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宏观正文

“10个研究生,跑了9个” 人才数量十年不增反降倒逼公卫系统变革“加速度”

作者:王晓慧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20-05-09 19:01:37

摘要: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人才短缺是我国各地公共卫生体系的短板之一,突入其来的新冠疫情,再次对全国公共卫生体系建设及人才培养进行了一次“大考”。那么,如何补上“短板”,让疫情防控更加“耳聪目明”?

“10个研究生,跑了9个”  人才数量十年不增反降倒逼公卫系统变革“加速度”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晓慧 北京报道

近日,地方两会纷纷召开,此次疫情暴露出的公卫人才短缺问题,成为代表委员们聚焦的问题之一。

“10个研究生,跑了9个。”5月8日,谈及公共卫生领域防疫体系建设,四川省人大代表、泸州市中医医院党委书记郑海三出示的一份课题调研报告中显示,由于报酬、职称晋升等方面落差大,某山区县疾控中心近4年来,按照特殊人才政策招聘的疾控中心人员,流失严重。

就此,江西省吉安市青原区政府副区长、市政协委员夏晓峰同样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吉安市委、市政府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工作,并取得了阶段性的重要成果,但在疫情防控过程中,也暴露出基层公共卫生防控基础薄弱、防疫物资不足、防疫专业人才短缺等问题。

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是对公共卫生体系的“摸底考”。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人才短缺是我国各地公共卫生体系的短板之一,突入其来的新冠疫情,再次对全国公共卫生体系建设及人才培养进行了一次“大考”。那么,如何补上“短板”,让疫情防控更加“耳聪目明”?

人员数量十年间不增反降4.5%

新冠疫情发生以来,大家为奔赴战“疫”前线治病救人的临床医生所感动。但在他们的背后,还有一群默默工作的“侦探”,他们通过流行病学调查、数据分析,努力寻找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人群。他们就是公共卫生工作者。

然而,在四川两会上,住泸省政协委员、民革泸州市委副主委宋远平在其关于紧缺卫生人才培养的一份提案中表述,“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过程中,疫情防控专业人才缺乏的问题显得较为突出,尤其是缺乏微生物类、生物类、预防医学、全科医生类专业人才。”

从国家卫健委的统计数据来看,2009年至2018年,全国各类医院卫生人员增加了58.07%,而疾控系统人员下降了4.5%,这一组数据很清楚地表明了公卫人才的流失。同时,在部分高校,同样面临着部分学生对所学专业心存迷茫的现象。

“我在这个专业读了三年,但与临床相比,感觉公共卫生专业就是什么都学一点,但是什么都学不精。”某高校一位预防医学专业的学生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医疗圈里有这样一句话,一流人才搞临床,二流人才干公卫,为此,很多同学对专业前景没信心,有转专业的想法,甚至在录取的时候,还有人想退学复读重考。

曾有一位某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负责招生的老师表示,近年来,本科招生的情况都不是很理想,第一志愿报考率的占比刚刚超过一成,很多学生都是从临床专业调剂过来的。

招生是一方面,就业同样面临着尴尬。据记者了解,公卫专业毕业生大都对口疾控中心、妇幼保健院、结核病防治所、监督所等部门。

“大部分公卫专业毕业生最后并没有真正从事公共卫生工作,目前来看,占比大约有一半。”上述老师表示,在很多人的眼里,公共卫生不过是打一打疫苗、管一管健康档案、做一做健康宣教的工作。即便在同一家医院,也有很多人认为,公共卫生科的技术含量和那些开刀做手术的临床科室没得比,同时,薪酬也较低,不受重视。

公卫工作不受重视,最终造成公卫队伍的不稳定。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孟庆跃曾表示,疾病预防控制机构人才外流的程度在不同的区域和层次有差别,但相对医疗机构卫生人员的比例不断下降。在一些中西部省份,即使是省级疾控中心,也很难招到博士和硕士毕业生。

有数据显示,从2014年到2019年,我国对公立医院的财政拨款从36亿增加到50亿,而国家“公共卫生专项任务经费”项目拨款从5.29亿下降到4.5亿。同时,一些地方没有建立对疾控系统长期稳定的投入保障机制,投入不足导致疾控机构职能偏废,疾控机构人员薪酬明显低于同级公立医院,人才流失严重。

疫情倒逼公卫系统变革“加速度”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一定程度上凸显出了公共卫生人才队伍建设存在的问题,也同样倒逼了我国公共卫生在体制机制上的进一步完善,催生着变革的加速到来。

“要研究和加强疫情防控工作,从体制机制上创新和完善重大疫情防控举措,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提高应对突发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的能力水平。”2月14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

总书记的重要讲话,为抓紧研究加强疫情防控工作、提高我国应对突发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的能力水平提供了根本遵循,也为推动和完善下一步疫情防控工作指明了方向。

此后的3月6日,教育部在发布的《教育部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做好2020届全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的通知》中提出,2020年要扩大今年硕士研究生招生规模,主要向国家战略和民生领域急需的临床医学、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集成电路、软件、新材料、先进制造、人工智能等相关学科和专业学位类别倾斜,向中西部和东北地区高校倾斜。

紧接着,各地高校2020年高校招生计划中增加预防医学、公共卫生、传染病防治专业招生计划名额,填补此类人才不足情况。

同时,清华大学、南方科技大学、天津科技大学、北京中医药大学等多所高校也陆续发布消息,组建或筹备布局公共卫生学院,加大公卫人才培养力度。这无论是对于公共卫生事业本身,还是高校的公共卫生人才培养和科研,都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

此外,公卫人才的短缺还需要从解决就业出路、激励机制、职称机制等方面入手,用待遇和事业留住人才。

比如,近日广东省拿出15条的“硬招实招”,在全国率先对公共卫生人才队伍体系展开全方位、多领域、多层次的完善补强。具体而言,其中包括将公共卫生专业毕业生纳入高校毕业生下基层上岗退费计划,对没有入编的,可按规定招聘为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同时,探索公共卫生机构公务员分类改革,推动专业技术类公务员专业技术资格任职评定与职称评审相互衔接等多项举措。

显而易见,育人、用人和留人是一个有机体,而提升公共卫生人才的职业获得感是关键。唯有如此,才能补强公共卫生人才队伍,激发公卫人员在应对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招之能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的能力。

见习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