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地产正文

数亿元资金被少数欠款方占用,曲江文旅募资不顺业绩不佳

作者:李未来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5-24 13:02:15

摘要:5月16日,曲江文旅公布了非公开发行股票的预案修改稿,该定增事项于2019年7月就已启动,但此后没了音信,直到近期又重提,并修改了原先的方案。

数亿元资金被少数欠款方占用,曲江文旅募资不顺业绩不佳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李未来 北京报道

10个月后,曲江文旅再提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

5月16日,曲江文旅公布了非公开发行股票的预案修改稿,该定增事项于2019年7月就已启动,但此后没了音信,直到近期又重提,并修改了原先的方案。

修改方案募集资金依然是48,141.92万元,募投项目依然是之前的四个。只是把发行对象由不超过10名改为不超过35名,把发行价格由不低于定价基准日前20个交易日股票交易均价的90%改为80%。

对此,曲江文旅方面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定增的方案当时没有完成,现在是继续,主要是前期尽调的工作没有完成。”

调整定增方案

根据预案修改稿,曲江文旅将募集不超过48,141.92 万元资金,用于四个项目,分别是大唐芙蓉园夜游系列水舞光影秀(以下简称“光影秀”)、《梦回大唐》黄金版(以下简称“梦回大唐”)、御宴宫提升改造、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贷款。

其中光影秀和梦回大唐项目投入的资金最多,分别为17,142万元和15,000万元。这些重点投入的项目都是对原有景区业务的升级改造。

早在2019年7月,曲江文旅就拿出了非公开发行的方案。当月,曲江文旅进行了利润分配和公积金转增股本,股本数由之前的179,509,675变更为215,411,610。但曲江文旅并没有立即调整非公开发行的股票数量上限。

曲江文旅主要从事景区运营管理、旅游服务、酒店餐饮等业务。其运营管理的文化旅游景区业务主要包含“西安曲江大雁塔·大唐芙蓉园”、西安城墙景区两个国家 5A 级景区,曲江海洋极地公园、楼观道文化展示区、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等数个国家 4A 级景区,以及寒窑遗址公园、曲江池遗址公园、唐城墙遗址公园、唐慈恩寺遗址公园、秦二世陵遗址公园等多个文化旅游景区。

自从2012年借壳上市后,曲江文旅的业绩就一直止步不前,2012年其净利润尚能实现7075.95万元,后来起起伏伏,不仅没有增长,还在曲线下降。2017-2019年其净利润分别为6242.92万元、7609.76万元、4502.67万元。

委托人欠下数亿元管理酬金

曲江文旅的实际控制人是西安曲江新区管委会,有国资背景的曲江文旅能够在西安当地获得较多资源。比如受西安曲江大明宫遗址区保护改造办公室之托,运营管理曲江池遗址公园及唐城墙遗址公园,运营管理大雁塔景区、大唐不夜城景区(含开元广场、银泰广场等) 和唐慈恩寺遗址公园;受西安曲江大明宫遗址区保护改造办公室之托,管理曲江大明宫遗址公园;受西安曲江楼观道文化展示区管理办公室之托,运营管理田峪河景区、宗圣宫、西安曲江农业博览园、大秦寺景区。

但同时其资金也被大量占用,曲江文旅常年保持着4-6亿元的应收账款,占其总资产的比例也一直都在20%以上。如截止2019年年底,其应收账款为5.55亿元,占总资产比例为20.99%。

前三大欠款方分别为西安曲江新区事业资产管理中心、西安曲江大明宫遗址区保护改造办公室、西安曲江楼观道文化展示区管理办公室,欠款金额分别为2.07亿元、1.95亿元、4546.34万元,分别占曲江文旅应收账款总额的34.05%、32.13%、7.48%,欠款均为管理酬金。

因为少数欠款方集中占用资金的问题,曲江文旅曾遭到深交所的问询。曲江文旅表示其与上述委托方之间的交易“均是通过招标方式及市场定价,并以协议形成约定。定价公允且具有商业实质。”

而记者梳理上述三大欠款方最近5年形成应收账款的期间发生额、期末余额以及款项账龄变动情况发现,曲江文旅每年的回款额基本都低于应收账款增加额。也就是说,三大欠款方还没有还完旧债,又欠下了新债,如此滚动导致曲江文旅的应收账款期末余额逐年增长。

但好在每笔应收账款账龄都不算太长,大部分在2年以内,因此并没有计提很多的坏账准备。

在5月11日举办的线上业绩发布会上,曲江文旅董事长杨进表示“公司已积极与各欠款方沟通协商,想办法并加大催收力度,以降低应收账款余额。”

近几年,曲江文旅也着重强调要“走出去”。

部分景区项目尚未开放

曲江文旅受托运营的景区在疫情之下都受到了很大影响,其所辖景区自1月24日起暂时关闭,根据西安市统一安排,其运营管理的大唐芙蓉园景区、西安城墙景区、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楼观道文化展示区等自2020年2月29日起有序恢复对外开放开放后,2月29日至5月29日预约免费入园;其运营管理的曲江海洋极地公园目前仍暂未开放,恢复运营时间将根据疫情情况以及政府部门要求进一步确定。

这对曲江文旅一季度业绩影响很大,直接导致其净利润亏损6792.27万元,因为亏损,曲江文旅还计提了约1188万元的递延所得税资产,把这些资产放到未来可实现盈利的报告期抵减所得税费用。

曲江文旅预测,受疫情影响,其从年初到下一报告日期间的净利润还可能出现亏损。

西南某旅游公司董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1月份疫情爆发后,很多景区都关门,直到2月底才陆续开放,但游客也并不多,所以一季度旅游企业的业绩都很难看,只要疫情不结束,旅游企业还是很难。”

责任编辑:张蓓 主编:张豫宁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