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监管利剑 | 强推5年兑付方案、自建物抵债商城 融金所被指以“良退”为名收割出借人

作者:杨仕省 陈奇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5-19 21:40:28

摘要:5月11日,深圳P2P网贷平台融金所发布了兑付方案投票结果,由于对方案表决同意的比例未满足良退指引“双过半”标准,相关兑付方案未获得出借人投票通过。由于融金所的良退流程明显违背了既定的规则,也引发了外界对该平台以“良退”为幌子恶意收割出借人的质疑。

监管利剑 | 强推5年兑付方案、自建物抵债商城 融金所被指以“良退”为名收割出借人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杨仕省 见习记者 陈奇 深圳报道

监管三令五申之下,年内完成P2P网贷存量风险的出清已成大势所趋,但有平台却成为了清退进程中的“钉子户”,不少出借人因迟迟未得到实质性兑付而颇有怨言。

5月11日,深圳P2P网贷平台融金所发布了兑付方案投票结果,由于对方案表决同意的比例未满足良退指引“双过半”标准,相关兑付方案未获得出借人投票通过。

“对这个结果不感到意外,当时融金所把这个5年方案给我们讨论,监委会都表态了,肯定是通不过的,要求平台再改方案,但平台不顾反对意见强行将这个方案推出投票。”融金所监委会成员高阳(化名)18日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了解,在上述方案中,融金所预计将在5年时间内对出借人的充提差(累计充值本金-累计提现收益)本金部分进行兑付,其中,第一年兑付比例为15%,第二年25%,第三年35%,第四年15%,第五年为10%。

高阳对此表示:“该方案只设定了一个每年的兑付比例,没有具体实施的细则,股东也不承担任何担保兜底,纯粹是在玩文字游戏,拖延时间。”

早在2018年7月,融金所便曝出存在兑付困难的问题。自此之后,平台采取了包括拆标、利息兑换红包、充提差、债权打折提前退出、修改出借人账户数据以及上线商城在内的多种方式压降存量债权规模。直到今年4月初,融金所首度公开表示,平台正按照良性退出指引的要求进行退出。

由于融金所的良退流程明显违背了既定的规则,也引发了外界对该平台以“良退”为幌子恶意收割出借人的质疑。对此,《华夏时报》记者尝试向融金所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未获得正式回复。

良退流程名不符实 融金所疑似已被立案

官网资料显示,融金所平台于2013年5月正式上线,运营主体为深圳前海融金所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公司实缴注册资本625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孙明达。

截至2019年末,融金所借贷余额达28.68亿元,涉及25936名出借人,借款人数量为26864人。

作为一家早已曝出风险的平台,在过去的近两年时间内,大部分出借人未获得任何本息兑付。经历了与出借人之间漫长的“拉锯战”,今年4月初,融金所才首度公开明确,将依据监管部门及良性退出指引的要求进行退出。

4月10日,由融金所单方面制定并推出的首款兑付方案姗姗来迟。方案内容显示,平台计划在5年内完成100%剩余原始本金额兑付,本金兑付完成后,再进行待收收益部分回款方案讨论。

但是,按照深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制定的《深圳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良性退出指引》,对于平台兑付方案执行的时间期限作出了如下要求:退出方案的执行完毕原则上不得超过两年,其中网贷机构待偿余额在一亿元以下(含)的,原则上不得超过一年。

基于这一规则,融金所的首款兑付方案遭到了七名监委会成员的集体反对。3月31日,监委会通过函件的形式向融金所传达了自己的意见和建议,从后续的情况来看,上述行动并未阻止融金所单方面推出这一兑付方案。

如今,在第二款兑付方案推出之前,融金所上线了新版确权中心,其所采取的充提差确权方式相当于抹除了出借人在平台上的全部历史收益,同样属于明显的违规行为。

“第一次确权是在深圳市互联网金融协会的公众号上进行,当时没有充提差,而新版确权是在融金所官网操作,平台在未经用户允许的情况下篡改了两万多出借人的账户数据。” 高阳向本报记者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良退指引的适用范围,能够向金融监管部门报备进行良性退出的机构需满足业务数据真实、完整、有效等要求,有出借人质疑融金所根本没有良性退出的资格。

