亿元。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ST银鸽亏损额达6.38亿元,为近几年最高。财报显示,*ST银鸽报告期内机制纸产量40.15万吨,销量41.24万吨,产量同比下降24.59%,销量同比下降23.37%,产量减少的原因主要是包装纸限产、春节检修时间长、无废纸等影响致包装纸生产期缩短,包装纸产量同比下降35%;产量减少致销量同比下降;公司经营情况呈下滑趋势。

4月28日晚间,银鸽投资发布2019年年度报告,在连续两年净利润为负值且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之下,银河投资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成为*ST银鸽。

4月30日复牌后,*ST银鸽一路下行,5月13日,*ST银鸽收跌2.94%,当日收盘价0.99元/股,首度迈入仙股行列。随后,*ST银鸽股价几度起伏,但最终保壳落空。

知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对*ST银鸽来说,在业绩之外,违规担保才是*ST银鸽更大的危机。

4月7日,河南证监局对银鸽投资出具警示函,上市公司作为担保人与某银行签订的6.99亿元担保,已确认未履行信披义务。 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河南证监局决定对银鸽投资实施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同时,河南证监局也对银鸽投资董事长顾琦、董事会秘书邢之恒开出警示函,认为其在履职过程中未勤勉尽责。

5月11日,因信披违规、内控存在缺陷,上交所对*ST银鸽及董事长兼总经理、财务总监、董秘、审计委员会召集人等4名高管予以通报批评并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5月15日,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银鸽投资进行立案调查。

6月11日,银鸽集团收到《中国结算上海分公司股权司法冻结及司法划转通知》(2020司冻0610-02号)、《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协助执行通知书》(【2020】京01民初79号),获悉公司控股股东银鸽集团所持公司股份被轮候冻结,本次股份被冻结股份数量7.6887005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47.35%。

员工血本无归

*ST银鸽退市,对投资者来说伤害巨大,对持股员工来说,伤害则是双倍的。

2018年7月16日,银鸽投资披露了《银鸽投资2018年员工持股计划(草案)》,鼓励员工持股。2018年8月29日,银鸽投资召开2018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公司员工持股计划草案。

不过,一位知情人士表示,员工持股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当时员工买股票的钱,被转入到了某些人的个人账户。直到去年,财务部门负责人在董事会上,给参会的董事、监事发信息,把这个事情捅破,员工持股计划被紧急叫停,一部分资金被退回。”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2018年9月29日至2019年1月31日期间,银鸽投资多次发布员工持股计划进展的公告显示:公司2018年员工持股计划相关工作尚在进行中,公司2018年员工持股计划尚未购买公司股票。2019年2月28日晚间,银鸽投资发布《河南银鸽实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关于终止公司2018年员工持股计划的公告》,称主要受资管新规、市场融资环境等多方面因素影响,持股计划未能在规定期限内实施买入,因此被迫终止。

但显然,并不是所有人都退出了。一位基层员工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许多人都在当时申购了股票。目前,在公司内部,超过2000人持有银鸽股票。

“我买的10万元股票,就当是支持公司了吧。”上述员工表示。

随着银鸽股价一路下行,2019年,银鸽投资提出,让内部申购救市,一个中层50万。不过,最后执行情况尚不明确。

对员工来说,不仅是在股票市场受到损失,由于银鸽投资的主业造纸业长期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工资发放也受到影响。

知情人士透露,从2018年年底开始,由于经营生产资金已被孟飞、顾琦等人实际控制的多家公司掏空,银鸽投资实际上已处于半停产状态,近3千名员工的工资均处于停发、迟发的状态。

双重打击之下,在*ST银鸽退市的消息发布之后,银鸽投资的员工在工厂外、政府门前拉起横幅,讨要说法,甚至将银鸽投资董事长顾琦堵在办公室,要求给出解决方案。

不过,银鸽投资实际控制人孟飞不知去向,员工诉求没有得到回应,谈判陷入僵局。最终,政府出手解决了部分难题,但根本的解决办法,关键仍在于银鸽的生产经营。

目前,银鸽投资将生产重心移至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上。今年3月,“银鸽牌”口罩先后获得医用口罩医疗器械注册、生产许可证后,和FDA认证、CE认证,拿到中国市场的通行证、进入美国市场的“许可证”和欧盟市场的“入场券”。销售、推广重心也随之转移,意图以口罩为契机打一个翻身仗。

谨防利益输送

事实上,*ST银鸽的内部风险,早已现出苗头。

2016年,银鸽大股东易主,原间接控股股东河南能源化工集团出让实控权,深圳市鳌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及其实控人孟平入主。

当时,媒体对此次易主进行了质疑:31.58亿元接手银鸽集团100%股权,还要额外准备57.09亿元发起全面要约收购,银鸽投资的新东家此番最多需要筹措88.67亿元巨资,最终接手的会是何方大佬?各方翘首以待之际,最终却是一家成立于2010年,注册资本为1.01亿元的公司——深圳市鳌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功摘桃。

和鳌迎投资一起到来的,是后来银鸽投资的实际控制人孟飞及其妻宋媛媛。银鸽投资二基地办公大楼中601办公室即是二人的办公室。

孟飞是2006年-2016年中国普天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国际事业本部副总经理。香港上市公司华讯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4月25日公告(HK833)清楚地显示了这段履历。

2016年,孟飞从普天股份离职后,入主银鸽投资,也是在当时,一场蹊跷的闭环贸易拉开大幕。在银鸽投资的贸易链条里,货物没挪地,钱从各皮包公司空转一圈后,被转移出来。

上交所对其的问询函就曾指出:在公司开展的大宗贸易业务中,会计师指出下游交易对手之间存在管理人员交叉等情况;且其无法就大宗贸易业务的商业实质、交易对手是否与公司存在关联方关系,以及相应款项的范围、可回收性等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

仅2018年,银鸽投资与普天股份的贸易规模就达逾10亿元。

随后4年内,伴随着*ST银鸽业绩连年下滑、年报被出具非标审计意见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等负面消息曝出,该公司股价也一路下跌。

“现在我们也没啥好办法,退市之后,很多人都在观望,看下一步怎么处理。如果没有倒闭也不解决问题,下一步可能会提起诉讼。”上述银鸽投资工作人员表示。

见习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