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产业正文

分拆电池板块科创板上市渐近 天能动力能否闯关沽空风波?

作者:于玉金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6-03 18:24:53

摘要: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阴霆研究(CloudyThunder Research)连续两次发布对天能动力(00819.HK)的沽空文章。5月27日,阴霆研究发布了一份58页的沽空报告,指出了天能动力“十宗罪”,认为天能动力严重财务造假,股票价值接近于零。

分拆电池板块科创板上市渐近 天能动力能否闯关沽空风波?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于玉金 北京报道

“阴霆研究相关质疑缺乏常识,也无任何事实依据,仅以‘如果’、‘可能’等主观臆想对公司提出诋毁,是对专注实业生产、注重股东回报的公司以及广大股东不负责任的行为。”6月3日,天能股份在官网发布消息来回应阴霆研究的二次沽空。

此前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阴霆研究(CloudyThunder Research)连续两次发布对天能动力(00819.HK)的沽空文章。5月27日,阴霆研究发布了一份58页的沽空报告,指出了天能动力“十宗罪”,认为天能动力严重财务造假,股票价值接近于零。

天能动力股价应声出现下滑,27日当天上午天能动力停牌,后于5月29日就被指出的10大问题进行了一一回应,29日下午1点复牌。然而这场沽空之战并未就此止戈。一个回合后,阴霆研究于6月1日再次发布沽空报告,认为天能动力对第一次做空的回应未能以任何有意义的方式解决报告中的很多关键论点。

阴霆研究做空的时间点也是天能动力分拆电池业务至科创板上市的关键时间。《华夏时报》记者从天能动力相关负责人方面获悉,公司已经向司法机关报案,公安机关已经正式受理。

被指虚构收入利润

收入、销量一直都是电池企业格外看中的数据指标,而此次阴霆研究的报告也先在这些核心点进行了质疑。

阴霆研究指出,天能动力不仅从2017年拉长了返利周期,还将每只电池的平均返利从 2017的20元增加到2019年的30元,增长了50%。

从2017年到2019年,随着单只电池返利的增加,返利支付时间的延长以及业务量的增长,阴霆研究预计天能资产负债表上的预提返利余额应该大幅增长。不过,天能动力披露的预提返利不增反降,从2017年底的4.53亿元减少到了2019年底的4.29亿元。

在对天能动力全国 40 位一级分销商进行访谈和调研后,阴霆研究表示,截至2019年12月31 日,天能对分销商的预提返利少计约6-7亿元,少计约 60%。天能通过做低预提返利严重虚构2017年以来的收入和利润。“天能的经销商返利体系有着和庞氏骗局类似的特征。当业务开始下降时(比如2019年),天能的返利体系可能会面临崩溃。”阴霆研究说。

阴霆研究还测算出,天能动力2018年在新车配套市场除去大电池的平均单价在109-111 元之间,但天能动力报告的平均单价为117元。从而将导致2018 年收入和利润虚报约 2-3 亿元。与此同时,阴霆研究还认为天能动力夸大了2019年对雅迪电池销量的近 50%,认为天能动力可能严重夸大其在微型电动汽车和特种车辆用大电池的销售规模,夸大规模在10亿级别;天能动力还谎报了新冠疫情对其业务的影响。

在阴霆研究发布了58页的沽空报告中,除上述天能动力存在严重少计分销商返利,从而夸大利润及夸大产品单价和销量外,还指出天能动力存在精心设计股权结构以隐瞒大量关联交易,伪造的预付款和其他财务警号;大存大贷和不断攀升的借款;余下集团为科创板申请人天能电池输血,对余下集团再生铅业务的严重虚假陈述等问题。

被沽空当天,天能动力股价一度下挫,最终选择停牌。并于次日发布公告表示,文章內容及指控失实。

回击沽空

在28日发布公告表明阴霆研究内容失实外,6月2日,天能动力针对阴霆研究十条指控进行了逐一回复。

天能动力表示,为控制销售收款风险,本公司对经销商一般采取款到发货的销售模式。本公司铅蓄電池产品最终销售价格与铅价有联动机制,为降低铅价波动风险,设定经销商的打款价(即产品出厂价)高于实际结算价。此外,相对较高的出厂价格可在一段较长的期间内保持稳定,既有利于本公司避免频繁调整出厂价格、提高订单审核效率,又有利于稳定经销商预期,便于其合理安排订单所需资金。按出扣除返利后的金额作為最终销售价格,公司以最终实际结算价格确认销售收入。

“公司给予存量市场经销商的返利包括基础返利和特殊返利。基础返利根据电池的不同型号确定,特殊返利根据铅价水平、市场竞争情況及各区域经销商的销售实际情況等因素确定。2019年,基础返利一般在经销商下单后次周结算,特殊返利一般在经销商下单后次月完成结算,公司于每月末根基尚未结算返利的产品销售数量预提返利。”天能动力解释。