记者了解到,鉴于长时间未能回款,目前有一部分出借人正在推动对融金所进行立案。出借人代表何初(化名)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目前已向她提供报案材料的出借人中,其对应的债权金额已达到2亿元。”

不过,此前,亦有监委会成员就融金所是否已经立案的情况先后咨询了深圳市金融办以及福田经侦,得到的反馈均是:融金所目前已被立案侦查。

图片 2.jpg

据了解,在当前P2P网贷平台集中清退的大环境下,警方对平台立案但并不采取强制措施的情况较为普遍,业界认为,除了经侦力量的不足之外,警方拘留P2P网贷平台的高管并不利于后续催收回款工作的进行。

对此,广东华商律师事务所律师齐岩冰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如果考虑到平台良性清退工作的需要,在犯罪嫌疑人(自然人)不具有逃逸或伪造、毁灭证据、串供可能等情况下,可不予拘留,也可以拘留后依法变更为取保候审、监视居住。但既然已经刑事立案,说明公安机关已经明确有犯罪事实,特别是如果债权人提供的清退期间采用违法手段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情况,应当及时调查处理,并对于可以证明犯罪事实的财物、文件实施查封或扣押。哪怕是办案人员人手不足,也不能因此不依法采取强制措施或非法超期办案。”

底层标的真实性存疑 平台自建商城再度收割

在外界看来,融金所的既有账户资产以及平台的兜底能力一直是一个谜。按照融金所今年4月初发布的清产核资结果,截至2020年1月20日,平台代收本息为30.56亿元,待还本息为30.63亿元。换言之,若待收资金能够全部顺利催回,融金所基本能完成对出借人的全额本息兑付。

记者注意到,目前融金所已在官网上线了催收回款专区,但仅有注册用户可查看。据出借人提供给记者的截图显示,从去年11月29日以来的近6个月时间内,平台累计催收回款637.51万元。

图片3.jpg

若按照这一催收进度计算,融金所催回全部30亿元左右的待收本息需耗时230年左右。正因如此,在记者所采访的三名融金所出借人中,他们均对平台通过催收回款的方式不抱有期望。

不可否认,融金所催收进度缓慢有受到当前大环境的影响,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停工停产,加剧了老赖逃废债现象的出现。但有出借人认为,这种情况的出现不排除是融金所底层真标比例过少,如果真标数量少,自然通过催收回来的资金就少。

一定程度上,出借人的质疑并非空穴来风。本月初,融金所在更新APP的同时也更新了隐私协议和用户协议。在新的用户协议中,融金所增添了“不保证”条款,包括:融金所不对任何用户、任何交易的真实性、准确性、可靠性、有效性、完整性进行保证和承诺。若用户不选择同意,则无法使用APP。

图片 4.jpg

对于这一更改用户协议的行为,出借人何初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如果融金所确实扮演的是信息中介的角色,那意味着在这款协议下,平台连标的的真假性都不负有审核的义务了,这相当于白拿中介费。”

截至目前,除了一部分此前接受债权75折提前排队退出的出借人,大部分出借人至今未获得任何本息兑付。为了满足一部分出借人急欲“下车”的需求,去年年末,融金所顺势上线了以物抵债的鲸币商城。记者注意到,这一商城同样仅面向平台注册用户开放。

本月15日,融金所又再度向出借人推介了另一个商城——双营商城。融金所客服在公告中表示,平台与双营商城属于合作关系,出借人可用剩余原始本金兑换双营商城礼品卡,再用礼品卡在双营商城换购更多品类的商品。

对于这两家商城,出借人何初向记者表示:“鲸币商城的商品可用债权兑换之后的鲸币全额兑换,但双营商城除了使用礼品卡之外,用户购买里面的商品必须支付一定的现金。相同的是,两家商城的商品价格均远高于市场价,且质量得不到保障。”

尽管融金所方面声称,平台与双营商城属于合作关系,但双营商场的运营主体与融金所之间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记者查询微信公众号“双营商城”注册信息发现,该公众号注册于今年3月10日,运营主体为深圳前海明远贸易有限公司。

天眼查信息显示,深圳前海明远贸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孙匡正在多家融金所关联公司担任高管。同时,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登记的信息显示,深圳前海明远贸易有限公司的注册邮箱属于融金所的公司邮箱,而企业通信地址与融金所经营地址亦在同一栋办公楼。

图片5.jpg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秦岭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