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宏观正文

小地摊走火背后的大民生

作者:杨仕省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6-05 19:04:37

摘要:“别小看地摊经济,说白了,它联系着就业和民生。”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研究院副院长、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副会长宋向清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地摊经济就是个民生项目,对于整个城市经济的作用比较明显。“希望做到利用好政策提振经济的同时,不会给我们的城市生活带来太多的困扰,真正实现一举多赢。”

小地摊走火背后的大民生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杨仕省 北京报道

“如果地摊经济发达,农民的农产品就不会烂在地里。如夏天的西瓜集中上市,瓜农若可以摆摊,就可直接与市民见面,减少了中间环节,价格就低了,人民群众购买也方便,其他农产品也是一样的道理。”6月4日,江西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邓虹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江西省九江市属下的瑞昌市城管打电话动员群众去摆摊。

实际上,“地滩经济就是流动性的非正规就业。”原成都社科院副院长陈家泽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政策出台只是第一步,后续还需要有关部门优化统筹,才能真正参与到经济复苏的大潮中。在陈家泽看来,要对地滩经济提高市场规制的宽容度,真正做到经济包容性增长。

当然,“放开‘地摊经济’也并不意味着一放了之,特别是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后,各地都在狠抓‘六稳’,‘六保’工作。当正规就业不足以吸纳庞大的就业或不能够提供足够的就业岗位时,非正规就业就是政策必须解决的大问题。”陈家泽说,在很大程度上,这个问题与大学生就业问题同样重要。

今年两会期间,地摊经济引起两会代表的重视。在今年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杨宝玲建议,在进一步加强规范城市管理的同时,因地制宜,释放“地摊经济”的最大活力。他建议,制定统一的“地摊经济”准入许可标准、从业资格条件和商品入市手续,采取颁发资格证、许可证等方式,给予“地摊经济”与从业者合法地位。

不过多位受访专家却认为,上述措施都是阶段性的。“这是一项短时间的措施,尤其是在疫情极大阻碍了经济发展的情况下,保住就业,是最大的民生。因此,要对地滩经济提高市场规制的宽容度,真正做到经济包容性增长。”陈家泽说。

地摊经济是人间的烟火

据本报记者了解,在疫情尚未结束的情况下,成都特地出台措施允许临时摆摊、允许流动摊贩、允许临时占道经营等系列政策,在一定范围内刺激了当地经济的发展。

“走街串巷摆摊,我感触太深了。”四川广元某麻辣小店负责人刘女士说。据刘女士回忆,一个月前,她试着把几张桌椅摆在街道边上,供食客吃烤串、凉菜及喝个小酒。“吃串划拳,生意一下子好起来,连着好多天营业都是凌晨两三点”。刘女士说,她打心眼里感激这个政策,“一开始城管也来,现在都不来了”。

本报记者注意到,李克强在山东考察时也表示,在改革上想办法、找出路。“地摊经济、小店经济是就业岗位的重要来源,是人间的烟火,和‘高大上’一样,是中国的生机。市场、企业、个体工商户活起来,生存下去,再发展起来,国家才能更好。”李克强说。

这不是总理首次关注地摊经济。 在今年两会总理记者会上,李克强提到,人民群众中有无穷创造力,“回想改革开放之初,大批知青返城,就一个‘大碗茶’解决了多少人的就业。”他还提到,“我看到,我们西部有个城市,按照当地的规范,设置了3.6万个流动商贩的摊位,结果一夜之间有10万人就业。”两会闭幕次日,李克强就主持召开国常会议,他重提此事。

“地摊经济是平民经济,这个就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6月4日,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不论是从提高生活经济来源还是解决就业,不论是扩大消费还是扩大销售,发展地摊经济都很有意义。

“集中的市场,管理肯定方便,但分摊成本就高,购买者付出更多。城管打电话动员群众去摆摊,有商户说去看看,最后到底去没去我也不知道。不过,好事多磨,说明城市管理更加靠近人民群众的生活。”地摊经济利好哪些行业?邓虹说,“利好日常生活用品、蔬菜、水果。”

大岳咨询公司董事长金永祥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发展地摊经济,只要管理有序,就会使社会充满生活气息。“地摊经济对二手货交易是很好的机会,现在条件好了,很多用过的生活用品质量都不错,处理成本很高,重复利用可以减少社会浪费,对有些人又有帮助,一举两得。”金永祥说。

二手货存量越来越大,会形成一个永续市场。金永祥还说,实际上在日本等国家地摊二手货是很发达的,国内很多代购都去买回来再卖。国内很多人出国也会去逛地摊,有的还淘到了宝贝,比如旧的陶瓷器。早年改革开放初期,很多生产轻工产品的企业也用卡车拉到马路上找个空地销售,“我上大学的时候就在卡车上买过皮鞋”。 金永祥告诉记者。

小摊点背后的大民生

在采访中记者获知,每一个摆地摊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城管来了跑过,工具被没收过,假币收过等等,我摆过三年多的地摊。”在广东长期从事建筑业的四川人向传军对本报记者说,“正月初三我就去了广州,但因疫情原因今年的工作不好找,我夫妻俩在广州呆了一月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事干,就返回四川老家,最近又干起了20年前的老本行——摆地摊。”

“这一次我是有摊位的,再也不用担心像20年以前城管和我不断玩着猫和老鼠的游戏,你来我躲。”向传军坦言,地摊门槛较低,看似很简单,但随着摆摊市场开放,竞争者也增多,加之电商成熟的便利等因素影响,“我现在是没有办法才摆摊的。”

“地摊经济”算是遇上最好时代了,而今省委书记也会光顾街边摊吃小吃。

6月1日,吉林省委书记巴音朝鲁去了长春市朝阳区桂林胡同,询问经营情况,还在路边摊位品尝了小吃,甚至和行人合了影。在调研时,巴音朝鲁说,“地摊经济”、“马路经济”看似微不足道,但却发挥着打通城市生活“毛细血管”的作用。

至今,不少人还对李克强总理的坦诚记忆犹新。在今年两会总理记者发布会上,李克强提到,“我们人均年可支配收入是3万元人民币,但是有6亿中低收入及以下人群,他们平均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

6月1日,李克强在青岛特别召开了座谈会,山东党政一把手,以及浙江、安徽、贵州和陕西的政府一把手先后发言。会上,李克强在提到困难挑战时,用了“前所未有”四个字。李克强坦言:这次受疫情冲击更大更明显的是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是农民工、灵活就业人员、一般服务业从业人员等低收入人群,是贫困户、失业人员、低保和临时救助对象等困难群众,涉及几亿人。

“我们有7.7亿就业人口,有大约15%的人(1亿人左右)非正式就业,地摊经济可以让更多人有工作的。但我没有数据,让这1亿人当中的多少人可以就业。”海南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院长、丝路智谷研究院院长梁海明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小摊点背后隐藏着大民生。

“别小看地摊经济,说白了,它联系着就业和民生。”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研究院副院长、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副会长宋向清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地摊经济就是个民生项目,对于整个城市经济的作用比较明显。“希望做到利用好政策提振经济的同时,不会给我们的城市生活带来太多的困扰,真正实现一举多赢。”

见习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