天能动力表示;“有关文章声称本公司返利具有类似庞氏骗局的特征纯属不负责任的主观臆测。本公司不存在少计经销商返利的情形,本公司完全具备返利支付能力,按照既定的返利政策计提返利并进行结算,实际发放返利金额与计提金额匹配,本公司返利政策完全不存在所谓的庞氏骗局情形。”

天能动力还澄清,天能电池2018年在新车配套市场中销售的普通电池平均价格约为117元╱只,与向公司的客户爱玛科技、雅迪动力的销售均价有差异是销售产品结构占比不同所致,不存在收入和利润虚报的情形;天能电池2019年与雅迪动力的交易真实准确,不存在夸大销量的情况;微型电动汽车存量替换市场规模庞大,公司大电池超20亿元的销售收入真实准确。

与此同时,天能动力对于阴霆研究的其他质疑也进行了一一回应。不过这样的一次交锋后,阴霆研究于6月1日再次发布沽空报告,认为天能动力对第一次做空的回应未能以任何有意义的方式解决报告中的很多关键论点。

“6月1日,‘三无’机构阴霆研究又发布了所谓对公司澄清公告的反驳,老调重弹,故伎重演。通过主观臆断、混淆概念等手段再次诋毁天能和欺骗投资者。这次报告,市场投资者没有任何兴趣,天能动力股价高开高走,充分证明这种手法欺骗不了广大投资者,天能以良好的业绩、诚信为本、股东利益最大化赢得了广大投资者的认可。”天能股份在官网回应。

股价大涨引来关注

今年3月下旬以来,天能动力股价迎来大涨。从3月23日收盘价的4.45港元/股上涨至5月19日的10.56港元/股,涨幅高达137.30%。与此同时发生的是,天能电池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能股份”)5月19日完成了上交所的“问询”,科创板上市渐行渐近。早在2019年12月30日,天能动力发布了将分拆天能股份在科创板上市事宜,并于当日向上交所提交了招股书。

天能动力成立于1986年,为中国新能源动力电池行业龙头企业,2007年,天能动力以“中国动力电池第一股”在香港主板成功上市,目前业务主要以电动车环保动力电池制造为主,是一家集新能源镍氢、锂离子电池,风能、太阳能储能电池以及再生铅资源回收、循环利用等新能源的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绿色动力能源制造商。

自2017年年底2018年2月的3个月内,天能动力两度举牌同处于浙江长兴县的竞争对手超威动力(00951.HK)。而对于两度举牌,天能股份董事长张天任于2018年两会期间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连续几年来,两家企业恶性竞争越来越淡化,我们这次增持超威的股份,一是看好这个行发展前景;二是给行业正面的声音,两家企业优势互补。“超威股份的市值被低估,只是作为一种财务投资,我们认为有价值。”张天任还表示。

作为铅酸电池双寡头的天能动力和超威动力,曾于2018年转变了长达数年的竞争关系达到了表面上的和解。不过,随着锂电池兴起,目前天能动力的铅酸电池也面临市场冲击,甚至在阴霆研究看来,天能的核心业务铅酸电池市场在未来十年将逐渐被替代直至消失。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天能动力也开始将着力发展锂电池,并分拆电池板块业务在科创板上市。天能股份此次拟发行不超过11660万股股份,拟募集资金35.95亿元;分别用于绿色智慧制造技改专案、高能动力锂电池电芯及PACK项目、大容量高可靠性起动启停电池建设项目、全面数位化支撑平台建设专案、国家标准技术中心创新能力提升项目,同时补充流动资金10亿元。

对于此次遭遇沽空,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陈欣撰文指出,香港市场看空天能动力的一种观点是,公司分拆核心业务回归A 股上市后,港股仅余空壳,分拆上市将掏空其港股,该观点是缺乏对内地市场制度认识的表现。

“A 股投资者面临的主要是大股东和小股东之间的代理问题,担心上市公司大股东及关联方将投资者利益通过关联交易等方式导出,受益者往往是大股东。在天能动力完成分拆后,其框架是港股成为A 股大股东,而目前公司实际控制人张天任绝大多数产业均在港股上市公司合并报表范围内,在体外产业极少。而且,在当前的控制架构下,张天任个人无法通过减持或质押A 股而直接受益,因此利益必须回到港股才能通过分红等其它方式变现。这意味着港股投资者无需担心天能动力的利益会因为分拆而受损。而且,港股分拆核心业务在科创板上市的价格极高,对港股原股东稀释极少,这无疑对港股股东有利。”陈欣说。

天能动力是否能走出此次被沽空的阴霾,拆分的天能股份在科创板上市都值得关注。

6月1日,天能动力发布业绩预告,截至2020年6月底,未经审核溢利按年增长不少于30%(去年同期赚约5.64亿元),主要受惠于电池销售量有所增长、得益于公司精益管理、智能制造能力提升、原材料价格调整及主要产品毛利率同比上升。同一天,天能动力回购60.2万股,每股作价8.68元至8.88元,是今年首次回购。截至6月3日,天能动力收9.9港元/股,上涨1.54%。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