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宏观正文

稳外贸成稳增长关键 应内外兼修抵御逆全球化冲击

作者:张智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5-21 17:37:50

摘要:“我们有效需求的扩张已经出于一个关键窗口期,稳住中国基本盘也出于一个关键窗口期,要抓住这个时机,在全世界的逆全球化还没有如火如荼发展的时候,要过大推动使内部循环能够加速恢复,能够使站稳内部的基本盘,来迎接外部的这种冲击。”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表示。

稳外贸成稳增长关键 应内外兼修抵御逆全球化冲击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张智 北京报道

最特殊的一届两会已经拉开大幕,有关中国经济未来的方向,即将定调。

在疫情尚未远去的当下,中国的每一步都备受关注。从目前来看,复工复产带来了经济基本面的持续改善,但从细分指标来看,宏观经济远未摆脱疫情带来的冲击。

从一些指标来看,对外贸易的困境初步显现出来,4月份出口增长超预期,外贸领域呈现出一些比较好的结构改善的特征,但是从现实的情况来看,疫情导致的世界市场需求将会给中国出口带来严重的负面冲击。

“中国现在深度融入全球价值链,常年保持比较高的外贸依存度,当发生重大的国际突发事件时,会产生负面影响的放大效应。以往外贸依存度越高的省份,今年一季度的经济增长率越低,因此稳外贸成为稳增长的关键。”近日,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上,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主要成员王孝松表示。

在他看来,中国已经具备了引领全球复苏的现实基础,未来需要加大对企业的扶持力度,促进内外平衡,加强政策协调,从而实现经济健康发展。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疫情引发了一个重要的变化,全球需求锐减。由此而来的贸易战、脱钩、新冷战均有探头的趋势。

“我们有效需求的扩张已经出于一个关键窗口期,稳住中国基本盘也出于一个关键窗口期,要抓住这个时机,在全世界的逆全球化还没有如火如荼发展的时候,要过大推动使内部循环能够加速恢复,能够使站稳内部的基本盘,来迎接外部的这种冲击。”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表示。

内外兼修

尽管宏观数据在4月回暖明显,但从新出口订单指数和进口指数来看,外贸的不确定性还是存在,4月新出口订单仅有33.5%,进口指数也仅有43.9%,而且较3月有所下滑。

一些受调查的企业反映,新签订的出口定单减少,甚至已开工的订单减少。

“对中国来说,外贸易非常重要,中国深度融入价值链,不只是世界工厂,也是世界贸易网络的枢纽。从贸易依存度这个简单的指标来看,虽然今年持续下降,但仍然维持在33%左右,比如最典型的计算机通信行业,出口依存度接近50%,石油、煤炭进口依存度超过了50%。不过,今年前4个月,中国和欧美等重点疫区国家的贸易都有了非常严重的萎缩的情况。”王孝松表示。

“二季度中国本土情况明显好转,但是,外面一些主要的贸易伙伴,特别是欧洲和美国的情况相当严峻,所以,外贸进一步的演变值得我们高度关注。”华夏新供给经济研究院院长、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贾康表示。

事实上,尽管从4月数据来看,4月的出口超出预期,但出口的退单率有所升高。

目前,沿海发达省份,中国经济发展的引擎和龙头,很大程度上是依赖对外贸易发家的。江苏、广东、浙江前三个月的对外贸易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因此,稳外贸成为了稳增长的一个重中之重。

在部分学者看来,外贸需求不畅,可以出口转内销,提升国内市场需求,解决外贸企业压力。

在贾康看来,中央应对这样一个严峻形势的指导方针,已经明确强调的是“扩大内需”。扩大内需是服务于“六稳六保”,既要应急疏困,又要对接从短期和中长期怎样恢复到疫情战役取得决定胜利以后,继续追求超常规的中高速、高质量发展的现代化进程上去。

“不过,强调扩大内需,并不意味着可以放弃继续争取外贸潜力空间打开方面应该做的努力,我们不能放弃在外贸方面可做的一些努力。”贾康表示。

王孝松也认为,应该内外兼顾,不能放弃外部市场。

“出口转内销是一个方案。但是,如果外贸企业转内销,很可能抢占原来内销的厂商的市场,因为市场就这么大,这是一个零和博弈。因此,应该引导外贸企业将部分商品转内销,但外部市场也不能放弃。”王孝松说。

比如,重视传统市场的同时扩大新兴市场。一方面,和欧美国家贸易往来不能断,另一方面,“一带一路”发展势头良好。

王孝松建议,应该提前布局产业链,以应对突发事件。

打造竞争优势

在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联席主席、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的联席所长、中诚信集团的董事长毛振华看来,疫情引发了一个重要的变化,就是全球需求锐减。在这种背景下,要关注新冷战。

“美国采取的贸易战、脱钩、新冷战,现在完全看在框架内,并且实施的步伐在加快,这种背景下,要认识到整个外贸出口的严峻的外围环境。”毛振华表示。

事实上,在国际分工合作过程中,中国是一个贡献者,同时也是一个重要的获益者,所以,为了应对脱钩、反对脱钩,我们应该有相应的准备,包括谈判、贸易准备,更大的弹性来做好反对脱钩。

事实上,出口不仅是企业的问题,也是外汇需求问题。

在毛振华看来,在当前,医护产品的出口还是非常重要的,在疫苗出现前,医护产品有很大的缺口,不仅是疫情期间,即使在疫情过后,许多国家也会想办法补库存,甚至比原来规模还要加大,这还是带给中国企业的机遇,应该抓住这个契机。

“这种情况下要加强监管,要把产品质量用市场化的方法,用别人能够接受的方式,加强监管,扶持优质的企业,能够把好的产品、合格的产品,以合理的价格占领市场。”毛振华说。

在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看来,疫情加重了过去的断裂带,加重了大国的博弈,加重了去全球化的浪潮。不过,大国之间的这种政治争吵只是实际行动的一个序幕。真正的贸易争端将在二季度、三季度全面显化。

“我们一定要放弃幻想,一定要真正认识到对于中国最严峻的外部环境的挑战,将在未来几个月全面掀起高潮。因此,对于中国复工复产,对于中国市场化循环的常态化,对于中国基本面的稳定的最大的冲击还没有显化。因此,下一步要想保证世界供应链、世界的竞争水平,保证我们在开放的姿态下对冲去全球化的这个浪潮,贸易保护主义的浪潮和围剿中国的浪潮,保证国内的产业链循环链的稳定是关键。如果国内都稳不住阵脚,很难在世界循环中间保持定力,保持竞争力,保持在任何时候都能够为世界任何需求提供有效供给。”刘元春表示。

在他看来,保住外贸基本盘,很重要的就要保住国内基本盘,保证我国的生产链和外贸企业能够存活下来,保证它的生产依然具有规模效应、范围效应,依然具有竞争力。

见习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